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白雪公主的后母4
        颜竺安从那天之后才了解到,王子是没有说谎的,这宫中确实人人都知道,公主殿下并非是公主殿下,而是一位王子,只是不敢说出口。因为王子殿下天生不足之症,打小就体弱多病,在五岁时更是一场小小的流感就差点就要了他的性命,用尽了各种办法,都不见他好转,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了。

         正当是皇帝焦急不安的时候,一个打扮奇怪的牧师求见。并且说自己有办法治好皇子殿下的病痛,当时宫中的侍医全都束手无策,皇帝一听有人说有办法自然是热烈的将人迎了进来,没曾想这个牧师不过是三剂药材,就将王子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皇帝感叹于他的医术,千恩万谢,赏赐他不少的珍贵宝物,可是这牧师却什么都不要,并且对皇帝说,这王子的体弱之症,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若是不想要他始终被病痛折磨,他有一个办法,只是就看皇帝愿不愿意照做了。

         皇帝多年来始终在寻找能够彻底根治他体弱之症的方法,一听他这么说自然是连忙不迭的应允,请求办法,那牧师就说出了这个办法,王子扮成公主,以女儿身的生活,直到二十一岁成年之前,并且身边的任何人都不准提起,关于王子殿下。原是女儿身。

         由于前任皇后在生产前曾经和皇帝说起过,若是两人生的是一个女儿,希望她能够皮肤像雪一样洁白,嘴唇像血一样鲜艳,头发像乌木一样黑,所以皇帝就将他的名号改成了白雪公主,并且大告天下。于是从那天起,帕里斯就由男儿身变成了女儿身。

         而皇帝迎娶颜竺安的时候,帕里斯已经是十六岁了,他不仅是相貌出众,智商也是超群,只是自从渐通人事后,他对自己明明是男儿身却要扮作女孩的样子,是很是介意的。虽然并没有人敢嘲笑他,但是内心也因为这个增添了不少的烦恼。

         直到父皇再新迎娶的皇后入了宫,这个皇后对自己的相貌自负不已,在看到自己要比她还要貌美的时候,顿时就不能忍受,时不时地搞一些恶作剧来恶整帕里斯王子,也就是现在的白雪公主。终日里小动作不断,但是也只是小打小闹,并不曾伤到过帕里斯,帕里斯无趣的生活因为这些小动作变得生动不少。

         在无数次使皇后整人不成反被恶整,却看着她还是不知倦怠的凑上前来,帕里斯渐渐从一开始的戏虐心态,将人放在了心上,他今年二十岁,还差一年就成年,但是其实颜竺安也不过是才比他大上三岁而已。

         帕里斯的女儿身本是个接近可以肆意接近皇后的好办法,可是在此之前无论是帕里斯用什么样子的理由接近讨好,皇后都是不为所动,更是提出了要看戒子花园的玫瑰,来刁难帕里斯。在帕里斯出行前去采摘玫瑰的时候,更是派出了一名猎人暗暗跟随。

         帕里斯的武艺高超,猎人自然是不能够伤到他分毫,帕里斯心中有着怒气,所以采摘玫瑰的时候才会几乎将整个园中的玫瑰都几近摘完。本都想好了,待到自己成年后,若是两人关系还是如此,就采取强迫的方式将人变为自己的所有物。

         却没想到这次回来之后,颜竺安的态度却是明显的变了,不仅不排斥自己的靠近,对自己也没了之前的敌对。帕里斯一边内心疑惑原因,一边又欣喜若狂的想尽办法接近她。不断的踩着颜竺安的底线一步步试探自己能跨出去的距离。

         而自从颜竺安发现自己的男儿身身份之后,帕里斯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他不顾颜竺安是自己父皇的妻子,将人囚禁于那一室之内,若不是颜竺安以死相逼,大概仍然是会每天爬上她的床去,与她同寝共眠。

         眼看着帕里斯的成年之日越来越近了,颜竺安从他越来越明显的态度中,知道了他的打算,因为近日来,他不仅是在准备着自己的成年之礼,也同时准备着大婚之礼。而大婚之礼是和谁的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颜竺安心中焦躁,任她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这个结局啊,这剧情哪里是有所不同,明明就是完全崩坏了啊,她一直在意识海里面呼唤系统,希望系统能够出现,给现在的剧情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告诉她自己到底是需要做些什么。

         宿主需要完成的心愿到底是什么,以及自己所处的世界的真实背景。可是那么多天来,意识海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像是那些都是不真实的存在的似得。颜竺安没了办法,只能着手准备着逃跑。

         因为即使是剧情已经偏离到这种程度,可是若是出现了这种执行任务中大错误,即使是是在并不知宿主心愿的情况下,也依然是不可以原谅,会被扣除极高的分的。

         也许是因为颜竺安表现的太老实,又或许是帕里斯从没想到向来养尊处优的王后会想着逃跑这种事情,所以并没有太严密的防守。颜竺安竟然是很是轻易就逃了出来。

         正是凌晨,人们还都熟睡着,太阳还没有出来,但是天边已经是鱼肚白,不时地散落着几缕阳光,给了人们一个信号,太阳即将要出来了。清晨的空气凉丝丝的,还带着昨夜留下的浓重的水汽。

         颜竺安就这么手中空无一物的向着远处的树林逃窜去,心中只祈祷着他们能够发现的晚一些,给自己跑的足够远的时间。可是天不遂任意,颜竺安在即将逃入树林时,就听见了身后轰隆轰隆,震天响,响起了一大片灰尘的马匹奔跑来的声音,夹杂着人声。打破了本是平静的街道。

         眼看着一群人已经进入了树林,自己若是再跑下去或许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抓回去。颜竺安只得心惊胆战的就近的找了一个能够遮挡住自己身形的灌木丛中躲了起来。

         一群人分散开来,单独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寻找自己,而那个领头人,颜竺安眼睁睁的看着他向着自己藏身的地方靠近来,紧张的几乎呼吸都屏住了。

         那个领头人最终还是在灌木丛前停下了,他先是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有没有人靠近,在确定附近并没有其他人了之后,神情才放松了些,一下钻进了颜竺安藏身的灌木丛中。

         颜竺安的神经一下紧绷到了极致,差点惊呼出来,还好被那人及时捂住了嘴。他这番样子倒是让颜竺安有些不解了,他不是王子派来抓自己的吗,为什么反而像是来帮助自己的。

         那人看见颜竺安眼底的疑惑,开口道:“王后殿下,我知道你现在定然是很是疑惑,但是你要相信我是真心来帮助你的,两年前承蒙王后的大恩大德,我的母亲才能够健康的活到现在,小人无以为报,也就只能够尽力给王后殿下拖延些时间,让王后殿下逃得更远些。”

         指了指斜后方那条布满荆棘的小路,说道:“王后殿下,您听我说,我原是这林中的猎户,所以对这林中情形比较清楚,这条小路虽然难走,但是胜在隐秘,王后殿下您只要顺着这条路走,就不会被发现,您快走吧。”

         将身上背着的包裹摘了下来,递给颜竺安说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干粮,虽然比不上宫中的食物精美,但是好歹也能在关键时刻顶顶饥饿。”再次推搡着颜竺安:“您快走吧。”

         颜竺安点点头,一咬牙,顺着他指给自己的路就走了过去,幸好,这人并没有骗自己,虽然这条路确实难走,但是也没有再听见那些猎人的声响了。颜竺安一直走着,一直走着,不知自己走了多久,终于到这个荆棘小道变得开阔了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走到了林中的深处了。

         入目皆是参天大树盘根错节,枝丫高耸入天,几乎遮天蔽日,树根下面有着常年累积的雨水,而形成的小小的水洼,颜竺安只得顺着一个个伸出地表的树根,艰难的走着。

         又走了许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颜竺安听见林中有着野兽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心里有些发毛,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了,想着如果今日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么还能不能够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说不准的事情。正当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就看见前面有温暖的橘红色的灯光。

         既然有灯光,那么久一定会有人家了,颜竺安欣喜若狂的走上前去,果然,那里矗立着一间小木屋,天然的绿色将房屋很好的隐藏在了竹林中。

         颜竺安平静了一下自己欣喜若狂的心情,礼貌的敲了敲门,许久都没有人前来开门,颜竺安疑惑的推了下门,没想到们并没有锁上,很轻易就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