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46.38.35.6.27|
    林楠一下飞艇,就推了一切的应酬,赶回了家。

     家里的餐桌上摆满了饭菜,他会心一笑,四下找寻安珀和的身影。

     仿佛昨日重现,安珀和又坐在马桶上,手里捧着验孕棒。

     不过这次她没有哭,只是失了神,连林楠推门进来都没注意到。

     林楠轻声唤她,“薄荷?”

     安珀和猛地抬头,眼中万千光华绽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从马桶上跳到了林楠的身上,手钩着他的脖子,双腿卡着他的腰,把他冲撞地向后退了几步。

     林楠摸摸她的脑袋,“怎么了?”

     安珀和把手里的验孕棒拿给林楠看,“两条!!林楠,我怀孕了!”

     林楠的脑袋空白了一秒,怀孕了?怀孕了刚刚还跳那么高?胡闹!

     当下就黑着脸,牵着安珀和去了医院。

     安珀和心里也有些忐忑,她觉得不太对劲,自己最近日夜颠倒,她早察觉到自己的小腹有时候会疼,但她以为只是先前的伤没好透,也没太在意。如果是怀孕的话,不会伤到宝宝吧!

     她摸着肚子,靠在林楠身上,有些惆怅。好不容易才有的宝宝啊,千万别出什么事。

     安珀和在里头做产检的时候,林楠就坐在医院的走廊里等待着。他想通知一下朋友,然后发现自己没有通讯器。只好干坐着胡思乱想。

     竟然真的有宝宝了吗?宝宝……是不是长得皱皱巴巴很丑的?动不动就拉你一身的?以后薄荷还要分心照顾宝宝,薄荷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啊。林楠微微叹了口气,在短暂的喜悦过后,他发觉自己没有那么期盼宝宝的到来。

     他和薄荷还年轻,两人世界都没享受多久,以后中间要睡个宝宝?!他想都不愿想。

     安珀和拿着产检报告出来的时候,眼眶发红,林楠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不太妙。急忙上前抱住她,扎入林楠怀里的那一刻,安珀和终于忍不住小声抽泣。

     医生推了推眼镜,面色不善地看着林楠,“病人家属是吧,你跟我进来。”

     林楠搂着安珀和进去了,医生的面容严肃,“孕妇呢,身体状态不好。她以前留下过病根,身体机能本来就紊乱。结果你们还……”

     医生看了眼资料,成年还没多久,婚都没结,现在的年轻人啊。他叹了口气,“孕妇怀孕前长期处于营养不良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按理说来,是很难怀孕的。怀孕本身就对孕妇的影响很大,而且怀孕后,孕妇还一直从事高强度的工作,睡眠营养都跟不上。现在已经有轻微的精神疾病。”

     林楠拿起报告仔细研究,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应该是自己走前那一次怀上的。

     “孕妇的胎不稳,随时有流产的可能。所以我建议,你现在要尽量陪在她身边,度过危险期。alpha的信息素是天然的镇定剂,也可以给omega心理抚慰,当然,孕妇肚子里的宝宝对你的信息素也会有反应。”医生说完,又开了些药,嘱咐他们一周后来复检。

     林楠把安珀和抱上车,摸了摸她的脸,“怎么越来越爱哭了,将来宝宝生出来也是个爱哭鬼就不好了。”

     安珀和握着林楠的手,心里一片惶恐,“林楠,要是宝宝没有了,怎么办?”

     林楠凑上前吻她发红的鼻子,“没有宝宝,我也要你。”

     安珀和抬头看着林楠,她当然知道林楠没有骗她,但她就是想要个孩子,她不想让别人恶意揣测林楠,她想告诉林楠,自己爱他,可以为他生孩子。

     “放心,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慢慢生孩子啊。”林楠摸着她的头安慰。

     林楠就像是安珀和的守护神,不管她心里多害怕多惶恐,想到林楠,她就无所畏惧。此刻,闻到周遭熟悉的,属于林楠的味道,她也渐渐安静下来。

     车子缓缓发动,安珀和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林楠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爬起来,摸了摸嘴,“怎么不喊我起来?”

     “看你睡的香,不想打搅你。”林楠解开她的安全带,“下车吧。”

     安珀和看了看外头,是完全陌生的地方,“这哪里啊?不回家吗?”

     林楠先下车,打开车门将她抱了出来,“婚姻登记署啊,孩子都有了,你还不打算嫁给我吗?”

     安珀和脸嗖的一下红了,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和林楠早八百年就结婚了,所以也就没太在意这道手续。但是这辈子,他们确实是没结过婚。

     自己现在是未婚先孕,奉子成婚吗?怪不得刚刚医生的表情那么奇怪,嗷嗷嗷,爸爸知道一定要打断自己的腿啦。

     她一头扎在林楠怀里,任由林楠把她抱了进去。

     婚姻登记署里头只有一个值班的小姑娘,见他们进来,顿时脸色就不好了,“唉唉唉,自己不会走啊?我还没对象呢,注意点影响。”

     林楠抱歉地对她笑笑,“不好意思,她怀孕了,身体不好。”

     小姑娘脸红的同时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真是的!为什么一个单身狗要天天待在这里受虐啊!一定要写申请调岗!

     两个人的信息被输入系统,系统自发为他们做基因配对。这是婚前的必经程序,类似于以前人类的婚前产检。

     基因相适性越高的人,他们越有可能生出优秀的后代。

     安珀和骄傲地昂着头,她觉得自己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和林楠基因特别配!上辈子,林楠把她从基因库挑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相适性高达百分之96呢!全国人民都嫉妒不来!她摸了摸肚子,他们这么配,宝宝将来一定也很厉害!

     然而结果出来,让安珀和大吃一惊,他们的基因相适性竟然只有百分之74!

     根据官方统计,一般两个人之间的基因相适性处于百分之60到80之间,超过百分之80,则算是十分相配,低于百分之60,很有可能只能生出有缺陷的孩子。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报告,什么鬼!这相适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你们的机器有问题吧?能不能再测一次?”

     小姑娘翻了个白眼,上个月刚换的机器,真不知道这个omega哪里来的自信,光从外表和两人的资料看,百分之74都算高了好吗!

     林楠拉住安珀和的手,对登记员说:“没问题,登记吧。”又转头安慰安珀和,“没关系,两个人配不配,不是基因说了算的,显示的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数字罢了。”

     安珀和想想也是,没必要太计较,又不是不能结婚。

     两个人手拉着手从登记署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安珀和笑嘻嘻地看着林楠,“老公。”

     “嗯。”

     “老公。”

     “嗯?”

     “老公!”

     ……

     林楠很耐心地回应着安珀和胡闹,将她牵到一旁的教堂。

     原本火蓝的居民都被撤离,教堂早已闲置,也就只有婚姻登记署会偶尔开放。他们相携着走进教堂。走在红毯上,安珀和开心地哼着结婚进行曲。

     林楠牵着她在雕像前站定,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小盒子。

     安珀和屏住呼吸,看着林楠好看的手指将盒子打开,掏出里面的两枚戒指,那是两枚平淡无奇的戒指,没有雕花,没有刻字,也没有宝石,仅仅是两个环而已。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希望你会喜欢。”林楠的眼睛难得透露着情绪,他有点忐忑,也有点紧张。

     安珀和突然就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这戒指她不能再熟悉。上辈子,两个人结婚后,林楠也给过她同样的戒指。

     她当时看着这平淡无奇,一看就很便宜的戒指伤心了很久。她也曾期盼过甜蜜的婚姻,盛大的婚礼,结果自己的丈夫对一切都显得漫不经心,连戒指都像是随便在街边买的。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她在心里下了定义。

     原来是他母亲的遗物吗?

     林楠这个人,又别扭又不会表达。他心里哪怕惊涛骇浪,表面看起来依旧风平浪静。就像现在这样,他明明奉上了自己所有的真心,却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只是这样看着她,期待她会喜欢。

     安珀和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在上辈子七年的婚姻里,从未有过一刻,真正尝试着走进林楠的内心。他很孤独吧,一个人面临家族的压力,双亲离散的痛苦,连自己的妻子也……

     安珀和猛然抱住了他,“林楠,对不起,林楠,我爱你。”

     林楠默默地抱了她一会儿,把戒指给她套上,一本正经地从口袋里掏出本子。

     还是那本本子,封面早都坏了,林楠贴心的换了一个新封面,他翻到最后一页,写下几个字,看着安珀和,声音温柔恬静,“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丈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