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矛盾横生
    戈绍的脸色早已一片惨白,而游若南说了这么一番话后,反倒自己先恍惚起来了。于是戈绍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也没有意识到。

     他后知后觉地想,原来我竟然有这么多不满和抱怨吗?原来我并不是喜欢的无欲无求而也是有条件的吗?以前他总觉得自己很长情很痴情,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都能为了一个人守身如玉,可现在来看,不也就那样嘛。十几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是不是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出他并不如自己想得那样专一呢?

     游若南其实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是想偏了,是被戈绍刺激的有些过激了。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啊,他一想到刚跟一个喜欢了十几年的人撕破了脸,心里就酸的紧啊。

     为自己不值,为一腔情谊不值。

     游若南在这里站了很久,长到仿佛要天荒地老了,才动了动,转身,于是就这么撞上了程时的视线。

     他不知道程时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不知道程时是不是听到了他的话。游若南表情怔怔的,而程时却是面无表情。

     他注意到程时的手里拿着一杯水,那是他的杯子。所以他是出来找自己的吗?

     可此刻的程时真的说不上正常,而游若南也从未见过对方如此冷淡的神情。

     “程时?”他迟疑地开口。

     而程时面上的冷淡随着沉默的被打破转瞬消失,快得好似从未出现。

     “嗯,我来找你。”

     “你——好吧,我们进去吧。”游若南是想问他什么时候来的,可话到嘴边不知怎么又收了回去。他不敢问,不敢让程时知道,他不知道对方会说什么,可本身说了那些话的他已经让他自己有些嫌弃了,他不想让程时也嫌弃这样的他。

     两人沉默地回到剧组。

     男二号梁玥原本状态很好,不知怎么突然差了起来。频频忘记台词,或者是莫名走神,感情不到位等。游若南卡了好几次,暴躁的情绪越来越重。

     终于,在梁玥又一次忘记台词时,游若南爆发了。

     分镜被他摔在地上,椅子因为他突然的起身摔倒在地,扯到了一条数据线,连带着桌上的杯子什么的也摔了下去,发出巨大的声音。

     所有人浑身一僵,整个剧组陷入了沉默。

     游若南紧抿着双唇大步走到梁玥面前,憋了一口气,开口:“你究竟怎么回事!不到五十个字的台词很难记吗?中文字看不懂吗!还有,他是你哥不是你仇人我拜托你别再面瘫僵尸脸了可以吗?十五次!整整卡了十五次!试镜时是谁信誓旦旦地和我说演了部好电影完全没问题的样子?我清楚地告诉你,一部电影不算什么,什么都不算!”

     梁玥一双眼都红了,死咬着下唇不作声。这却令游若南更加气闷,他很久没有发脾气了,这让所有人几乎忘记了他出了名的臭脾气。大家潜意识地给导演盖下了好相处的印记,直到此刻才恍然醒悟——我怎么就忘记了游导这张嘴呢。

     游若南胸膛大力起伏着,那厢梁玥的面色则越来越白,看上去摇摇欲坠。

     他向来不喜欢男人哭哭啼啼,但因为他的脾气被骂哭的男星却也不少,游若南都习惯了。

     可就在他想转身走人时,一旁的程时却出声了。

     “导演,梁玥只是新人,你的要求其实有些苛求了。”

     游若南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程时面色淡然,说:“我也是从新人走过来的,知道新人的苦。梁玥一直很刻苦努力,我觉得导演应该再给他一些机会。而且,导演刚才说的……有些太过了。”

     哈,游若南嘲讽一笑,问:“所以,你是想说我说错了?”

     程时抿了抿唇,“有些过头。”

     “那需要我跟他道歉吗?”

     程时没有说话。

     可这幅沉默的样子落在游若南眼中,却理解为了点头。

     这一刻,游若南心中那团火反倒被浇灭了,整个人竟然冷静下来。他看看程时,又看看红着眼躲在程时身后的梁玥,冷笑一声,说:“好,好,真是好。程时,你真好!”

     说完,转身往监视器处走去。

     程时在那一刻本能地往前走了一步,抬手想要抓住游若南,可梁玥却突然握住了他的胳膊,红着脸低声道:“前辈,谢谢你……”

     程时便这么错过了挽留游若南的机会,他看着面前的梁玥,微微皱起了眉。

     经此一役,工作人员们大气不敢喘,埋头干活。

     游若南直接跳过了这一幕,跳戏拍后面的几场。而且那几场还是黄远洲的独角戏,余光瞥到梁玥和程时走片场的身影,心下微微一疼,却是被他硬生生忍过去了。

     那一头离开片场的程时很快停了下来,“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梁玥的眼睛仍旧有些红,他吸了吸鼻子,说:“刚才真的很感谢前辈。”

     “没事,我只是客观就事论事而已。”他这样说着,心里却明白并不止如此。当时的他……心情本就有些不好,程时向来自控能力很强,像刚才那样带着私人情绪的情况少之又少,尤其对象还是游若南……说实话,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不,我是真心感谢前辈。我——我以前听说过游导的脾气,但是没有想到会到这种程度……刚才真的是被吓到了,我也知道是我有错在先,不过——总之,真的很感谢很感谢前辈的出言相救。”

     出言相救?未免太过头了些。

     而梁玥的字里行间,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卑微的位置,“诚恳”认错相对应的便是游若南过于暴躁的脾气。

     程时听了,早已心生不悦。可他并不能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便只好说:“我不是为了你才说那些话,你不要误会。”

     梁玥僵了僵,抬眼,“那前辈是为了谁?为了游导吗?我不信。前辈能够因为我而与游导出声作对,我已经很满足了。”

     程时的表情渐渐变得有些奇怪,“你认为——我是在跟游若南作对?对,似乎看起来是这样的,原来我竟像是在和他做对吗……”他问了一句后就变成了自言自语,也像是自问自答。

     梁玥:“前辈?”

     程时的表情却变了一变,突然转身,往回走去。

     可等回去后,他却没有看见游若南的身影。

     只有副导演坐在监视器后头,说:“你问游导?他刚才扔下耳机就走了,让我暂时全权负责这里——”

     程时脸色一僵,再次转身往外跑去,可等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口,却意识到,其实他并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游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