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似水温柔
    “嚯!好大的架势,看来,姑娘你就是这帮蠢奴才的主人了?”王飞常不屑的瞅着眼前缓缓驶来的琵琶女说道。

     “我的这帮手下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王大侠,还望王大侠海涵。”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酥筋麻骨的语调叫人心猿意马,忍不住想入非非。

     “无碍。我王某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叫你的奴才回去学规矩点,否则下次我绝不会手下留情。”说罢,王飞常提起手中的紫光剑,大步流星的向着幽谷外走去。

     “王大侠还请留步。”

     王飞常的脚步才一迈开,琵琶女腻人的话音,又飘然传来:“王大侠,小女子家有急事,需借王大侠手中的宝剑一用。日后用完,便当奉还。”

     “姑娘,我手中的剑,乃是我王家祖传的宝物,外人休想借走。”

     “呦!王铁拳,这紫光剑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王家祖传的了?莫要欺骗人家姑娘不懂事了,真是不害臊啊!”说着,张铁骑朝着脚边猛的“呸”了一口,摆出一脸恶心的神态,接着转脸,一脸笑意的接口道:“美人,我手里的剑比他的那把更厉害,要不要借你一用呢?”

     “小女子多谢张大侠。”女人似真似幻,动听悦耳的声音传入张铁骑耳中,顿时让他心中犹如万马奔腾,怒涛翻涌,久久不能平静。

     “谢什么,不过美人,我手里的剑也不能白借。毕竟你我是萍水相逢,万一你拿了我的剑不还了,我该如何是好?”张铁骑嬉皮笑脸的说道。

     “张大侠言之有理。可是小女子身无长物,唯有一把琵琶傍身,却又不是珍宝名器,不值几钱。真不知,该如何报答张大侠的恩情。若是张大侠不嫌弃,小女子唯有献奏一曲,望张大侠姑且一听,日后再闻此曲也便知是小女子了。”

     “也好,美人弹的曲子,一定连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都能给迷的魂魄出窍,凡心复生!今天,我张铁骑一定洗耳恭听,不枉费美人的一片心意,哈哈哈哈。”

     笑语止,琵琶起。

     只见马背上的遮面女撩起纤细的玉指,信手一拨,几个短促急切的音调立刻跳出琴腹。简短的几声琵琶调子,如高处溅落的玉珠,尖鸣嘹亮、清脆悦耳。正当倾听的众人的思绪,随着玉珠落地,余音渐轻,一同缓缓归于平静,意犹未尽之际,遮面女突然复手回拢,一声急调骤然炸响!急切的长音,颠覆了先前短促却舒畅的短调,这突兀的琵琶声如同上好的锦缎在生拉硬拽之下,突然撕裂!那开裂的撕扯声,犹如女子撕心裂肺的的惨叫,凄厉的叫喊,就像是呼唤着远在天涯的爱人,早日归来;又如闺中怨妇哀婉的嚎啕,似说着亡人不幸克死他乡,马革裹尸。曲调突然的反转,叫众人的心境也陡然变化!先前万籁俱寂,无声胜有声的雅致情()趣,在凄婉的乐声响起后荡然无从,取而代之的是:王飞常和张铁骑粗犷的脸上,一脸阴沉,冷汗直流。就连这两个五音不全,不懂音律的家伙,此刻听来,仅是这一长一短的变调,也叫二人如置身其中,亲眼目睹了曲中人的不幸和怨愤!

     “呤、呤、呤。。。”

     此时,遮面女左手扶相,右手五指灵如飘带,忽然抹向琵琶琴面,一阵乱弹!嘈杂混乱的调声,急如烈火掠过一望无际的平川,蔓延烧去,浓烟滚滚,遮天蔽日;轰鸣的噪声,如烈阳酷暑之际,被困深林之中,而林中树木爬满了不知疲倦的鸣蝉,扰的人神智不宁,意乱心烦;而这调声的混乱之处,更是毫无章法,叫人听来头昏脑涨、焦虑不安。又急又燥又烦的琵琶声,没有间歇,没有中断,反反复复弹来弹去,叫王飞常和张铁骑听来,不觉的怒火中烧,杀心四起!

     “给我停了这破琵琶!”王飞常一声怒喝,瞬时击出两拳。

     两拳发出,拳气无踪,只听“啊”、“啊”两声,路的尽头,坐在马上的琵琶女身边的两位黑衣随从,口吐鲜血,落马而亡。

     两人死的很丑陋,尤其是死在一个遮着脸,都遮不住她的美貌的佳丽身边。说他们丑陋,是因为他们的身上被打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而洞的位置就在腹部。洞,穿透了他们的肚子,拉下了一地的肠子,血肉模糊的二人,尸体爬在蠕动的肠子上,那一幕,甚是诡异。

     然而,面对眼前的一幕,马上的琵琶女却不以为然,只听她用甜蜜似胶的声音说道:“二位大侠生气了,是怪小女子弹的不好么?”

     “姑娘,我没空陪你废话!你要他的剑,我不管,想从我手里把剑夺去,呵呵。。。”冷笑两声,王飞常迈步走向谷外。

     “王大侠何必这么着急,不妨听完了曲子再走嘛。”说着,遮面女浅浅一笑,扶着琵琶的手,又突然动了起来!这一次,琵琶的曲子不再像之前那样纷繁杂乱,这一次她弹奏的曲子,又轻又缓,又慢又幽,低鸣的曲调根本不像是乐器发出的,更像是一个声音沙哑低沉的人,还在刻意的压着嗓子在说悄悄话。曲调越弹越沉,越来越轻,舒缓处,如绵绵细雨落在十里长街,转瞬即与萧条的街道融为一体;稍快处,也不过是霏霏淫雨打在芭蕉叶上,偶尔弹起一两个“叮咚”的脆响。

     王飞常和张铁骑毕竟不是什么文人雅士。他们闯荡江湖多年,出去的多是些青楼妓馆,亦或打打杀杀的场合,听到得也多是些剑戟争鸣,莺歌燕浪,对于遮面的女子弹的什么,他们不会了解,也不会欣赏。特别是一副痴相的张铁骑,春光满面的他,可不是被这幽怨的曲调所打动,打动他的,或许是他奸笑着眯起的眼中,正盯着那对女子那藏在衣内的胸脯。那对饱满的胸脯,随着女子弹奏时的呼吸,起起伏伏,勾的张铁骑神魂颠倒,欲火焚身。此刻,于他而言,什么曲调都比不上掀开这女子的衣领有韵味了!

     然而,就在二人不经意间,“铮”的一声猝然响起!

     而同一刻,王飞常一惊,突然一个翻身,向后三掠,翻出了七八丈远。

     “是小女子的弦断了,惊扰了二位大侠的雅兴,二位大侠莫怪。”说着,遮面女捻起兰花指,从袖中抽出了一根细如银丝的弦,重新绑在了弦轸之上。

     “王飞常,亏你还敢号称‘南拳穿山’,人家美人断了根弦而已,就能把你吓成这样,男人的脸面何存呐!哈哈哈。。。”看着眼前王飞常小心翼翼,如临大敌的样子,张铁骑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很好笑么?”开口的王飞常目不转睛,一脸严肃的盯着马上的女子:“我也觉得好笑,可我笑不出来。因为你看到的,是她的弦断了,而我看到的是,是某些人的腿断了。”

     “谁?”张铁骑好奇的问道,因为眼下所有人的腿都是完好的。

     “谁看了她不能看的地方,她就断了谁的腿。”王飞常冷漠的说道。

     一瞬间,张铁骑猥琐轻佻的笑容凝固了。女人什么地方不愿意让人看,肯定不会是她遮着面纱的脸,那面纱,不过是想隐藏她的身份罢了,因为面纱后面的脸,一定是大有来头,无人不识,而她,肯定不想让人看到,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会故意遮着脸。既然如此,那女人身上,就只有两处不愿让人看了:一处是脚,女人藏在鞋里的三寸金莲,本自就是她的秘密;另一处,就是流汗直流的张铁骑,直到这一刻,还死死盯着的遮面女子的胸脯了!

     风轻,林静。

     这一刻,唯一发出的声音,就是张铁骑战战兢兢的摸向自己双腿的手的衣袖,摩擦着裤腿发出的摩挲的声响了。腿还在!张铁骑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而这一口气,轻轻地呼出,下一刻,骇人的惨叫声,凄惨无比的响彻了整个幽谷!

     “啊!我的腿!我的腿!”

     一眨眼,痛不欲生的张铁骑,便猛然跌坐在了地上。他一边用手挣扎抓着身下的断肢,一边惊恐的狂呼乱叫。这一双他行走江湖,引以为豪的铁腿,方才还完好无损的长在他身下,可就在一口胸气吐息的功夫,这双腿,就断了!而断口处,就像被一把锋利无比的快刀切过,整齐的切口处,鲜血奔涌而出。

     “是你!你这个贱货!是你断了老子的腿!”

     “张大侠,若是觉得小女子弹的好,称赞几句便可,何需行此跪谢之礼,这让小女子如何敢当。”琵琶女饶人心扉的声音再度传来,还是一如之前,叫人神魂颠倒,心猿意马。可在张铁骑听来,却叫他肝胆剧烈,吓的魂不附体。

     “你!你这个贱人!你是谁!“

     然而,话音未落,张铁骑忽然感到心口忽然传来一阵冰凉的寒意。

     他低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一把冰冷的剑刃已经刺穿了自己的后背,刺破了自己的心口,如今正滴着滚烫的鲜血,穿破胸膛,插在自己胸前!冷冰冰的寒意瞬间便传遍了全身,张铁骑用惊讶又绝望的眼神回头望去,却见王飞常正握着插在他身体里的剑,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没想到,你!竟然。。。”

     可惜,张铁骑的遗言还没说完,王飞常便猛地把剑一抽。刺入张铁骑体内的紫光剑,瞬间从他体内抽离出来,自空中划过一道狭长的血迹弧线后,泛着隐隐约约、似明似灭的剑光的紫光剑,剑身不落一丝血迹,又被王飞常收回鞘中。

     “和你这种不三不四、欺世盗名的人齐名,真是我的耻辱。”说着,王飞常夺过张铁骑手里握着的青光剑,盯着琵琶女说道:“你刚才借琵琶弦,断裂发出的音波,本可以杀了那个毫无防备的家伙,为什么不杀呢?”

     “因为小女子不想让别人看出来,他是死在我的琵琶之下。”

     “所以,你就故意断了他的腿,留给我,让我替你杀么?这招借刀杀人的伎俩,真是高妙啊!”

     王飞常的话,遮面女听了,好像只是莞尔一笑,并未作答。

     “我可不是这个贪色鬼,你想用美人计让我掉以轻心,然后再用你的琵琶,像对付他一样对付我,是不可能的。我不管你是谁,我奉劝你一句,我这双铁拳打遍天下,可是立誓,绝对不打女人,你最好不要逼我破戒!”言罢,王飞常背起紫青双剑,向着幽谷外走去。

     “王大侠,行走江湖的人,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不是很危险么。”说着,遮面女的手,又按在了琵琶上。

     “你知不知道,偷袭一个可能会杀了你的人,是很傻的行为?那么做,才是真的危险。”

     “既然王大侠这么说,那小女子就只能铤而走险了。”

     说罢,琵琶声再度响起!

     仓促的声音,急急切切,宛如狂奔的马群奔腾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上。从骑杂沓,传叫风声,马蹄滚滚,声动四野!嘹亮高亢的琵琶声一经响起,震得整个幽谷内的树木,纷纷摇颤,簌簌落叶。

     正在琵琶声愈渐响亮豪放,渐入高潮之际,忽然,一排闪着蓝光的钢针,瞬发而出!借着琵琶声波的助力,雁阵南归般排列有序的一排钢针,向着数丈开外的王飞常急速射去。

     王飞常见状,双拳紧握,毫不含糊,向着脚下猛的连挥数拳。浑厚的拳气一接触地面,顿时便将坚实的地面砸的四分五裂,如同被大卸八块一样,而堪比铁铸的拳头后发而至,捶在开裂的地上,眨眼便将碎裂的石块击飞至半空!不过这时,王飞常才真正准备发挥他拳法的威力!只见他猛然收拳架在腰间,一阵蓄力,在空中的碎石上行遇阻,即将下落的间隙,王飞常暴喝一声,双臂弹射发出!

     “爆膛拳!”

     吼声传响,经久不衰!趁着厉吼之际,下落的碎石已在王飞常弹出的双臂之间翻滚汇聚,形成了一股漩涡状的碎石风暴。风暴之内,飞沙走石,狂风呼啸,这夹杂着王飞常深厚的拳劲的风暴,早已将其中硕大的碎石,碾成了细小的砂砾。风暴越来越快,在王飞常的双臂间旋转的越来越剧烈,随着他又是声遏行云的一声厉吼,风暴顷刻逆向旋动,如爆裂的炮竹,向着遮面女喷薄炸开,迸溅射去!

     反观马背上遮面的女子,却稳如泰山的抱着怀里的琵琶,安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低压的头巾遮掩下,明眸善睐的她,无动于衷的注视着王飞常这气势如虹,雄浑威赫的一拳,这由混杂着拳劲的砂石聚成的一拳,裹挟着狂风乱流,席卷天地,扑面而来。任谁若是中了这一拳,必定被飞溅的碎石击穿身体,最后胸膛爆裂,死无全尸!可遮面女,却浅浅一笑,哪怕这一拳即将击飞自己的暗器,击中自己!

     岂料,望见遮面女藏在面巾下嘴角轻扬,露出的莞尔一笑,王飞常却惊恐万状,如临深渊!就在自己的爆膛拳击中了遮面女暗器的瞬间,王飞常本能的施展开轻功——飞渡重关,一个纵身起落,巧如林间的灵猿,轻如天上的飞燕,须臾间已避开了遮面女十余丈的距离。然而就在他身形落地,脚尖刚刚沾上地面的尘土的一刹那,他的身前突然传来了一声轰响!循声望去,眼前黄烟阵阵,遮天蔽日。可是,就在漫天沙尘里,忽然,一束又长又宽的蓝光,如飞蝗过境,冲破烟阵向自己汹涌袭来!惊恐万状的王飞常凝神望去,赫然发现,那闪烁的蓝光,竟然是由密密麻麻的绣花针排列组成的!此刻,冷汗直流的他竟不知如何是好。他的铁拳,号称连最坚固的山关都能击碎,可是,方才自己的那一拳,居然仅是将遮面女的钢针碎成了细小的绣花针!甚至,自己霸道狂暴的一拳,都阻止不了那极细的绣花针,来势不减的射向自己!

     就在王飞常惊恐无助,感到束手无策之时,一个机灵,他突然想到了手边紫光剑和青光剑!这两把宝剑,都是世间神兵,削铁如泥不说,各自也都有独特的威力!当初这两把剑在颜小蝶和寂净手里,配上紫炎剑法、屠龙剑法,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而今,它们落到自己手中,虽然自己不懂什么剑法,不过用来对付眼前这些飞镖暗器,定是不在话下!想到此,王飞常果断将内力注入剑身,面对乌压一片射向自己的绣花针,拔剑扫去!

     果然,两道剑光悄无声息的射入银针阵中,瞬间便将那束蓝光,冲的烟消云散,无影无踪了。

     一波危机被自己成功化解,不过王飞常还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方才好在是他垂死之际,灵光乍现,才想到了破解遮面女暗器的手段。若是再迟片刻,眼下,就不是那些被斩断的绣花针,凌乱的插在自己的脚下了!恐怕,若不及时出剑,此刻,自己已经被射出了刺猬!

     “你用的这是什么武器!”王飞常惊魂甫定的问道。

     “这可不是什么武器,王大侠。这是西域流传至中原的一种乐器,叫做八音琵琶,又名马面胡琴。其实王大侠大可不必意外,因为这把琵琶没什么特别,就是比一般的四弦琴,还要再多四弦罢了。”

     “照你说,一把普通的琵琶,又怎么有如此威力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女子原本不过是一个歌姬,无名无姓,在教坊中为人鼓瑟吹箫,奏乐为生。后来,幸得我家相公念我可怜,为我赎身,并赐小女子一名,唤作水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