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平妖王周怀瑾
    直到进了那间占地极为恢弘的宅院,陈秋实的内心一直都是麻木的,是被这不可想象的宏大世界所震撼到麻木。而从那不知名的山谷来到这座堪称世上最为宏伟,人口最多的人类都城神都的时候,距离陈秋实离开那座不知道名字的山村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时间,而这一年,则渐渐让陈秋实由一个看到什么都会好奇询问的无知少年变为一个沉默的少年!

     当日的土丘下,陌生人不知从哪里召唤出了一队披甲执戟的士兵,护送着那个所有人都敬畏的陌生人,和因为跟他一同从那个土丘上下来而被一同敬畏的陈秋实,出了山!穿过了连绵不绝的森林,趟过了无数条或宽或窄的溪水河流,见到了那些被游方货郎们提之色变的嗜血妖族(其实只是一些神情木讷,或长着一只角或留着一条尾巴的普通人,哦不,甚至普通人都算不得,他们通常被那些衣着华贵的人类拿着皮鞭驱赶,被买卖,被要求做最苦最累的活。)

     陈秋实沉默着,只是看着这些,心中疑惑着。

     “那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妖族呢?”

     马背上的陈秋实疑惑的询问一路上都对他敬畏有加的士兵。

     “因为他们是奴隶。”

     对陈秋实敬畏有加的士兵没有回答他的询问,而那个被敬畏的源头却主动回答了陈秋实的询问,语气里充满了理所当然的自信,就仿佛有人询问他身下的坐骑是什么一样,简洁而明了。

     它是马,他们是奴隶。它们天生被人类骑乘、代步。他们从出生就被灌输了被主人奴役买卖的思想,生死都不由已!

     这就是回答,陈秋实非常明白奴隶这个词语所代表的意味,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眼前的陌生人很有可能就拥有很多数不清的奴隶,更加清楚凭借自己这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那个陌生人杀死的身躯根本做不了什么决定。可他还是打心底里不舒服,极度的不舒服!

     于是他用渴求的眼光看着那个威风凛凛的陌生人,希冀他能给那些神情麻木的奴隶一点点帮助。

     陈秋实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帮助他们,只是将全部希望以及不舒服都化作那个渴求的目光,投向那个看起来冰冷无比的陌生人。

     “啪!”

     而回应陈秋实的,则只有一记脆响的马鞭声响在半空中,整个队伍继续沉默着向前行进,没有一个人看那些快要被折磨死的妖族奴隶。

     深秋的荒草泛着一种衰败的味道,整个天地都是这样的色调,远处几只野狼尾随着队伍,似乎是饿极了,可又畏惧士兵们手中的长戟不敢上前,饥饿催使它们尾随着。

     不知为何,经过那记没抽在他身上的马鞭,陈秋实逐渐没有继续探索他脑中的奇怪石头,而是仔细的想念刚刚离开的山村,想念那个被自己捧走了一捧黄土的孤坟,想念那些其实并没有在自己记忆中留下多少影像的村民们。

     村子里只有五十几个人,没有谁从生下来就是被奴役的,朴实的村人甚至连自家的牛羊都不会如对待奴隶一般的动辄殴打,不喜便杀!因为他们地里的粮食,还指望这些不会言语的伙伴帮忙收割,帮忙运输。

     所以陈秋实很同情那些妖族,他不理解为什么陌生人不愿意帮助那些苦命的妖族,虽然他们比人类多了一条尾巴或者多了一只角,但是他们整体的样子依然是人类啊,他们也会说话,他们也有智慧,他们被伤害也会痛苦的嚎叫……那些人难道一点点同情心都没有么?

     带着这样的愤怒,陈秋实沉默了。

     而这些只是陈秋实看到的,在他看不到的帝国南方,其实有一片被妖族统治的国度,在那个国度里,妖族同人类一样生活,同人类一样学习、做生意、赚钱、养家糊口。在那个国度里也有奴隶,只是他们的奴隶额头并不长角、也没有被他们称为尊贵象征的各色尾巴,这些奴隶被称为两脚羊,被他们肆意的虐杀、奴役、吃掉!

     他们其实都是人类。

     种族之间的矛盾从古至今向来都是无法调和的,今天你奴役我的族人,明天我便奴役你的族人,今天你杀掉我一百个族人,明天我甚至可以吃掉更多你的族人!血仇就这样在一来一往之间结下,以酿成持续数以百年的战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陈秋实赌气似的沉默,可没曾想,这一沉默便沉默了一年时间……

     队伍里没有人因为陈秋实沉默或者心情不愉而安慰他或者讨好他,只有沉默着行军,沉默着扎营,沉默着吃饭。像一群没有生命的石头,快速的行进在前往神都的道路上。

     神都,大周朝的都城,因出云峰坐落在附近,而得名神都!

     ……

     神都那所极为辉煌的宅院里,陌生人阔步走在前面,两边有无数侍女仆役恭敬的低头垂立着,陌生人身上那冰冷的气息在踏进这间宅院的瞬间似乎被无限放大,仿佛山岳一般压在这座华贵宅院头顶上,无数人喘息都显得极为艰难。

     院内迎接陌生人的,是一位可以用雍容来形容的美丽女子,浓重却不显艳俗的妆容让陈秋实看不出她的确切年龄,只是觉得很美,跟游方货郎形容的天仙一般美丽。那样雍容的女子身后,跟着四五位同样美丽的花冠女子,他们垂首安静的跟在身后,不晓得是否是那个陌生人的子女或者妾室。

     陌生人就这样领着一队庞杂的人马长驱直入的进入府宅,越往里走,身后跟着的人越少,周围那密集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淡,陈秋实就那么安静的跟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嘭!”

     不知怎的,他忽然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脑门子被砰的有些生硬的疼,不由得伸手去揉。

     原来,他不知不觉已经跟着那个陌生人来到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而他撞上的,正是那身着铠甲的陌生人的后背。

     陌生人扭头皱着眉头看着陈秋实,微微有些懊恼于怎么忘记安排这个家伙了。

     陈秋实揉了揉头,见那个陌生人并没有因此动怒,而愈发大胆的肆意打量这座无比华贵的大厅。

     大厅正中摆放着两把厚重雕花的椅子,墙壁上金丝娟秀的大幅牡丹将整个房间蒙上了一层春意,桌上那几盏茶杯还荡漾着清淡的热气,一股馥郁的茶香迎面扑来,整个人头脑都为之一清。

     噤若寒蝉的侍女、管家低头站在门口,呼吸在陌生人皱眉的瞬间都为之一固,冷汗随之布满额头。

     管家福伯在这间府宅里生活了一辈子,甚至可以说看着那个一身威势的男人从小一点点的长大,一点点的由一个天真可爱的孩童,变成武功城府俱都深不可测的真正强者。而他自己,也在这样的变化中逐渐衰老,逐渐头发花白。

     福伯弄不明白这个从进入神都后就一直跟在主人身后的孩子是谁,正是因为不明白,所以不敢擅作主张,只能由着那个孩子一路的跟着。

     “福伯,西苑腾出一间院子,给他住。”

     “好的,王爷。”

     冷冽的声音在陈秋实愣神之际,平淡的从这间府宅的主人口中说出,而福伯本能的在话音落下的下一刻接上一句好的,王爷。

     一切都是这样自然,一切都是这样平淡,一切都是这样安静,跟这一年来的行军一样安静,跟块冰冷的石头一样。

     被那个面容苍老的福伯拉着,陈秋实安静的跟着,一路上他看着那些精美的廊画,平整的石板小路,争奇斗艳的各色花卉,脑子里想着:原来,那些游方的货郎真的没有骗人,真的有仙境存在!阿婆,看到了么?这里就是仙境了!以后我有可能也会住在这里呢!

     这样想着,这样对阿婆说着,他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起,嘴角弯弯,一年来竟是被这样的美景引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

     “陌生人姓王么?”

     “陌生人是谁?”

     “就是那个带我来到这里的家伙。”

     “嘘!禁声!不能这样称呼王爷!”

     “那他明明不是很大,为什么要称呼他为爷呢?”

     “呵呵,他是我大周朝最伟大的王爷,自然要这样尊称他!还有,王爷是爵位,仅次于陛下的爵位。”

     ……

     也许是福伯那苍老的面容看起来比较面善,也许是陈秋实那张看起来总让人感觉到亲近的脸,所以陈秋实在这一路上总是在不停的询问这些自己之前不敢询问而又特别想知道的事,而福伯也是耐心极佳,微笑着回答陈秋实那些很无知的问题。

     ……

     放眼天下,谁人不知平妖王周怀瑾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