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与将军8
        钟楚轩看她扭头以为她要醒了,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放在身侧放好了。却看她,晃了晃又扭到另一边接着睡了。不禁失笑,刚刚触及的那种凝脂般的触感似乎在手指上挥之不去。

         钟楚轩不禁又捻了捻自己的手指,这才抬起头来,趁着她睡着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脸本就小,在自己的手的衬托下就显得越发的小了,还不及自己的手掌大。

         肌肤微丰,摸着有软软的肉感,腮凝新荔,肌骨莹润,在银白色的月光的照耀下,似是蒙了一层纱,白的窕人,嘴唇泛着水润的红色,睫毛长的几乎能够挂个油壶,似是睡得有些不安稳,睫毛微动,使人心痒。

         钟楚轩好奇的趴到了她的脸胖,想要看明白她的睫毛到底有多长,看着看着就看到她小巧挺翘的鼻子因为呼吸,两边的软肉声呼呼的扇动,顿时起了坏心,拧住她的鼻子不让她呼吸,

         颜竺安睡梦中都厌烦的皱了眉头,挣扎的又把头拧到了一边,顿时钟楚轩就不敢再做怪了,又过了一会,看颜竺安的呼吸再次稳下去,这才又支起了身子,开始动作。

         看见颜竺安的嘴巴还微张着,视线一转就看到盘中的话梅,有了主意,把话梅捏起来一个,往颜竺安微张得嘴中塞了过去。

         正顾自笑着,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这才发觉到,夜已经深了,月亮已经快要到了屋顶的高度,湖边起了凉风,自己都觉得有些冷了,看向颜竺安,果然已经抖着肩膀,缩成了一团。

         于是一只手将自己身上系着的藏蓝色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解下,盖在了她的身上。

         盖上之后才想起来,夜已深已经该回去了,可是看着颜竺安刚睡醒的样子也不想要要怎么叫醒她,干脆好人做到底,将人送了回去。

         第二天早上颜竺安醒来,竟有些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就记得自己和钟楚轩一起赏月,怎么回来的,她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觉得脸有些皱巴巴的,于是摸了摸脸,结果发现手上却有一程明显的黑色的墨粉,连忙去照镜子,就看见脸上被墨水画的一塌糊涂,气急,想说是不是钟楚轩干的,可是又犹豫的觉得应该不是。

         记忆中他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可又有一个声音说道肯定是他。

         颜竺安只得先把脸上的墨水洗了干净,刚推开门出去,就见钟楚轩派来照顾他的女仆,正做着敲门的姿势,想要敲门,于是问道:“你知道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吗。”

         女仆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说道:“昨天吃完饭您就回来了啊,我是看着您回来的啊。”

         颜竺安一听就知道她并不知道,于是便敷衍的点点头。想着还是有机会了去问钟楚轩。

         这一说着有机会便是好几天过去了,颜竺安始终没见到钟楚轩的人影,说是有事情去了上海,大概需要几天回来。颜竺安也不用跑到大厅去吃饭了,只有人把饭菜端了过来,差不多一个星期过去了。

         颜竺安已经等得有些心烦意乱了,心想着自己总不能一直这个样子住在他家里白吃白喝,总要找一份工作的,本想着出门去接着告知那个老板一声,作文书摘抄的工作。

         却被大门的人拦了下来。说是钟楚轩有规定,在他回来之前,不准放她出门去。

         颜竺安整日在园中等的是心急如焚,焦急的样子全被那个女仆看在了眼中,只当是思念自己少爷思念的不行,钟楚轩一回来就添油加醋的把

         颜竺安思念他的种种举动给说了,可怜颜竺安却是一点都不知道。

         颜竺安这边一听女仆说钟楚轩回来了,急忙就过去,想要给他说一下自己工作的事情,听见人说钟楚轩正在书房,走到那里就想要往里面冲过去,刚走到门口就被站在门口看着的李东给拦了下来,

         说道:“颜小姐,少帅吩咐,现在不许有人进入,”

         颜竺安一听,一愣,也发现自己这个样子太急躁了,有些失礼,于是就很是歉意的对着李东说:“抱歉,是我太急了,失礼了。”

         于是后退一步转过身去,就想要先走,就听书房里传来钟楚轩的声音说:“让她进来。”

         颜竺安的脚步一顿,诧异地扭过头去看向李冬,不确定钟楚轩现在说的他是指谁,李东也是一愣,似是没想到钟楚轩会让人进去。

         但也只是微微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回了一声是,看颜竺安还站在那里不动,向前一步,降温微微打开一个仅供通一人过的缝隙,对着颜竺安做出请的姿势,

         这下颜竺安便确定说的是自己无疑了。

         进去屋里,眼睛有些不习惯屋里的昏暗,一时之间看不清东西,缓过来了,才看见钟楚轩正坐在□□着上身,脸上都是汗珠,肩膀处的伤口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着血。

         钟楚轩看颜竺安傻站在那里,说道:“傻站在那里干嘛,过来。”

         颜竺安本有些羞涩再看见那一大片血迹之后,都烟消雨散了,惊呼一声,走了过去,焦急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钟楚轩问道:“会包扎吗。”

         颜竺安摇摇头,钟楚轩说道:“不会也没关系,我已经把子弹清理了,帮我把伤口包扎了就行了。”

         颜竺安接过纱布,将伤口清理干净了之后,将进药抹在伤口上,就将伤口缠绕起来,因为两手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就就用嘴拽着纱布的另一边,系紧了它。

         钟楚轩看着颜竺安垂在自己肩膀上的头发,聚起了逗弄之心,一下将颜竺安拉过来,抱在了怀里,一只手虚拢在颜竺安脖子上,另一只手仅仅抓住她的两个手腕掣在身后,在她耳边说道:“你到底是谁,接近我有什么目的?说。!”

         颜竺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听他这样说,呆住了,在听见钟楚轩不耐烦的重复第二遍的时候,才惊慌的回答到:“我就是颜竺安,我没有故意接近你,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不要杀我。”

         半晌没有听见回声,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见钟楚轩低低的笑声从后面传来,像是遇见了什么很让人开心的事,颜竺安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站起来扭过身看见钟楚轩已经笑出了眼泪,顿时就生气了,不敢乱拿书桌上的东西来砸,于是狠狠地推搡了一下钟楚轩,说道:“你太过分了。”

         就见钟楚轩突然变了脸色,斯了一声,看过去,果然是碰到了,伤口,颜竺安只得把伤口又处理了一遍,冷了脸就想要出门而去。

         刚走了两步就被抓抓住了,动弹不得,感觉身后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身子,于是身子瞬间就僵硬了,就听见钟楚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口气吹在耳朵上弄得她身子都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