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感情变化
    “你不是说游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林正德奇怪地问。

     游若南“嗯”了一声,“想回来就回了呗。”他手里拿了个ipad,正在看一篇新闻报道。

     林正德凑过来一看,“咦,程时终于露面了啊?前两天都在报他因为爱狗去世而伤心到要退圈子呢,不过看起来好像真的瘦了不少。我见过他那只宠物,好像是叫panda,看起来蠢萌蠢萌的。”

     “蠢萌蠢萌”的游若南收起了ipad,“滚。”

     “诶,说来,你现在离开了天宇恢复自由身,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还能干吗,拍电影呗。”

     林正德听懂了话外音,“这么说,你已经有了新电影计划了?”

     “嗯……有些想法。是部古装戏。”

     “剧本呢?”

     “正在写。”或者说,之前就开始写了。

     “演员呢?”

     “只想好了主演。”

     “谁?”

     “程时。”

     “噗——”林正德喷了,“你开玩笑的吧?!”

     游若南淡定地瞥他一眼,“没啊。”

     “程时那长相能演古装剧?”

     “怎么不行?他就是五官深了些。这次的主角是皇帝,气势上就得盛气凌人,他个子高,身材好,眼窝深,气质好,是最佳人选。至于五官西方的问题,到时候化妆注意点,还要上胶水拉眼角,拍摄时候用光巧妙些,就没问题了。”

     林正德默默翻了个白眼,“说是这么个道理,可其他比他更帅气质更好五官还更适合的人也不是没有啊,比如说余忆寒。你这么整,得费多大的力……”

     “对了,”游若南提醒:“我还没跟程时说。”

     “天呐——不是吧你游若南,你连人家接不接都不知道就在这儿跟我侃侃而谈!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爱上了他!”

     游若南点头:“是啊。”

     “……你说什么?”

     他觉得林正德实在太聒噪了,扰乱他的思绪,于是干脆起身,将人推出门外,啪叽关上了门。

     至于林正德?一直到门差点砸到他鼻子上都张着嘴没回神呢。

     游若南很久以前就打算拍一部秦始皇的电影。没有哪个男人没做过皇帝的梦,游若南作为导演,做的是创造皇帝的梦。

     只是一来他从未尝试过古装剧,二来也因为这部剧本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是从上大学以来便定下的目标,所以不敢轻易动手。

     现在他已经拍了那么多作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人气,不担心资金问题。同时又脱离了天宇娱乐,少了制约。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最适合的人选——程时。

     这部电影,他将奔着获奖而去,不论是影片本身还是最佳男主角。

     回来以后,一连几日,游若南推掉了各方的应酬和通告,为的就是全心全意地构思新片。

     等大致脉络整理好后,他才走出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他要去《室友你好》节目组商量事宜。他接这个节目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程时。在对方试探地询问将他和程时放在一组的时候,他当然也欣然接受。

     而今天,按照约定,他得跟他这个“室友”来一次提前会面……

     实话说,游若南很想见到程时,又很不想去这个会面。为什么?因为游导近乡情怯了。

     他到现在都没想通程时知不知道panda就是他。他害怕对方知道,因为这会让他不知所措。可若程时不知道呢?想到这种可能,游若南又会隐隐感到失望。

     真是纠结死了。

     他开车来到约定的地点,到了后节目方的人已经来到,程时的影子暂时没瞧着。

     游若南轻轻松了口气。

     “游导你好。”《室友你好》的导演上前来打招呼。

     “导演你好。”他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说道。

     两人坐了下来。

     “真没想到游导这样的大导演会接受我们的邀请,当初能请到程时时已经是意外中的惊喜了,现在游导又加入,完全不同担心收视率了!”导演笑开了花。

     游若南淡淡地泼冷水,“别高兴得太早,我可没有综艺经验,搞砸了也是有可能的。”

     “哪里哪里,有游导的人气在已经很够了。不过,我唯一有些担心的是——”导演欲言又止。

     “担心什么?直接说吧。”

     “呵呵,”导演尴尬地笑笑,“就是那啥,不就是……额,听说您和程时关系不融洽,虽然我们节目组安排你们两个一起就是为了增加看点,不过如果太不融洽了的话也不太好。”

     游若南:“……”

     妈蛋!老子脾气有那么差吗!老子哪里和程时不融洽了!你是担心我们打起来吗!

     心里如此大骂着,游若南面上仍抽着嘴角说了句:“放心吧,不会的。”

     呼,心情好糟糕。

     这种#明明很喜欢你硬要说我讨厌#的烦躁感。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玻璃门被推开,程时进来了。

     已经渐生困顿的游若南顿时惊醒,看过去——

     人看起来好像真的瘦了点,不过头发似乎剪短了?反倒很精神。脸上没什么表情——尤其是跟游若南对视的时候。

     好吧,确实是他回来后便心心念念的程时了,可是为毛如此冷淡,狗导演内心泪目地想着。

     他虽然激动,但也很矜持。

     起身与程时握了握手,算是打了招呼。

     只是等开始商议的时候,目光却总是不受控制地往那人身上撇去。

     妈蛋你倒是看我一眼啊!严肃?严肃个屁啊!

     “这次主要是为了两位能提前熟悉下,然后交待些注意事项,毕竟下个月就开拍了,两位平时也很忙,能对上今天这样的时间不容易。”

     游若南很想说不忙不忙见个面的时间大把。不过他只是傲娇地点点头,说:“其实我们很熟。”

     导演:“……哦。”

     程时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游若南脸上,盯了几秒,道:“好久不见了,游导。”

     “……”为毛忽然紧张了?

     他轻咳一声,“好、好久不见了,程时。”

     这话也没错,他们上次见面是他短暂地回到身体的那次。想到那日,游若南顺带就想起了对方要放弃自己的话。于是,本来有所好转的心情又落回了谷底。

     今天就不应该来跟程时见面的!他完全没准备好啊!

     因为是真人户外节目,有很大一部分的策划自然是对嘉宾保密的。所以导演只将公开的那部分交到两人手上。游若南一看,没有地址,没有住房情况,没有任何节目,只写了时间,和互动对象。

     ……坑我呢?

     相信程时也是这么想的吧,他悄悄地往旁边看去,程时正抿着唇认真阅读地这份东西。

     真是的,这么一份简陋到不能更简陋的策划会比本导演还好看?

     “我们当时候会有选房子的环节,所以现在还不能透露。二位不用担心节目又作假行为,正是为了真实性的考虑,所以不做过多的策划安排,到时要完成的任务录制当天会交代。”

     游若南:“……所以今天叫我们来干嘛?”

     程时抬头,用眼神表达了对此问题的赞同。

     导演默默擦了擦汗:“不是说了吗?就是叫两位互相熟悉熟悉,培养培养感情。”

     游若南心情拨云见日,往沙发背上一靠,“哦,这样啊。虽然我们感情挺不错的,不过你这安排确实合理。那行,你们都出去吧,我俩自己熟悉就好。”

     导演:“啊?”

     “你不是说联络感情吗?这么多人在这里怎么联络。”

     “哦哦哦。”虽然有些不明白,但导演还是带着众人离开。

     于是房间就剩下了游若南和程时二人。

     同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游若南忍不住了,说话:“喂,不说点什么吗?”

     程时“哦”了一声,闭上了嘴。

     这算是,开过口了?游若南嘴角抽了抽。

     他想到自己最在意的那个问题,犹豫了下,试探地开口:“我前段时间去游历,带回来不少纪念品,改天送你点吧?”

     好蠢的一句话,游若南叹了口气。

     果然,程时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甚至带着讽刺。

     游若南愣住,眨眨眼,那抹讽刺又不见了,是看错了吗?

     “纪念品就不用了,看来游导在外游历地很开心。”

     “还、一般般吧。”

     说完这两句话,两人又沉默下来。游若南扯了扯领带——没错,他今天特意穿了西装系了领带,就为了给程时留下些好印象。他平时从不这么穿,即使是出席活动。

     而现在对比程时的t-shirt跟牛仔裤,他觉得自己真是傻爆了。

     幸好这个房间空调正常,不至于让他捂出满头大汗。

     相较于程时的淡定,游若南其实要不自在很多。

     他猜不到对方在想什么,会是在想他吗?

     游若南出神地想着。

     程时一转眼,看到的便是游导走神的样子。

     定定看了许久,对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注视。

     程时微微皱起了眉,游若南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很奇怪。

     “游导?”他出声。

     “嗯……嗯?”游若南醒过来,“怎么了?”

     “你是不是很累?如果累的话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不,我——算了,”他改变了注意,“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再继续坐下去也改变不了什么,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两人在停车场分别,程时也是自己开车来的,两人的车意外地停在了一起。

     游若南打开车门,却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靠着车顶,看向已经坐在车里的程时。

     顿了两秒,他走过去,敲了敲对方的车窗。

     车窗缓缓落下,程时问:“怎么了?”

     “程时,我问你个问题。”他说。

     “什么?”

     “你有什么喜欢的人吗?”

     程时愣住,过了良久才轻轻点了点头,“有。”

     游若南继续问:“现在还喜欢吗?”

     程时深深看了他一眼,含着游若南看不懂的情绪,终于点头:“喜欢。”

     “那你想要得到他吗?”

     “以前想,现在——”他抿了抿唇,没再说下去。

     游若南估计答案应该是“不想”,心中酸了酸,他问:“为什么?”

     “我已经习惯远远地看着他。”

     游若南深深吐了口气,说:“我跟你恰好相反,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一定会告诉他,也一定要得到他。”

     说完,他再不理程时的反应,回到自己车里,开车走人。

     被遗落在后面的程时久久未动,握着方向盘的手却用力到发青。

     回去的路上游若南想起刚才那番对话。

     其实他说谎了,他并不比程时勇敢多少。至少从前对戈绍,他不敢上前。

     可换成程时,游若南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勇气和决心。

     幸好,他承认了还喜欢着自己。

     不就是追个人,游导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那么多电影也不是白看的,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晚一些的时候,游若南接到了戈绍的电话,对方约他出去吃饭,游若南平静地拒绝了。

     从他离开天宇到现在,戈绍约了他不下五次,但他一次都没有接受。

     他暂时不知道如何面对对方,从知道他那晚也出现过开始。

     余忆寒给他分析,戈绍应该是比游若南落后一些到的,他离得远,有时间逃跑,所以就跑了。

     游若南不解,就算跑了,事后警察问起来为什么不告诉警察?

     “你以为警察会相信?每年离奇死亡的事件数不胜数,警察上面还有特殊事务所,特殊的事件就应该交给特殊的人才去处理,这种事说了也无用。”

     “那你的意思是个戈绍就应该把我扔在那里?不顾我死活,事后不告诉任何人真相?包括林正德?”

     “我估计有两个可能,一是戈绍被吓坏了,不敢说。二,是他确实不敢说,因为biefu的智商,不比人类差,他很懂得抓住人性的恶。”

     “你是说戈绍可能受到了那个什么鬼怪物的威胁?”

     “很有可能。”

     “哦,可是怎么办呢,即使这样我也不能接受。”

     “那我也没办法了。”

     游若南不是圣母,更不是白莲花。他不会理所当地认为别人就该为了自己冒生命危险,可他知道,如果是他的话,不会丢下戈绍跑。

     其实游若南当时若是有意识,也一定会叫戈绍离开,不论是戈绍或是林正德或是任何一个路人,他没有资格连累任何一个人的性命。

     真正叫他在意的,始终是戈绍事后的态度。

     我是不是太过自私了?他问自己。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对他的感情已经过去了,再不会有交集了。

     拒绝了戈绍的邀请,游若南内心毫无波动。

     游若南又开始了埋头写剧本的日子,时间就在他的笔尖流逝着,距离《室友你好》开拍还有一个月,他和程时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小小的转机出现在他接到蓝文电话之后。

     “游导……我能请你帮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