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夺命三仙剑
    这个角落只有一盏油灯,灯光昏黄,略显模糊,不经意间,就能闻到腐朽的气味,地面似乎已经很久没人打扫过了。

     破旧的书架一排一排整齐的排列,上面摆放着几十本淡蓝色的小册子,用牛皮纸包裹着外面,防止受潮。

     独孤绝一本本的翻阅,最后都是摇摇头,这些武功秘籍和剑法招式多半都是花架子,招式复杂,根本就不是追求杀伤力,对他而言,无异于鸡肋一般。

     就算早就准备,独孤绝心底还是有点失望,不过想想也对,一群连试炼都还没通过的人,青玄道馆又怎么可能会给予太好的东西。

     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去的时候,目光不经意间从一个角落里撇过,却有其他的发现。

     一本秘籍被夹在两张书架的中间,封面全是厚厚的灰尘。

     他本欲直接走开,可是心头一动,便伸出两根手指把它夹出来。拂去上面的灰尘,五个银钩铁画的大字映入眼帘。

     《夺命三仙剑》

     独孤绝喃喃自语,小册子很薄,只有八九页,翻开扉页,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副画卷。

     隐约有一个人在背身出剑,左手成剑指,右手挎住腰间的铁剑,剑锋欲出,仿若一只择人而噬的猛虎一般。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呼之欲出,又在极力遏制,矛盾中透露出丝丝和谐,就像一汪清泉,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变成什么。

     杀机四伏,含苞欲放。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于不知不觉间便做出了一击必杀的准备,长剑虽然还在鞘中,一但出鞘,必然见血。

     “好奇怪的剑式。”他嘴角发出一声轻咦,十年练剑,虽然没有学过什么招式,但他的剑都是追求极致的杀伤力,敏锐的直觉告诉独孤绝,这幅图中的出剑式不简单。

     继续往下翻,第二页依旧只是一副画卷,一个小人持剑直刺。

     长剑光华,小人大拇指扣住剑锷,其余四指握紧剑柄,虽是直刺,恍惚之间,剑身又有无数种变化,可以在瞬间刺穿对手的破绽。

     以不动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和守株待兔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共有四副图,第三副是斩剑图,长剑下劈,一往无前。第四副是撩剑图,剑锋带起一丝莫名的轨迹。

     “这才是真正的剑术。”一口气把四幅图看完,他不由得感慨。

     剑乃百兵之君,虽是君子,可依旧是用来杀敌之用,倘若剑身不染血,哪里还有存在的意义。

     剑,就是用来杀人的,剑术,本质就是御使长剑杀人,如果剑术舍弃了杀伤力,而去追求其他的东西,那就是舍本求末。

     每一幅图都是一个剑招,足以对得起夺命二字,俱是杀招。

     四幅图虽然看起来各不相同,但合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环环相扣。

     独孤绝的脸上闪过一丝激动,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本秘籍后面的是什么,稍微克制下心绪的波动,继续朝着下一页翻去。

     出乎意外,接下来的全部都是运气之法,对应四副图,共四种心法,每一幅图对应一种。

     “没想到还配着特殊的运气之法。”收起秘籍,独孤绝一声低语,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从剑阁中取的任何东西都需要记录在册,两个道馆的弟子让他务必在七天之内归还秘籍。办完手续后,他便离开了这里,沿着山道回到天苑。

     大雪纷飞,狂风呼啸,天苑中的弟子越来越少,有许多是因为吃不了苦自动退出,还有的只是暂时离开,只要在试炼之前返回便可。

     这三个月的时间道馆并没有限定自由,天苑可以自由出入。

     剩下的人都窝在茅屋中,偌大的庭院越发的冷清。

     千丈宽广的山谷就像一块被遗弃的地方,无人关注,无人往来。

     待到他踏入其中,恰恰看到两个身穿貂裘的少年朝着外面走去,两人朝他露出鄙夷的神色,独孤绝自顾自的朝着他的茅庐走去。

     他的心智早熟,根本就不会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倒是那两个少年郎,似乎是受到了挑衅,大声的喝骂。

     独孤绝穿的是破烂,所以他们敢如此放肆。

     天苑中的弟子多半都是南国人士,世家大族千丝万缕,多半相识,这些子弟,对于普通人自然是瞧不起。

     殊不知,他们的优越在独孤绝的眼中就和小丑一样。

     不过分还好,倘若真的惹怒了他,独孤绝不介意给他们一点教训。

     风雪交加,绵延不绝,竹林在摇晃,茅屋的大门发出凄厉的哀嚎。

     生活依旧千篇一律,每日里就是练气,还有就是修炼夺命三仙剑。

     它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二者无比的契合。

     夺命三仙剑很难,至少对于其他人而言是这样的。

     只有简简单单的三招,每一招都是快到极致。

     用三个字来形容:

     快

     准

     狠

     这就是夺命三仙剑的本质。没有真正经历杀戮的人是很难学会它的。

     一个人的气质哪怕在怎么掩饰,也总会在不经意间显露。

     徘徊余生与死之间,屠戮过生灵的人总归和其他人不一样。

     独孤绝就是这种人,恰恰他本身又很擅长速度。因此修炼三仙剑得到没有遇到瓶颈,反而进展身速,短短两三日功夫就把第一幅图修炼成功。

     连续半个月的大雪,地面结出厚厚的坚冰,硬度可以比肩钢铁。

     他就这么赤裸上半身,肌肉鼓起,强壮如同虎豹。

     他的手掌搭在青铜剑上,大拇指扣住剑锷,手臂略微弯曲,双眼微阖,剑在鞘中,不动如山,动如脱兔。

     一动不动,却能带来强大的压迫,剑未出,依旧能让人忌惮非常。

     出剑式是一切剑法的根本,千般变化都是由一个点开始的。

     六角形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又在转瞬之间消融殆尽。

     “接下来可以开始练习第二幅图。”久久之后,他睁开眸子,体内真气从四大窍穴涌入右手经脉,手臂微微发热,一股沛然大力骤然爆发,他搭在剑柄上的手掌挥出,青铜剑出鞘,剑身卷起一抹寒芒,剑刃划过空气,发出破布一样的声响。

     “轰”,空气炸裂,长剑直刺,接连洞穿三根青竹。

     “还不够”,他摇了摇头,收剑入鞘,然后在继续刺出。

     一剑

     两剑

     三剑

     ……

     独孤绝就像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不停地重复着刺剑的动作,四周的青竹千疮百孔,一根一根的倒在地上,坚硬的冰块被刺出密密麻麻的洞孔,一寸大小,却足足一尺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