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白骨之地
    这是一个通红的世界,地火肆虐,岩浆形成的河流勾连纵横,将空间划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恐怖的热浪一波接着一波,不时的从岩浆中蹿起熊熊火焰。

     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辰,有的只是恐怖的地火。

     粗大的岩石从岩壁上凸起,每一块都有几十丈大小,在承受了岩浆的侵蚀之后,这些岩石都变得无比的坚硬。

     “嘤”,一道细小的响声打破了亘古的孤寂,声音不大,但在这地底世界中,却是如此的异样。

     一片黑暗

     浑浑噩噩

     这就是独孤绝此刻唯一的感觉,仿若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火炉中,他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却怎么也睁不开,他的脑海一片漆黑,隐隐有红光闪烁。

     “这是哪里?”他的心神在漆黑中游离,他努力的想要撕开眼前的黑幕,汹涌的热浪滂湃,莫名的燥热从心底升起。

     挣扎

     嘶吼

     他必须要活下去,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的手似乎握住了什么东西。

     “嗤啦”,笼罩在他心头的阴霾终于被撕裂,天旋地转,他终于摆脱了混沌,醒了过来。

     耀眼的红光刺痛他的眼睛,他不得不把目光眯起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一股灼热感从身下的岩石传过来,独孤绝起身,来到岩石的边沿。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底洞窟,入眼尽皆汹涌澎湃的岩浆地火,刺鼻的硫磺味扑面而来。

     他开始庆幸,如果不是落在这块岩石上,而是落到岩浆里面去,否则不知不觉间就化作灰烬。

     “这是什么地方?”同样的问题,同样的答案,没有人回答他,甚至在这里除他之外,连一个其他的生灵都没有。

     孤寂的可怕。

     “如果不去看玄虎和山蟒的厮杀,也就没有这一回事。”他苦笑,只能说是恰逢机缘,谁能想到这两只妖兽的厮杀竟然会把平原打塌陷,更巧合的是,这平原下方还是火山口。

     至于玄虎和山蟒这两只八阶妖兽恐怕早已经被岩浆湮没了,尸骨都不曾留下半点。

     他隐隐只记得自己被卷入石块中,然后掉入裂缝里面,之后就被石头打晕了,不记得其他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就已经是天大的运气。

     他身上的麻衣变成了几根布条,勉强能够遮身,至于老酒鬼送的铁剑,却是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这个地底洞窟上方没有出口,左右也都是陡峭的岩壁,只有顺着岩浆的方向才有同道,这是他唯一的出路,只能希望这岩浆不是朝着地下更深处流去的。

     “咚”,他从岩石上跃起,足足八丈远,身体稳稳的落在另一块岩石上。

     一块石头接着一块石头的跳,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稍不注意,掉下去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幸他心智强大远远超过普通人,在这个时候依然镇定,没有丝毫的慌乱。

     “咚”

     “咚”

     “咚”

     脚步声回荡在岩洞之中,还有一道宛若灵猴一般的身影在跳动。

     他找到了一个山洞,就在岩壁上,洞身延伸到深处,一片漆黑,看不到丝毫的光亮。

     这是他看到了唯一一个山洞。

     两条路摆在他的眼前。

     一条是继续跟着岩浆走下去,尽头有可能是地面,也有可能是地底更深处的恐怖之地。

     第二条则是进入这个山洞,这条路同样是一条前途未卜之路。

     但无论是哪一条路,他能坚持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庞大的气血能让他的生命力更顽强,但他没有达到辟谷的境界,不吃不喝最后只能是死。

     没有犹豫,独孤绝选了第二条路,因为他在洞口到了一道剑痕迹,足足三丈长,这就意味着曾经有人来过山洞,而且还是一位强者。

     山洞就像一个漏斗,里面宽,外面窄,越往里面走,越是宽广,洞壁上开始出现各种刀痕和剑痕,每一道都深深的斩入岩石之中。

     地面上四处是残留的兵器遗骸,刀枪斧钺,勾叉棍棒,有的只剩下半截,长满铁锈,有的却依旧完整,闪烁着寒光。

     这里的每一件兵器放到外界,都是受到武者追捧的神兵利器,但在这山洞之中,却和破铜烂铁没有多少差异。

     “咔嚓”,脚下似乎踩断了什么东西,独孤绝低头望去,一具残缺的骸骨就在一旁。

     这具尸骨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却不翼而飞,根据骨骼的形状,似乎是被强行扯断的。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骨?”他不由得提起警惕,遍地尸骨,其中不只有人类的,还有许多尸骨十分庞大,应该是妖兽的,而且还都是高阶妖兽。

     “铮”,他从地上捡起一柄古朴的青铜剑,剑身三尺,锋刃闪烁着寒光,剑身修长而厚重,上面隐隐有红褐色的血迹,剑柄足足一尺长,用一种不知名的材料包裹。

     长剑无名,但无疑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好剑,不知要超过精铁长剑多少。

     长剑在手,他心中才有了一丝丝的安全感,踩着白骨堆,“咔嚓”声络绎不绝,让人毛骨悚然。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完全就是一座厮杀的战场。

     空气中弥漫着丝丝腐朽的味道,同时还有一点残留的血腥。

     能把血肉化去,更是让尸骨腐朽,这些人和妖兽最起码都死了有几百年。

     而且根据残留的尸骨和兵刃判断,死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弱者,极有可能修为最低的都是先天境界。

     这个想法让他生出一丝怪诞的感觉,什么时候先天高手这么不值钱。

     白骨之地的尽头是一面岩壁,足足百丈宽,无数的尸骨倚靠在两边的岩石上。

     死像千奇百怪,光看尸骨就能想象当初厮杀之惨烈,完全就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咚”,他用剑柄敲了敲岩壁,听声音不是很厚,说明这岩壁之后,肯定还有路。

     把青铜剑插在地上,他双手各自捏出伏虎印,双手肌肉鼓起,青筋暴涨,周身庞大的气血运转,强大的力量在这一瞬间爆发。

     双手伏虎印同时轰在岩壁上,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紧接着以他双手为中心,密密麻麻的裂缝蔓延出去,下一秒,独孤绝身前的岩壁直接碎裂,露出一个仅仅能够容纳一人通过的裂缝。

     一抹淡淡而柔和的白光从里面透出来,他提着剑从裂缝跨过去。

     五颗巨大的夜明珠挂在顶上,白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

     这是一个比岩壁外面还要大的多的洞窟,但独孤绝却好似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

     就算他要有准备也不禁止不住心头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