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爱恨情仇痴
    淼淼日记:

     爱到深处方自知,

     因爱生恨难自抑。

     恨由心生情自长(chang),

     情到浓时仇自长(zhang)。

     仇心仇利仇自成,

     痴心痴情痴自持。

     ——

     夜色酒吧内,舞动的DJ,摇摆的观众,劲爆的音乐,撩动的节拍,四射的灯光,都彰显着夜生活的开始。

     夜色,全市有名的豪华酒吧,豪华代表的不仅是夜色的内外奢侈,足够庞大,更代表它的消费昂贵,非一般消费,所以,能进出夜色的人非富即贵,但时常也有一些,有一次钱就来夜色撑一次面子的人,就为了装大佬。

     无人知晓夜色背后的真正老板,更无人敢在夜色撒野动粗,杀人贩毒,这都是进出夜色最基本的规定,至今为止,也没人敢不遵守,这足以证明夜色的幕后老板的强大。

     酒吧二楼,一双尖锐的眸子盯着台下一吧台上的男子,男子左拥右抱,尤为快活,孰不知早已被人盯上,而那双眸子的主人正是秦暗。

     多日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秦暗有了起码的目标,不是他纠缠不放,而是他必须抓住幕后黑手,这人长期背后作案,已经有两次了,如果每件事情发生了再解决,那只是治标不治本,只会让幕后之人一犯再犯,永不断根。

     这次查到宴会上冒充进入的这人是一名三流记者,专门靠卖小道消息赚钱,只要你肯出钱,再清白的东西他都能给你拍龌龊,而秦暗怀疑他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他账户不久前进的那笔丰厚资金,这不是一般人给的起的,而且,据了解,这是他迄今为止接的最大的工作报酬。

     而这名三流记者,就是秦暗现在所盯的那名男子,既然钱能搞定的人,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事,别人能用钱买通他造谣,他又为何不能用钱买通他找出幕后黑手呢?只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那么简单。

     秦暗抬手,仰头,饮尽一杯酒,起身,整了整领口,将双手插进西裤口袋,姿态慵懒散漫,却有着不一般的贵气。

     当猎物观察到一定程度,就该是猎手出动的时候了,摇曳的走下楼,姿态傲慢冷酷,凌厉的眼神让人害怕,撒旦般的气息,仿佛能将人冻结般,让人背脊一阵发凉,猛的一哆嗦。

     “你……你是哪位?”男子被秦暗强大的气场所影响,说话难免有些不利索,战战兢兢的打量秦暗,眼里满是疑问。

     秦暗收回在男子身上的目光,对于男子的疑问也毫不理会,径直走向一楼固定的VIP包厢内,男子由两名魁梧男压着前行,尾随其后。

     男子被恐惧缠绕着,仿佛又回到了前几天的晚上的情景,他也是被人压到一个黑暗处,然后盘问,威逼利诱,还好那人的开出的条件诱人,他本能的屈服,不然他不知道那天会发生什么事。

     而上次黑暗中的男人,也拥有撒旦般的气场,说话仿佛魔鬼的嗓音,只能依稀看见他的轮廓和身影,知道他是个男人,其它一无所知,而这次压他的人显然不是和上次是同一批人,所以,他更要小心谨慎,见机行事。

     这是个俊逸的男人,举手投足都有王者风范,给人一种强大压力,有时精神上的压力才是最磨人的压力,秦暗不动声色的坐在包厢的总统沙发上,包厢四周都布满防护系统,显然一楼的这件包间专为他准备。

     男子只能谨言慎行,想打量秦暗都要偷偷摸摸,更别说看清秦暗现在的表情,满脸的汗珠显明他此刻的心里到底有多慌。而秦暗不看他,也不言语,更让男子心里直打鼓。

     “知道我找你何事吗?”秦暗终于开口说话,只是目光在自己的抬在眼前的手指上,并没打算看男子。

     秦暗的声音温和,不像上次的男人说话声那般凌厉,但却带有同样威胁利诱的意味,让男子不得不防。

     这叫什么事?叫他怎么回答,不用想就知道秦暗找他是什么事,能这么大动静,让他两次都被压的事,除了现在的娱乐头条新闻事件,他想不到他还有什么大事件作为。

     只是现在来看,两批人都是惹不起的大人物,他说话要更加的小心翼翼,可是现在不答也不是,答了就有更多问题源源不断,他就更不好回答了,现在他是进退两难,得罪谁都是不小的得罪,看来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见男子不答,秦暗放下抬起的手,眼神犀利的直射男子,男子不免再次哆嗦,立马低下头,躲避秦暗的眼神,他怕还没被逼供,就会活活的被他这样的眼神吓死。

     男子吞了口口水,喉结的滚动证实着他此刻的紧张,直到秦暗缓缓走近,男子本能的抬头,撞进秦暗那双邪恶的眼里,惊得六神无主,想再次低头已经躲避不了了。

     “既然你不答,要不要我帮你回答?”秦暗的话看似询问,看样子很好说话,但迷惑不到该男子,他做非法勾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会听不出秦暗话里话外的意思。

     “不……不用,只是,我……我不知道您来,所……所谓何事。”男子说话已结巴,但他口中的‘您’暴露了他所说为虚。

     这般尊称秦暗,那就对现在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也说明男子知道秦暗因何而来,从他的行为举止来看,他所表现的紧张更验证了秦暗的猜想,一个没有任何秘密交易的人,不用隐藏秘密,即使会紧张害怕,却不会这般紧张,但并没有表现得那么害怕,那就证明,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才会处变不惊。

     “不知道?那要不要我帮你想想?”秦暗仍是先前的腔调,表情也波澜不惊,眼神却有着杀人般的噬血。

     男子马上伏地磕头,吓得屁股尿流,这次是真正的惊吓过度,手脚明显发软。

     秦暗的眼神让男子知道,他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而且,男子再不从实招来,他不介意对他生命用点非法的威胁手段。

     男子的确都了解了,也明白此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保命,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看来不说是不行了。

     “我可以交代一切,但你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不然我横竖都是死,我为什么要说呢?”这是他唯一的要求,毕竟再怎么样,钱没有命重要,他更知道,该怎么保命,现在只有秦暗能保证他的安全,他不得不拿命赌一把。

     这种要求,秦暗当然会答应,这是每个玩命之徒的起码要求,秦暗自然明白,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回答,更没能得到男子的答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