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伊人采红妆
    淼淼日记:

     一句安慰,一次机会,

     一段感情,一片空白,

     一己私欲,一枝独秀,

     一心一意,一一对应,

     意兴阑珊,伊人红妆,

     异口同声,异梦同床。

     ——

     此刻的袁静一反原先的姿态,不怒反讥,既然白帆能说出伤人的话,她又何须以理待人,她的性格何曾忍气吞声,委曲求全过,可在他面前,她却如此卑微的追求,换来的只是无情的讽刺。

     “我这人只会对在意的人温柔以待,可有可无的人以礼相待,目中无存的人,无需等待,而你,就是这三种排序轮流的人,现在,我在我眼里,还不如一个陌生人,你以为我还会非你不可吗?”

     这还是以前那个对他百依百顺的袁静吗?还是那个对他处处关系,以他为中心的袁静吗?还是那个对他轻声细语,笑脸相迎的袁静吗?不,现在的袁静是他所陌生的。

     白帆撑墙的手慢慢的拽成拳,眼神充斥着愤怒,以袁静所说的意思,就是他在她心里毫无位置,甚至没在眼里。

     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心里的人可以变得这么快,为这种女人气愤真是没必要,可为什么他有着抑制不住的愤怒。

     “本性暴露了,原先不是在我面前假装的温文尔雅,现在装不出来了?”白帆扯唇的讥讽,眼神却有着伤神。

     “不是装不出来了,是因人而异,我也不需要装,我刚也说过了,什么人我就怎么对待,你……”

     袁静话没说完就惊住了,白帆竟然吻住了她的唇,袁静有些不能反应了,他这又是唱的哪出,刚刚不是还在争嘴吗?现在这样的举动是什么概念?

     因为袁静说话时是半张开嘴,还没说完就被噙住,白帆的舌头自然在她嘴里游刃有余,愈吻愈烈,而毫无反应的袁静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白帆却无比享受,意犹未尽。

     白帆从不知道,他会对这种女人的唇如此迷恋,甚至想更进一步,只是心里的声音压住了他的行为,放开袁静嘴的同时,他双手已经不自觉的抱住了袁静,他需要借此来稳定心中的邪念。

     袁静从白帆的怀中缓过神来,挣扎着要从中解脱出来,只是白帆的紧抱,让她挣脱不了,袁静有些气恼。

     “白帆,你放开我,你这是乘虚而入。”

     对于袁静的又抓又锤白帆还是纹丝不动,他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的吻,也似乎在感受现在怀里的人。

     “趁虚而入?我怎么没见你虚过,我看你还是很享受我的吻,你不用极力否认,人的感受才是最真实的,你还是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心吧!至少它没有对我说NO。”

     白帆抱着袁静,所以袁静看不见他的表情,白帆现在的表情是享受,说出的话却是那般激怒人。

     “我只是被吓到了,忘了反应,你别自以为是,不管刚刚是谁我都会是这样的反应。”袁静继续挣扎无果,却因为这句话让白帆放开了她,白帆火烧般的眸子愤怒的瞪着袁静,袁静知道,她刚刚的话惹怒了他。

     “你的意思是如果换成陈宇轩,你也会这么享受?是不是?是不是……”此时的白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双手不停的摇着袁静问是不是,仿佛袁静如果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就誓不罢休。

     “是”袁静被摇晃的很恼火,既然他要答案,她给他就是了,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他凭什么这么对她,甚至亲她,现在好像所有的事都是她的错,凭什么她追他也要被他折磨,不要他了,还要被他折磨。

     袁静的回答,让白帆瞬间没了动静,只见他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任何男人的吻,你都会享受?”

     袁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过享受,她貌似只说过吓得不会反应既然他这么认为,她又何乐不为,这不是和他划清界限的最好机会吗?她不相信他今天的举动是因为喜欢她,他只不过是想玩弄她。

     “是,白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袁静淡定的回答,经历过掐喉的疼痛,绝望的生死,袁静对白帆不再惧怕。

     “水性杨花的女人就是这么的令人不耻,既然你那么喜欢男人,我就让你身边的男人不敢要你,你换一个,我封杀一个,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就像上次陈氏集团的大事件一样,貌似现在又要对陈氏下手了。”

     “你信不信我将你所做的一切告诉淼淼。”现在唯一能威胁白帆的只有淼淼了,也只有孙淼淼能阻止他,至于自己被他认为是什么样的女人无所谓。而白帆这般的肆意妄为,真的只是为了孙淼淼吗?

     “随你,淼淼我势在必得,至于你,我绝不会让你如意。”白帆挑着袁静的下巴说道,姿态傲然,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唇,向外回味,也像是对袁静的讽刺。

     白帆赌袁静不会说,不然不会等到现在,至于以后就说不定了,也许她真的会为陈宇轩打击他,想到这里,白帆就十分的不舒服,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值得他动气吗?

     放开了袁静,白帆得意的撇了眼呆滞的袁静,很满意她的反应,趾高气昂的奸笑着走出了袁静的视线。

     中饭的时候,袁静还是像往常那样下来吃饭,完全没有先前的抑郁寡欢,还是那般笑对孙淼淼,只是仍对白帆视而不见,白帆早就猜到了袁静不会善待自己,所以心里早有准备,也就没那么不痛快了。

     而现在又是在孙淼淼面前,白帆更不会将袁静放在眼里,只是一再的给孙淼淼添菜,也不理袁静,这样的处境,唯一尴尬的只能是孙淼淼了,她不知道两人到底是怎么了,即使袁静是笑着的,白帆不动声色,但孙淼淼只感觉一阵阵的背脊发凉。

     袁静喜欢白帆自然是人人知晓,毕竟她当众宣布的,而白帆对袁静冷淡,也是每人心知肚明的,所以孙淼淼才不看好袁静和白帆在一起,才会让她考虑下白帆之外的男士,当然,孙淼淼更中意陈宇轩,在袁静的婚姻大事上,孙淼淼就像是家长。

     袁静自然也认同孙淼淼的给出的想法,现在自己也有了应有的答案,她就更加确认了孙淼淼的想法了,不再遵从心的选择。

     这种尴尬气氛,孙淼淼也无法缓解,更不知道怎么解决,摊开了说又怕两人的意见愈演愈烈,隔阂越扯越大,所以,这顿午饭只能在这种气氛中进行,结束,也许,这该是他们荒唐感情的终结餐,以后没有情感的交集,只有爱恨情仇的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