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传承
    人一但产生了贪念,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往往便不再理智,或者说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佛家视贪嗔痴为三毒,而贪便是三毒之一,控制人心,落入魔道。

     独孤绝没有那么严重,他只是想要把这柄剑拿下来,正是因为他太过于渴望力量,所以才会滋生贪欲。

     他的左手离血剑越来越近,双眼通红,然后他一步跨上石台,奋不顾身的朝着剑柄抓去。

     不疯魔不成活

     想象中的感觉并没有传递到手掌上,一股红光从血剑上扩散,将整个剑身笼罩,同时也将他的手掌阻拦在外面。

     “轰”,红光暴涨,瞬间把独孤绝吞没,他的身子无力的瘫倒在石台上。

     血剑就插在他的身旁,紧接着他的意识沉睡,整个人昏迷过去。

     诡异的红光源源不断的从血剑上涌出,化作一层浓郁的血色迷雾萦绕在他周边。

     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充斥着整个洞窟,一股清香夹杂在血雾之中。

     这是气血之力,纯净到极致的气血之力,沁人心脾,完全可以媲美地阶丹药。

     人就像一棵大数,如果元神是树根,那么血肉就是主干,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元神弱小者,先天不足。

     血肉弱小者,后天不足。

     修炼一道,就是要借助天地元气,补足自身,达到圆满无缺的程度。

     从血剑中涌出来的气血纯净无比,并且洗去了生灵的印记,只留下磅礴的能量,纵然是先天武者也会动心。

     这血剑究竟是何物?竟然能够吞吐气血,难不成这一洞的干尸都和它有关系?

     再多的疑问都失去了意义,纵然这洞窟笼罩着神秘的色彩,然而此时此刻,独孤绝已经昏迷过去,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他的身躯安静的躺在石台上,一缕缕红色的气血慢慢的通过他的皮肤,进入经脉。

     《伏虎劲》的功法自动运转,缓缓的把经脉中的气血引导到天枢穴和气海穴中。

     小周天循环是他现在能够做到的极限,气血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练气境第二重的修为开始缓缓提升。

     肉身的变故他并不知道,他现在处于一个很奇怪的状态,元神不再掌控肉身,而是被拉入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这是一个幻境。

     四面八方都是白茫茫,没有上下左右,亦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

     “这是什么鬼地方?”

     独孤绝站在白茫茫的的云雾中,目光所及,没有远近之分,入眼尽皆飘渺。

     “我的剑怎么不在了。”他伸手握剑,却抓了个空,腰间空无一物,青铜剑不翼而飞。

     他眉头皱起,脑海中不停地思索。“难不成我又昏过去了?”最后什么也想不起,他苦笑一声,也不挣扎,就地盘膝而坐,闭上双眼,平复心中的杂念。

     时间是一个奇妙的刻度,一往无前,没有什么能够让时间停下。

     有的人只是过去一瞬间,却仿若消逝了千万年。

     有的人已经过去千万年,却只是一瞬间的感受。

     还有的人过一年便是一年。

     万物随心,时光亦随心,心中如何想,时光便是如何的长短。

     独孤绝心中波澜以定,无悲无喜,等到再度睁眼时,身前的场景再变。

     这是一片惨烈的战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天空上,两个阵营的大军在厮杀,一具具尸体掉落下来,大地上,无数的人族高手严正以待,士卒铿锵。

     宛若画卷般展开,一幕幕场景在眼前流转。

     两个不知名的种族在征战,它们很强大,强大到把天空打穿,把大地打裂。

     那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强大。

     最后那两个不知名的种族两败俱伤,开始拿大地上的人族当血肉,无数的人族强者拼死搏杀,血染长空,人族节节败退,但终究还是保住了火种。

     最后一个画卷有一个金甲天神从天而坠,神血轰碎山脉,身躯砸断江河。

     天神重伤,欲以百万人族为血食,后有人族三百强者一起出手,携杀剑血战天神,最后双方同归于尽。

     所有的画卷骤然间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独孤绝莫名的难受,一股悲凉的气息涌上心头,他的眼角噙着泪光。

     “孩子,你看到了什么?”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不突兀,反倒是很亲切。

     他一字一顿说道:“我看到了杀戮,苦难,还有人族先辈们的不屈”

     “很好。”

     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他的眼前,身着战甲,双手背负在身后,眼若星辰,璀璨无比。

     中年男人面庞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两道剑眉舒缓。

     一个人就能顶起一片天地。

     “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几百年了,要是你还不来,我这最后一缕元神也将要彻底的消散。”男人欣慰的说道,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丝的解脱。

     纵然是战死他也要把这信念传递下去,方能安息。

     独孤绝震惊不已,这个男人居然在等他,他惊讶道:“你为什么要等我?”

     “为了传承来自于人族的战意。”中年男人的话让他默然。

     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动力才能让男人有如此大的执念,甚至是死也要留下元神。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第一个踏入这里的人族。”

     中年男人顿了顿,才又继续开口:“自陨落之日起,我便留下一缕元神,日夜守候再次,只为了等一个人族的到来,将人族的战意传承下去。”

     男人的脸上的笑意褪去,转而是最为狂暴的杀意,就像大海中的波涛一般,滂湃翻涌,而独孤绝就是那么一叶扁舟,摇摇欲坠。

     只是一缕残魂就有这般恐怖的杀意,生前又该是何等的强大。

     如此强大的武者怎么会陨落?

     传承的战意又是什么?

     那些画卷上的又是哪里的战争?

     有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他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男人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狂暴的杀意如潮水般消退,他的面庞上又恢复了笑意。

     “你心中的疑惑需要你自己一步步去解开,我要做的就是把我的战意传承给你,至于能走多远,那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

     “如果有朝一日,你能踏足中土,可以去我的师门看看,算是了却我的一个心愿。”

     独孤绝恭敬的抱拳,行弟子礼,心中暗自把男人的心愿记在心头。

     传道受业皆为师,倘若他出去以后能活下来,然后踏入中土,必定要去了却男人的心愿。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如果没有我就要开始给你传承战意。”

     “这个洞窟是什么地方?”独孤绝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诛神之地。”男人自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