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猫生赢家
    于畅上辈子农村出身,见多了大黄们。

     一般情况下,一条大黄意味着和善或者凶猛的大狗,摇着尾巴或者呲着牙,爱围着厨房打转悠或者严肃的蹲在大门口。

     而此时,于畅只想冲过去抽葛尔丹两巴掌。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给老虎起个狗名?你在逗我吗?

     只见一只野生东北虎背部和体侧具有多条横列黑色窄条纹,两条靠近呈柳叶状。头大而圆,前额上的数条黑色横纹,中间被串通,极似“王”字。体长约为2米,肩高1.1米左右,尾长1.3米左右。

     棕黄色的眼睛懒懒的打量着四周。突然张大嘴巴,看的于畅浑身毛发一紧。而这只叫大黄的东北虎,只是慵懒的打了个呵欠。可那尖锐的獠牙,在大殿中闪闪发光。

     于畅大脑近乎一片空白。猫的天性让他的腿并没有抖,也没有软。背拱成了桥,毛发竖了起来,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了。使劲稳定了下心神,于畅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心里猛的咯噔一下,忙扭头往最角落的沈婉方向看去。

     果然!只见沈婉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

     “该怎么办?!”于畅急的忘了眼前的东北虎,紧绷起来的毛发放松了下来,眼里只剩下了焦急。

     现在的情况是,整个大殿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这里。角落里的沈婉缓缓站起暂时还没被注意到。

     自己如果冲沈婉示意不要乱动的话,沈婉随意站起就被大殿的所有人注意到,一定是要被处罚!

     可是,放任沈婉不管,让她站起来求情,后果更严重。

     两相比较取其轻!

     于畅正准备跳起往沈婉那里跑,只见蓝齐儿刷的一声站了起来!

     “父皇!儿臣有事启奏!”

     “准奏!”康熙帝睿智威严的眼神中,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丝慈爱的表情。自己的这个小女儿,聪慧不失天真,像是一眨眼的时间,一晃成了个大姑娘。而她襁褓中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也是该给她找个夫婿的时候了。可是,又有哪个青年才俊配得上朕的格格?像是碧蓝的天空忽然飘过一丝阴云,康熙帝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阴霾。康熙帝想起,年初自己的影子曾经禀报过,有些青年大臣试图接近自己的蓝齐儿,想要一步登天。

     “启奏父皇,儿臣以为这场比试一点都不公平!这个大胡子派出的可是一只凶猛的老虎,父皇的勇士可以赤手搏老虎。可是雪球只是只小猫啊!大胡子这是胜之不武!”蓝齐儿瞪着眼睛看向葛尔丹,清脆的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葛尔丹却只是饶偶兴趣的打量着蓝齐儿,急脾气的他罕见的没有咆哮。眼前的小姑娘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挺翘的琼鼻和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像是一副最美的画,最是那左嘴角若隐若现的梨涡,那一定是长生天最好的馈赠。

     见葛尔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蓝齐儿弯弯的眉毛一挑,像极了自己的十四哥,眼看就要发火,康熙帝眯眼看了葛尔丹一眼,也并不理会蓝齐儿,温声道:“菀贵人,以弱敌强,你意下如何?”

     大殿里的目光再次齐齐的注视向了西南角,沈婉俏脸发白,心神大乱,咬破舌尖,定了定心神,正准备开口说话,突然听到蒙古武士惊疑的声音。

     只见那只小白猫此时正趴在老虎两只爪子上,一只雪白的小爪子还探着去撩老虎的胡须。而那只平日里眼露凶光的凶猛东北虎,此刻却一幅宠溺中带着丝丝无奈的看着那只雪球般的小家伙尽情的撩拨自己的胡子,带着股子有恃无恐的架势。如果非要问大黄这是为了什么,大黄可能脑子也不是多么灵光,只是觉得这是小家伙像是与自己刚刚分开的调皮机灵的小黄。

     却是于畅趁着大家焦点集中在了蓝齐儿以及沈婉身上,打量开了自己将要面对的大老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于畅心里实在是没什么底。翻遍二十五史,看完所有动物世界,于畅也没见过一只和老虎打架的猫。更不要说打赢了。而大家提问的问题也是老虎和狮子打架,谁会赢?虽然这个问题也及其不现实,毕竟,老虎和狮子生活的区域并不相同。排除掉人为作用,狮子和老虎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

     经过观察,于畅惊异的发现,这只老虎对自己并没有敌意!相反,本来威严的老虎在看到自己后,眼神变得很宠溺。原因是什么暂时不明确,但是于畅知道自己和沈婉都躲过了这一劫。

     当康熙帝问沈婉话的时候,于畅毫不犹豫的窜进了笼子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卧在了大黄的爪子上,白了康熙帝一眼。

     千古一帝名不虚传,这么快就能搞清楚自己能听懂人话了。问沈婉,其实就是问自己,到底有没有信心赢得这场比试。于畅心里也暗暗警醒,今后要更加小心点,表现的要像上辈子隔壁老王家的咪咪一样,做一只比较有灵性的一般猫。实在是猫怕出名猪怕壮。

     其实于畅完全是以现代人的心理来揣测康熙帝。清朝国教便是萨满教,认为动物天生是有灵性的。所以于畅大可不必担心,自己会被当做妖孽给处理了。

     如果这个时代眼镜可以普及,这样的画面产生的冲击波足以碎一地的眼镜了。于畅心里揣测着,乃至嘴角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笑意。

     康熙帝朗声笑道,“葛尔丹,朕看着这只畜生都能臣服于王化,不如你再将它带回准格尔,教化下臣民吧!哈哈哈哈!”

     葛尔丹阴沉着脸,鹰钩鼻尖却通红着,沉声道:“长生天保佑我准格尔忠诚的臣民,卑劣的叛徒是没有好下场的!这样的畜生已经不配留在大草原,就让它留在它该留的地方吧。”

     “连畜生都知道礼教之道,当然是留在我大清。更何况教化蛮荒,是我辈义不容辞的使命和指责!”只听十四阿哥声音清朗,义正言辞。

     “十四哥说的好,这草原上来的就是不讲礼数。我皇奶奶过寿,都不安什么好心。明着说是来过寿的吧,其实就是存着坏心眼儿的给人添堵来了。而且还一点都不善良。我们雪球儿多么可爱乖巧的一只小猫,得亏你能想出来让它去跟老虎去比试。你们草原上来的人不是经常比喻着说什么雄鹰啊野狼啊什么的吗?我也比喻下,炉子上咕噜噜开的热水冒出的泡,都没有你肚子里的坏心眼和坏水冒的多还有坏!”

     蓝齐儿银铃般的数落着葛尔丹的不是,惹的大殿里的人忍俊不禁,康熙皇帝清雅威严的脸上也不禁溢出了一丝笑意。明眼人迅速捕捉到这一抹笑,更是放声大笑起来。

     本来正在担心小雪球儿的老太太,知道这是自己皇帝儿子在和准格尔部的较量,一直没开口。见现在小猫怡然自得的在大老虎那儿摸老虎胡须,自己孙子孙女又把这来自己寿宴捣乱的葛尔丹给明着暗着的给说了一通,这会儿也是露出了笑容。

     满殿的人喜气洋洋的,除了葛尔丹。

     连被于畅摸胡子的大黄,都是表情无比纠结,眼睛里却是欣喜与慈爱。那那是失而复得的欣喜,那是

     葛尔丹脸色阴晴不定,看着正得意洋洋冲自己挥舞着雪白小拳头的蓝齐儿,心里的一根弦“嘣”的响了一声。满殿的哄笑声与自己仿佛不存在,葛尔丹感觉自己像是喝醉了一样,大殿里坚实的大理石地砖此刻偏生像是云端,像棉花,软软的站不稳当。

     到底是草原上的一代天骄,葛尔丹迅速恢复了平日冷静沉稳的性子,朝蓝齐儿看最后一眼,绝决扭头看向了康熙帝,“草原上的狼群都在争相传颂来自东北的老虎是如何的以礼待人,依我看也不过如此了。准格尔部今日受教了,来日必会相报!告辞!”

     说罢,面不改色的葛尔丹拱拱手转身离开大殿。康熙帝眼睛微微一咪,正抬头观察康熙帝表情的于畅,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杀意,不禁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