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帝王夫君8
        好大一会,都没有人的声音响起,夏侯诚更加警惕了,又提高了声音说道:“是君子的话就出来,别在这里偷偷摸摸的。”一个清越低哑的嗓音响起,不知道从哪一个方向传来。

         颜竺安也一边警惕的后退到自己觉得是安全的距离,一边抬起头,想要看一下帮助自己的人是谁,一阵衣摆翻飞拍打树叶的声音响起,两人一致的向着发声的方向看过去。

         那人就像是自带着光环,凌空踏步,从空中缓缓的落下来,身上月白色的衣袍,折射着太阳的光,竟然比阳光更加耀眼,不紧不慢的在颜竺安的身前落下,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将夏侯诚看向

         颜竺安的视线遮挡了完全,夏侯诚仔细打量着他,想要估量他是什么身份,竟然有胆子从自己的手中夺人,可是他穿着的衣服只是市面上随处都可以买到的普通的绸子,腰间的配饰也是很普通的

         一块成色只能说是勉强过得去的合家欢的玉石,心下松了一口气,心里猜测也许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大概只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显示一下自己。

         只是当他缓缓的将视线移向那人,因为扇子缓缓移开而露出的脸,顿时就改变了心中刚刚因为他的衣着而生起的轻视之心,心下一凌,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出现在了心中。

         当人看到自己的同类时,心总会先于理智一步,给自己一个提醒。夏侯诚看到那人虽然眉眼上挑,嘴角带笑,可是眼神中像是远古战场一般,有着掩盖不住的肃杀凌厉之气透出,似乎下一秒钟眼神就能够

         化作利剑,将人刺穿。那种同类身上几乎浓郁的化作实质血腥之气,让夏侯诚神经都开始跳动起来,头皮也有些发麻。

         心中有个声音说道:“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对手”。夏侯诚的眼神也一瞬间凌厉起来,就像是踏上了战场的将军拿起自己的武器一样,凌然不可侵犯的气场在周身弥漫开来。

         两个人眼神对视着,就像是兵刃相接一般,似乎在空气中斗争出了火花。

         还是那人先将眼神移开,顿时那种针尖对上麦芒的危险气场消失于无形,他半垂眼睑,长长的睫毛将眼中的情绪分割的支离破碎,使人看不出来什么,说道:“第一次和太子殿下见面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久仰了。”

         说道久仰的时候还抬起了眼,似笑非笑的看了夏侯诚一下。

         夏侯诚听见他的口中点出了自己的身份,顿时背后一凉,说道:“还不知阁下是谁,既然看了一出好戏,又想要强出头的话,怎么能够像是缩头乌龟一样隐瞒自己的姓名那。”说这话的同时,

         夏侯诚快速的将男子可能有着的身份在心中一一滤过,即使穿着普通,配饰平常,可是就看那男子身上血腥暗黑的气势,只能是长期的待在权力中心的旋涡中才能够磨练的出来,是哪家的世子吗。

         大多世子自己都见过,他绝对不是那些中的,那么自己没有见过的就只有一个汝阳王家据说是因为身体太虚弱常年到头只能卧病在床的嫡子。

         看了一下他身上强大的气场,又默默否定了这个可能。那么到底是谁哪。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仅不惶恐,还嘲讽自己,那么他定然是不惧怕自己,那么是谁哪。脑海中雷光电掣的闪过一个身份,

         隐约记得上次在御书房似乎听到过父皇提起过,不就之后夏国的三皇子就要进京来代表他们的国家和本国进行文化的交流。

         那么他会不会是就是夏国的三皇子那,夏侯诚心下有了猜测,于是继续问道:“我倒是不知道夏国三皇子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偷窥别人,得不怎么能够搬得上台面的爱好了。”那人就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

         不否认也不承认,倒是转移向了另外一个话题:“太子殿下还真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这样的美人是需要温柔以待的,更何况美人都是娇矜的,怎么能够因为得不到就想要毁了人家那。”

         夏侯诚看见躲在他身后的颜竺安,听他说自己是要毁掉她,害怕她会听了他的话也当自己是要毁了她,虽然现在冷静下来,也猛然警觉自己刚刚的行为太不妥当了,急忙解释道:“我没有要毁了她”也不知道是对颜竺安解释还是对着那个男子解释。

         那男子气定神闲的打开了自己手中的文人扇,在身前摇了起来,勾着嘴角似是心情很好的样子,身体微微前倾,表示自己在认真听着,只是对于夏侯诚的话不置一言。

         夏侯诚说完好一会,定了定神,恢复到平时里那种冷静的模样后,用着平日里和别人谈判无往不利,所向披靡的态度说道:“刚刚是我失控了,没有控制好情绪,吓到了你,如果你还生气的话,我就答应你任意的一个条件,换取你的原谅,现在我们该回去了,如果让你的母亲看到你不在又找不到你的踪影,会着急的。

         颜竺安不发一言,夏侯诚继续说道:“我们的事情可以私下解决,但是我希望你明白的事,无论怎样我们总归是一起长大的,我总不会伤害你,总好过一些连姓名都不愿透露出的陌生人,过来,到我身边来,跟我回去。”

         那男子听了这句意有所指的话,表情变都没有变,只当是没有听到。

         颜竺安的整个身子都被男子宽大的身子掩盖住了,只有一小片光洁的额头,和梳的整整齐齐,不见一丝乱发的头顶漏了出来,

         她慌张不见,冷漠的像是有着冰碴子的声音从男子身后响起:“谢太子殿下关心,不过小女子并未生气,就更谈不上让太子殿下赔罪。这种话让别人听到了小女子担不起这个罪名,还望太子殿下慎言。”

         夏侯诚表情顿时就变了,眼神看似深不可测,却有着怒火闪过,说道:“你当着愿意相信一个陌生人,都不愿再信我一次。”

         男子恰到好处的将手中的扇子啪的一声收在手心,打断了两人之间渐渐紧张起来的气氛,向后看了眼颜竺安脊背挺得直直的,额头高抬,眼神却往下看过去面无表情的颜竺安。

         说道:“我看颜姑娘已经累了,怕是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不如我先送着颜姑娘回去,以免她在路上在遇见什么心怀不轨之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太子殿下也不希望她遇险吧,至于我的身份,太子殿下何必着急于一时,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下次见面之时太子殿下自然会知道,那我们两个就先走了,还望太子殿下保重身体,莫要无故气到了。”

         夏侯诚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眼睛像是含着刀锋。压抑着怒火问道:“你要想好再做决定,过来。”

         颜竺安忽略掉夏侯诚的话,有礼的说道:“有劳公子了。”

         夏侯诚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远了,忽的一个转身,一拳打上了身旁的那颗需要两人合抱的百年老树,又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

         利落的转身走掉了,而那棵树竟渐渐地从他拳打的地方裂了一个缝,然后慢慢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像是不堪重负似的,向两边渐渐倒过去

         那个男子将颜竺安送到她所居住的地方后,在门外告辞,说道:“颜小姐,你的住所已经到了,希望你下次小心些,毕竟不是每次都能有人相助的。”

         颜竺安还给他一礼,说道:“谢谢公子出手相助,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公子。”

         男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说道:“姑娘叫我三公子即可,在下还有事,有缘再见。”

         颜竺安也说道:“有缘再见。”就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后,扭头进了厢房里,翠竹正一脸焦急,问道:“小姐你去了哪里,那么久。”颜竺安不欲多说,回到:“只是随便逛逛,不必担心”

         转身进了里间,躺在了碧纱橱中,这才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确认自己已经回来了。

         心下想起夏侯诚便是满心厌烦,就不愿再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是太子,就算是他把自己怎么样了,自己有能够怎么样他那,脑海中闪现出刚刚男子的相貌。

         俊眉修眼,眼中像是藏着无尽的城府,薄唇挺鼻,笑起来才当真算得上是风华绝代,就算是有着第一美男之称的夏侯淳也只能甘拜下风,这种人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可是自己确实没有见过甚至听说过这个人,那他是谁哪,难不成真的是夏侯诚口中所说的夏三皇子,又想起了夏侯诚,颜竺安心中不耐,干脆也就不想那人的来历了,倒头开始闭上眼午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