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帝王夫君7
        初秋的风轻柔的吹过来,带来一点凉意,将夏天残留的最后一丝灼热带走了,天空高远蔚蓝一片,如果现在有人在山顶上往下眺望的话就能看见一群人,歇歇停停的从山脚下走了上来,

         没错,是走上来,连着太子在内的一行人,全都在山脚下下了轿子,通过一段早年间用横石片插起的长长的并不怎么宽阔的小路步行上山。

         早先灵隐寺倒是没这个规矩,也不知哪一年那户人家传起来的,说是只有步行上山才能够体现出来信徒的诚心,神才会帮他们实现他们想要许的愿望。

         虽然是无据可依,可是耐不住有人信,久而久之这就成了这里众所周知的潜规则。

         上山的路虽然是悠长蜿蜒,但两边的风景也使女眷忘记了抱怨,水似是从天上来,白龙骤下,风声浦声,响彻天地之间,他们向前走着,可是这景色和巡绕在耳边的声响固执的追随着她们,像是昏黄灯光下的影子,如丝如雾,和云烟结伴而行的水滴溅在她们的脸上。

         使人不由得深深的呼吸这还带着水汽的清新空气。

         颜竺安看着这走过一遍又一遍的路,不由得想起了上一世在她生命做后的时刻,想再走一遍却没有机会。还好这一世能够好好的再走往这里来。

         充满感激的深深凝视着犹如一幅古唠画卷的风景。上官夫人在后面气喘吁吁地慢慢的往上挪,拖累的女眷的速度就像是蜗牛一样。

         这也是难怪,平时哪有用得着她们走动的时候,出门就有轿子,一年到头来最远的距离也不过是从东苑到西苑的长度,这爬一次山走的长度大概能够抵得上上官夫人一年的运动量了。

         上官翔宇已经被他们的龟速折磨的头疼欲裂,就走在最前面走走停停不耐的等她们,而夏侯诚却是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们在看着她们的风景,可是在夏侯诚眼中却是在看着自己眼中最独一无二的风景,

         他疑惑了许久,为什么自己对颜竺安的态度会越来越奇怪,即使是在聪明的人,对于自己从未想过的方面也总是不能够想得明白的,偶然的机会下,戏曲中的一句猛然将梦中人惊醒。他才明白自己对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的。

         他看着她,看着路边的风景,披下的头发,像是鸭羽一样漆黑闪亮,盯着看得久了,在阳光下会折射出墨绿的光泽,侧过头去露出半边面庞来,肌肤像是刚刚表过的白稠,细腻光滑无一丝波痕,眼眸蕴含着比瀑布还要丰富活泼的秋水,柔曼的腰肢,玲珑的曲线,都带着让人移不开眼来的精致。

         这漫长的路程就在各自欣赏这风景中过去了,而这一行人终于在午膳前赶到了寺庙里面。

         灵隐寺的素斋是一绝,许多人都慕名而来来品尝他们的素斋,甚至有许多酒庄饭庄来挖过角,都没有成功,而天下第一庄和飘香楼为了抢夺他的一个菜方而大动干戈之后,算是让这个从小被收养在寺庙中的聋哑僧人芳名远扬了。

         在吃过午膳之后,各自去往了早已安排好的厢房,这个时候的寺院是最美好的,众人本是打算着在游玩一下,欣赏园内的风景的,只是耐不住上官夫人已经是累得不能动弹了,

         所以只能各自散开,再做打算了。

         颜竺安回到了厢房,歇息了一会,已经恢复了活力,觉得意犹未尽的想要出去看看院内的风景,于是就穿上因为行走已经是有些灰尘的织纹锦履,整理了下着装出了门。

         因为是寺院的后厢房,所以颜竺安一路走去都没有听见人声,耳边只能听见风吹动树叶琐碎的声响,伴随着鸟儿清脆的鸣叫声。有一种能够洗涤心灵的安静。

         那么在这种安静中响起了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的明显,即使那个脚步声很轻,颜竺安还是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扭过头去,看见竟然是夏侯诚,顿时心下就皱起眉头,维持了半天的好心情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种懊恼油然而起,看着夏侯诚想着自己靠近,也不再施礼,幸好的是夏侯诚也是表情复杂的想着自己的事情,并未注意到颜竺安的失礼。

         夏侯诚不知在想着什么,眼神里有着颜竺安读不懂的情绪,一直那样看着她,颜竺安待的有些不耐烦,当即告辞,转身走人。动作一气成呵。

         却被夏侯诚一下拽住了手腕,还是很是用力,捏的颜竺安的手腕疼,颜竺安皱了眉,扭过头去看着夏侯诚捏着自己手腕的手。

         说道:“太子殿下这是作何事,男女授受不亲,望太子殿下能够注意着对小女子造成的影响。

         夏侯诚听了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没有放开她。凑近了说道:“我只想知道我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或者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为什么近来这些天你对我的情绪那么激烈。”

         颜竺安甩不开他的手,听他这么问,冷冷说道:“太子殿下这话,小女子不知从何说起,我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误会,让他自殿下觉得我对您有着情绪,我们本就没有交集,更不会谈上有什么情绪,但是我倒是想问问太子殿下,现在做这种拉扯不放之态是有什么用意,难道太子殿下真的把我当成那种女人,可以任你随意拉扯,不用顾虑名声了吗。”

         夏侯诚也不知道自己凑到她的身边是想说些什么,步子不自觉的就往着这边迈了过来。本只是想要和她说说话,可是看着颜竺安和别的女子暗含娇羞的眼神不同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质问着自己,一股无名的怒火就升腾了起来。

         将颜竺安拽到自己的跟前,威胁到:“太子殿下,你既然知道我是太子殿下,那你就应该明白就算是我现在做些什么事情,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颜竺安也被他这个样子激起了怒火,挣扎着嗤笑道:“太子殿下难不成以为自己就是王法了,你别忘了皇帝和皇后尚且健在。”

         夏侯诚更是被她这句话激的理智全无,说道:“无论我是不是王法,但是现在你就在我的手中,如果我对你做些什么,你觉得是你口中的皇帝皇后能救得了你,还是你口中的王法救得了你。”

         说完就转身将颜竺安拉走,颜竺安这才惊恐起来,他像是从没了解过这个人一样,她没想

         到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身子往后倾倒着,想要挣脱开来,大叫起来:“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可是这本就是人烟稀少之地,更何况现在寺院并没有什么旅客,眼看夏侯诚已经将她拖了很远了,心下满是恍然绝望,求助到:“救命啊,救命啊。”

         夏侯诚刚想嗤笑她做无用之功,就觉得手上一痛,那一边手臂便麻木掉了,失去了对颜竺安的控制。

         颜竺安趁机赶紧往后跑过去,夏侯诚警惕的看向四周,说道:“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