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风餐露宿,唐寒并不是开玩笑,他身上没有证件,这样的小地方更不会有他的什么合作伙伴,所以这一晚——车站候车室。

     苏星星当然没什么了,在她看来哪怕是睡在深山老林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差别,现在能够窝在候车室中,有个遮风挡雨的地儿,别提多满足了。

     “老公!这里好好哦,我好喜欢!”

     好?唐寒冷冷瞥了她一眼,十分怀疑的环视一圈,完全看不出“好”在哪里。

     “你喜欢?那要不要永远待在这里?”

     苏星星心无城府,正要附和的点点头,又突然意会过来他在说些什么,顿时间脑袋摇晃的停不下来。

     如愿以偿的使她闭嘴,唐寒领着人到旁边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里买了点儿吃的喝的,这种小零食类的食品,唐寒平时哪会买,倒是唐果还没出嫁的时候,他偶尔会带一些给她。

     “这就是你们大山之外的人每天会吃的东西吗?”苏星星拿着一袋蛋糕打量着应该从哪边撕开,问这句话时连头都没抬。

     唐寒当然没有回她,径自拧开了一瓶水,又十分顺手的把剩下那一包零食全丢在苏星星的怀里,有了这些吃的,这一夜他能彻底的得以清净了吧。

     其实并没有,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大错特错。

     苏星星见到一切都新鲜,毫无睡意,偏偏那些零食里有不少薯片,她“咔嚓咔嚓”的一盒盒吃下去,那声音在心神俱惫的唐寒听来真是由衷的——刺耳!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明,唐寒莫名的感到心浮气躁,他抽出了一些钱递给苏星星,打定主意从这一刻开始训练她的谋生能力。

     “去买两张到n市的短途车票,不要忘记把钱给人家。”

     苏星星哪里做过这种事,手里捏着钱站在原地不动,她那样明显的犹犹豫豫唐寒只装看不到,她自己站了一会儿觉得没有趣,终于憋着十足的勇气朝他说的地方过去了。

     这人生头一趟,苏星星回来的倒快,但是苏星星只拿着两张车票回来并不见零钱,唐寒本就有意试探她,深知那些钱用不完,更不提醒她,为的就是给她一个教训。

     “找回来的零钱呢?”

     苏星星一头雾水:“什么零钱?”

     “我给你的钱买车票用不完,你没让售票员找零吗?”

     这下苏星星呆了,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更没人教过她,钱都给出去了还可以再找回来,这是什么道理?

     “你没告诉我……”低头捏着衣角她声音好轻的说,唐寒一字不落的听在耳里,她出门不带脑子倒还是他的错了。

     “以后记住了,这类的错误不能再犯。”唐寒不再说什么,只是别有意味的嘱咐她。

     其实这种事情他完全可以不去管,只要到了n市,把她安置到一个地方,其他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何必操心她往后的生计问题,只是做到这一步,他总算仁至义尽。

     唐寒想的有些入神,倒是苏星星的反应快,见到开始排队检票了,拉着唐寒就往前面冲,嘴里嚷着:“老公快跟我走,刚才卖票的阿姨告诉我,大家都检票的时候就要检票,不然会……”明显是她记性不好,不过短短的时间里就忘记了,又实在搁不下面子,硬生生的在后面补充:“就是会很糟糕!”

     唐寒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挽着他的手上了,千方百计的阻扰,毕竟身处人来人往的车站,他不能用强的,万一把人逼急了她又哭又闹的反而误事。

     所以,这样被苏星星带着稀里糊涂检票又稀里糊涂上车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大巴车刚上了高速唐寒就觉得方向不对,一看手中的票他顿觉眉心一跳。

     直达c市……这辆车是到c市的!她买了去c市的票!

     “苏星星!”冰珠子一般的冷冷念出她名字,苏星星还没有察觉到危机,她深深陷在这种钢铁怪兽的新鲜感里无法自拔。

     “老公,你叫我?”一边抚摸着玻璃窗,苏星星回过头时,一脸的喜气洋洋。

     两人之间的情绪有着天壤之别,苏星星是乐极,那么唐寒就是怒极,偏偏又不能拿她怎么样,索性c市有机场,到n市也算方便。

     唐寒这么想着就拨通了唐誉的电话,那边唐誉从昨晚上就知道唐寒安全了,这下也总算能定定心到唐氏处理一些事,正忙着接到唐寒的电话,他还以为人已经到了n市。

     “大哥,你回来了?”说话时,唐誉正在一份合同书上签字,他用眼角余光看了看时间,回来的还挺早。

     “没有。”唐寒摇头,瞧了一眼旁边缩成一团的罪魁祸首,他沉着声说:“我的证件没了,你从c市订两张机票给我。”

     笔尖一顿,唐誉听了那端的话蓦然抬头,反问:“两张?”

     唐寒:“嗯……”

     唐誉这会儿倒不嫌忙了,他悠悠然放下钢笔连手机也换了个姿势拿,颇有兴趣的问:“半路上这是碰见谁了?”

     唐寒自诩搪塞不过去,这件事家里又是迟早都要知道的,也不隐瞒:“深山老林里捡了个人。”

     唐誉挑眉,顿了顿又问:“姑娘?”

     在唐寒看来,唐誉一直儒雅稳重,不像他那个三弟,怎么今天也这么多嘴多舌?

     “你有意见?”

     唐誉怎么敢有意见呢,只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嘴里说着“稀奇”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说也奇怪,握着手机,唐誉思量了片刻,不是先安排助理订机票而是往家里打了通电话。

     唐家老宅里,电话响起来时是唐母接的,唐母如今知道唐寒平安无恙,从昨晚起总算有了笑声。

     “誉誉,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今晚回来吗?”

     唐誉点头,一手屈指在桌面敲了敲,话里含着笑意,问道:“妈,你好像很高兴?”

     “这问的是什么话,你大哥没事,我当然高兴。”唐母不以为然。

     唐誉状似不经意地“哦’了一声,然后又十分不经意地说:“刚才大哥来电话了,让我订机票的同时他说,他会带回来一个女孩子,据说……是在深山老林里捡到的。”

     唐誉的动作快,不给唐母反问太多的机会,他扬手挂了电话,心里同时大叹了一口气,从小大哥年少老成对女孩子敬而远之,以至于找女朋友这种压力都施加给他了,不过现在看来,唐家是可以忙活上一阵了。

     c市的国际机场。

     当苏星星再一次目睹她印象中的“大鸟”时,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激动,跟在唐寒一侧一直说:“老公,就是这种样子!那天我把你从死人堆里拉回来,那个大鸟就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头等舱的人不多,但哪怕不多,苏星星一直说这种傻话也不好,唐寒二话不说按了服务灯,美丽大方的空姐过来,给她拿了一堆吃的。

     苏星星笑着照单全收,还十分大方的想要分给唐寒一半,不过——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飞机起飞时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后仰,这种感觉有些奇怪,她忍不住问一旁的唐寒:“老公,我们现在是在哪儿啊?”

     “天上。”闭着眼养神,唐寒回答的简洁,只是他没有睁开眼,所以他看不到,在他的话出口时,苏星星一脸的恐慌,连蛋糕都吃不香了。

     “天上……”她喃喃说着趴在窗口看了看,果然入目都是蓝天白云,随即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我们居然已经死了吗……”

     其他的就算了,但是这句话,唐寒实在忍无可忍,又加上她的声音实在不算小,隔壁的乘客隐隐发出的低笑声传过来,唐寒黑着脸真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吃你的蛋糕,不准说话!不准问问题!”

     苏星星很乖,就算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是很听唐寒的话,只是她怎么可能忍得住不说话,声音大小罢了。

     “以前村子里的老人都在说,一辈子当个好人的话在死了就会上天堂享福,看来这些话都是真的,天堂真好!还有东西可以吃。”

     “不过我们为什么会死呢?什么时候死的呢?我居然都没有知觉。”

     “还有我刚才掐了自己一把,是会疼的啊!是不是我们没死?是不是外面就是这样的?”

     “………”

     一句一句,苏星星还算聪明,越联想越接近现实,然后她很快的就发现,她真是捡到了一个不得了的老公啊!这村子外面的世界,可真是不得了啊!随随便便拿着一直纸就可以上天啦~

     外面真好!嫁人真好!她的老公真好!她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