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练气境第一重
    独孤绝把麋鹿的尸体抛在地面,整个人顺势靠在石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左手被麋鹿临死反扑用角捅出一尺长的伤口,鲜血顺着手臂一直流。独孤绝从包裹里翻出一个玉瓶,把准备好的金疮药倒在伤口上,剧烈的疼痛冲击着他的心神,额头直冒冷汗。

     左手受伤,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不可能下去猎杀妖兽,这只麋鹿的体型也够他吃的了。

     麋鹿是草食性,攻击力不强,可就是这样还是让他吃了不少的亏,要是再拖延一会,他就要被一群妖兽围起来,那才是真的插翅难逃。

     这次能够得手,主要还是先手偷袭,用破甲箭射伤了麋鹿,如果换成其他肉食性的四阶妖兽,结果就要颠倒过来。

     在石台上架起一堆篝火,他用铁剑把麋鹿身上的肉切成一块一块的,用木棍串起来放在火上烤。

     在这五十丈高的悬崖上,狂风席卷,寒气汹涌,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回荡在峡谷间。

     篝火摇曳,像是一道别致的风景,在这漆黑的夜幕下如此的惹眼,沁人心脾的肉香弥漫,火堆上的麋鹿肉已经烤熟了,金黄色的,还在冒着热油。

     独孤绝哪里还能忍受的住,直接开始大快朵颐,他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食物来给肉身提供力量,因此饭量出奇的大,一丈大小的麋鹿被他吃掉四分之一。

     四阶妖兽的血肉蕴含极其庞大的气血,独孤绝只觉得腹中滚烫,就像有一团火在烧,他知道这是麋鹿肉中的能量爆发,当下席地而坐,双腿盘起,五心向天,心头默念《伏虎劲》第一层的心法。

     他周身的血液流动加快,带动着周身的肌肉鼓动,不停的炼化腹中的麋鹿肉。

     究其根本,妖兽凝练的妖元也是真气的一种,二者疏通同归,麋鹿肉中残留的妖元缓缓的融入他的血肉中,强化他的肉身。

     一夜过去,晨曦降临,独孤绝从打坐中醒过来,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就连左臂的伤口都好了一些,“四阶妖兽的肉就是不一样。”他右手捏拳印,一拳轰出,“砰”的一声,空气炸响。

     “力量比起昨天似乎又增长了那么一丝丝。”

     “肉身更加的强悍。”

     这就是为什么武者会对高阶妖兽的血肉趋之若鹜,因为高阶妖兽的血肉能够帮助他们凝练气血,打磨气力。

     一般的炼体大成修士只有三千斤左右的力量,而他全力则可以发出五千斤的力量,这就是差距。

     今天似乎不是一个好天气,天色灰蒙蒙的,一团乌云笼罩在山脉上空,寒风大作,就像无形的刀锋,斩在空气中,发出绵延不绝的呼啸,和鬼哭狼嚎一样。

     “淅沥淅沥”,秋雨细绵绵,牛毛雨点落下,悄无声息。没有倾盆大雨的狂暴。有的,只是一种若有若无的飘渺,似存在,又似不存在。

     天是灰色

     地是灰色

     树木亦是灰色

     一场秋雨,让天地众生都蒙上了模糊,撕不开,躲不掉。

     在这雨中,纵然是声嘶力竭,亦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忍受。

     独孤绝就这么躺在石台上,任由雨点落在脸庞,一股淡淡的寒意涌入脑海,他周身的毛孔张开,尽情的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他的手掌不停地在铁剑上摩挲,这柄剑是酒鬼师傅送给他的,没有别的特点,只是锋利和坚硬。

     他的思绪翻飞,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那会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也是这么一个下雨天,他被一个漂亮的女子牵在手中。

     “快有十年不曾相见了吧。”

     他想得乏了,下一秒,脑海中的场景如玻璃一般破碎,他在石台上沉沉睡去。

     雨不大,但很长,一昼夜过去,小雨依旧淅沥淅沥的下着,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石洞中有张一丈长的石床,他便盘坐在石床上面,双手在身前捏出一个奇怪的印诀。

     这是伏虎印,《伏虎劲》中的一种印法,可以用来凝练气血。

     练气境主要是凝练九大窍穴的真气,功法不同,窍穴凝练的次序不同,九大窍穴没有高下之分,分别对应着练气境九重天。

     《伏虎劲》是一门比较特殊的功法,它第一个凝练真气的窍穴是脐下气海穴,而大多数功法往往都是最后才凝练气海。

     以独孤绝现在的眼光,还看不出《伏虎劲》的高深之处,只感觉这是一门强大的练气功法。

     麋鹿已经被吃掉大半,他双目紧闭,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在伏虎印的加持之下,他周身的气血翻涌,开始朝着小腹处汇聚。

     这已经是要凝练出真气的迹象,何为真气?简单点说就是从身躯中提炼出来的一种能量。

     他的身躯足够强大,气血如虹,已经能够凝练真气,只需要找到“气感”,就能彻底突破。

     独孤绝眉头皱起,周身热气蒸腾,豆大的汗珠从毛孔中渗透出来。

     “凝”,他的口中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喝,仿若闷雷炸响,周身气血运转,朝着肚脐下面的位置涌入,气海穴被气血灌满,陡然间从小腹处升起一股酥麻的感觉,扩散到全身何处,他全身无力,只能感觉到有一缕暖洋洋的气体在气海穴游荡。

     这道气体很细很细,甚至还没有头发丝大小,乳白色,就像一缕云烟。

     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修炼出来的伏虎劲,果然时机一到,突破不过是水到渠成罢了。

     这一刻,他就已经成为了练气境的武者,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下。

     南国大皇子从炼体大成到练气境用了一个月,而他只用了半个月不到,若是传出去,定然要在南国掀起一阵风暴。

     独孤绝心神一动,气海中的真气融入血肉中,他猛的拔出铁剑,冷冽的剑锋划过,在岩壁上留下一道三尺长,二尺深的裂缝。

     未突破前他是万万斩不出这样威力的一剑,但是现在,他随手一剑就能做到,现在他的力量接近一万斤,差不多翻了一倍。

     最重要的是他的剑,变得更快了,甚至连出鞘和收鞘都看不到,这是一个恐怖的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是一个武者对他说的话。

     修为突破到练气境,就连左手的伤势也痊愈,他完全有能力正面搏杀四阶妖兽,不用再偷偷摸摸的用弓箭偷袭。

     “哐当”,他舍弃了牛角弓,只是提着精钢铁剑就跳下石台,双脚在岩壁上接力,兔起鹘落之间,稳稳的落在了瀑布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