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长发及腰时
    淼淼日记:

     辜负的青春,来不及弥补的过往,无法预料的错过,偶尔会犯的过错,这都是年轻时的证明,过去式的印迹,年迈时的回忆,它只存在于我们心中,而无法带入生活,过往是用来回忆和回味,而不是拿来向往和生活……

     ——

     秦暗的话让孙淼淼震惊,这对秦暗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秘密,他却为了解释清楚一切,毫不犹豫的都告诉了她,证明他是多么的相信她,她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这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这不仅仅是用复杂就能来形容出来的简单,换句话说,这不仅复杂,而且绝不简单(这想跟没想有区别?)。

     秦暗没说的是,父亲根本不允许他们交往,这次的允许是秦暗强硬来的,这就是变强的自由,不再受拘束,至于父亲同不同意,这都无关紧要,他只做他想做的。还有没说的,在国外他不仅仅是学习,还要练习,十八般武艺,求生法则,样样通过,在他煎熬的时候,唯一支撑他的信念,就是孙淼淼,黯黑组织仍然存在,想将一切洗白不是那么容易,这些根本无法和孙淼淼说,他怕她害怕,刚刚只是提及她就那般震惊,他不想吓跑她。

     “淼淼,你不用担心害怕,这些都过去了,这些年我都安全的过来了,现在是法制社会,傲天是合法集团,所以安全问题不用担心了,我办公室的设计都是以防万一而已,你别怕好吗?”秦暗只为宽慰孙淼淼,说的轻松,只有他自己明白,黯黑对他的影响,即使黯黑全白了,本质也全白不了,因为,组织知道的秘密太多。

     “我不请求你马上就接受我,我们从头开始,完成我们未完成的爱情。”这些年来,他不联系她,还有个原因,因为自己的背景不同,没达到一定的能力,他不想连累她,觉得只要她过得好,他什么都能接受,包括她有另一半,直到他强大起来,她还仍然单身,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安排了同学会,再来一次邂逅。在这八年里,他只在国外待了五年便回国,只是他的信息都显示在国外,因为傲天的一切都是秘密进行。

     “嗯!我们一步一步慢慢来,我还要向你道歉,我不该那样说你,你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孙淼淼眼里的感动,让秦暗动容,他觉得,只要求得她的谅解,再苦都值了。

     “淼淼,对于我,你永远不需要抱歉,对你我都甘之如饴,这些年再苦,只要想想你就不苦了。”原来秦暗说起情话来也是这般动听,孙淼淼羞涩的低头,秦暗环抱住她,气氛那般甜蜜。

     “嘿,当我长发及腰,嘿归来娶我可好……”此时的手机铃声响起,让孙淼淼闻音后,又添几分感慨,这首歌时她的心声,更像她的过往,这一年又一年的等待,只为秦暗那时离开发的信息,按孙淼淼的理解就是:‘如果可以,待我归来!’现在的结局,虽然晚了几年,但也算心满意足了。

     电话是卢璐打来的,询问她车的下落,孙淼淼这才想起这茬,慌乱的离开秦暗的怀抱,询问秦暗。

     “车呢?那天我开的那车呢?”孙淼淼焦急的等着秦暗的回答,生怕那头的卢璐发飙。

     “那车不是刮花了吗?我帮你送去维修了,顺便保养一下。”孙淼淼‘嘘’的打着手势,秦暗充耳不闻。

     “那个……那个,璐璐,你听我解释……”那话卢璐一定听见了,死定了,卢璐的确听见了,但并没向以往那样发飙。

     “刚刚说话的是秦暗?他回来了?”孙淼淼觉得奇怪,卢璐关心的重点偏离了?还是她没听见秦暗说的话,没听见她怎么猜得到是秦暗?她对秦暗有那么熟悉,听声音就知道是他?同学会那天,她向卢璐借车,并没和她提起秦暗回来的事,觉得她不会关心,因为卢璐从不关注与自己无关的事,现在是怎么回事?不关心车反而关心秦暗,孙淼淼有了疑惑,让她想到那年他和秦暗的误会,是不是卢璐故意不说清楚,让他们产生误会的?

     “淼淼,淼淼,在听吗?淼淼……”因为想事太入神,孙淼淼忘了回答卢璐的问话。

     “在,在,你说……”

     “我问你刚刚说话的那人是不是秦暗,你还没回答我。”卢璐听上去有些着急,还夹杂些气愤。

     “是啊!同学会那天遇到的。”

     “那你怎么没和我说,难怪从不参加同学聚会的你却参加了。”这话是真正的气愤。

     “璐璐,你什么时候关心和自己无关的事啦?你的口头禅不是,一切与你无关的事,你一律不管吗?”

     “这……这不是事关你吗?你的事我什么时候不管?我不是也说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吗?”说的也在理,卢璐是她最好的朋友,这些年来,如果没有她的照顾,她的生活会更乱,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她怎么能怀疑她呢?想想自己真不该。

     “那好,我们等下来找你吃饭,顺便还你车,也为刮花你的车表示抱歉,怎么样?”

     “车不是都维修好了吗?还给我保养了,这我都赚了,不用抱歉,等下到我公司来找我,我快下班了。”

     “好”挂了电话,孙淼淼感觉,今天的卢璐特别好说话,应该是心情不错的原因,她应该又有什么好事吧!

     两人一人开着一台车,准点来到卢璐公司楼下,秦暗的保时捷是限量版,维修保养方面没有卢璐的车快,所以,他今天换了台宾利,孙淼淼不是很懂车,只认识标志,不知道属性个归类,限量版不限量版的她根本不懂,她只知道,相对那台保时捷,她更喜欢这台宾利,这车大气稳重又豪华的不浮夸,而那台保时捷太惹眼,颜色亮不说,样子奢华狂野不羁,这就是孙淼淼对两台车的评价,不管是豪华版的宾利,还是限量版的保时捷,秦暗都觉得孙淼淼形容的很贴切,这不关乎车,而关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