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白雪公主的后母14
        整整一天,除了进来送饭和询问自己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需求的人,颜竺安没有在看到第二个人,连日的车途劳顿,让她有些筋疲力尽,即使是知道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可还是敌不过来自身体上的疲倦。

         随着夜幕降临,屋内越来越暗的光亮,睡了过去。

         被锁的紧紧地门,传来一声清脆的开门声,一个高大的人影逆着光,出现在门口处。

         地板上映着他越发的显得高大的影子,他轻轻地走进屋里,身后的门随着他的走进,而被轻轻的关了上。

         屋内一片漆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可他却像是能够看得清清楚出似得,准确无误的走到了床边,屋内一时只有他几不可闻的脚步声,和衣摆摩擦在地上悉悉索索的响动声。

         而这些轻微的响动声却没有丝毫打扰到颜竺安的熟睡,她身上盖着薄薄的鸭绒被,睡的依然是无比的香甜。

         塞西尔微微弯下了身子,看向睡得香甜无比的颜竺安,吸血鬼的特性,使他即使是在这种环境下依然是能够看得清颜竺安的每一寸肌肤。

         她单膝跪在床上,一只手臂撑在颜竺安的身侧,另一只手忍不住抚摸着颜竺安的脸庞,低下头渐渐向着颜竺安的连脸庞靠近,长发随着他的动作低垂下来,搭在颜竺安的身旁。

         他吻向预谋已久的双唇,温暖的温度透过双唇传递过来,如奶油般甜蜜的味道,使他的心底里传来一声满足的叹息,,眼见着颜竺安因为呼吸不顺畅,已经开始挣扎着想要醒了过来,像是安抚似得,不断地在她的唇上研磨着,不舍的离开。

         颜竺安终于在这种即将窒息的感觉中渐渐地转醒了,睁开双眼就看见在黑夜中极为显眼的苍白的面孔,和那双像是在闪着光的红色的眼眸。

         颜竺安急忙起身,想要挪开身子到一旁去,塞西尔伸出一只手掌,并没有用什么力气的,却还是使颜竺安的身子动弹不得。

         看着颜竺安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些惊恐的表情,塞西尔有些愉悦地笑出声来,将动弹不得的颜竺安抱在怀中,极其亲密的姿态,蹭了蹭颜竺安的头顶,说道:“阿安看见我好像很吃惊的样子。”

         颜竺安说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现在无缘无故将我捉来,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黑暗中的就算是一点点声响,也会被放大成极其刺耳的存在,颜竺安感受着塞西尔胸膛出震动着发出的低沉的笑声,听见他说道:“阿安说过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可是阿安失信了,所以我要惩罚说话不算数的阿安啊。”

         颜竺安听着他这意味不明的话,简直想要骂娘了,什么鬼的失信,就算是原主也不可能会对着一面镜子做下什么永远不分开的承诺吧,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是摸不清楚情况的颜竺安即使是有些气恼,但还是没有敢表现出来,一丝一毫,说道:“你是谁?”

         塞西尔拿起的动弹不得的颜竺安的一只手,摆弄起来,说道:“阿安是想要从我口中说出什么样子的答案那?明明阿安自己心里面都已经是很清楚了,不是吗?”

         颜竺安咬咬牙,说道:“你如果真的是这个伯爵的话,为什么会成为魔镜,而且还在我身边呆了那么多年。你有何居心”

         塞西尔听着颜竺安说话,还止不住自己的小动作,低下头来,不断地在颜竺安的脖颈处嗅着,嗅的颜竺安寒毛都倒立了起来。

         心中责怪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这可是吸血鬼,而不是那个毫无攻击力的魔镜,自己在他的手中,就像是个蚂蚁一样,死亡简直是太轻易的事情。

         没想到塞西尔却只是嗅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认真的回答到:“我想要做什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我想要阿安啊。”

         颜竺安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拒绝到:“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有脑子的人都会拒绝掉好吗,自己一个*凡胎和一个吸血鬼在一起,那简直是自寻死路好吗。

         可是她这样毫不犹豫的拒绝是塞西尔明显的就不开心了,声音低沉了下来,环绕在她腰侧的手也不自觉地使上了力气,颜竺安觉得自己快要成为一个破布娃娃了。

         塞西尔呼吸重重的喘息了一下,似乎被她这个回答噎住了,好一会才说道:“为什么?”

         颜竺安明显的感觉到他尖锐的牙齿在自己的脖子的动脉一侧厮魔者,就好像是在威胁她如果她的回答使自己不开心,就会一下子咬下去。

         颜竺安急忙放缓了口气,解释道:“我已经嫁过人了,而且我并不是一个寡妇。”言下之意是说自己还是人妇,并不能够答应他的要求。

         却没想到塞西尔听到他这个回答,并不买账,顺着她的下颚缓缓地向上移过去,颜竺安的脸上明显的就感觉到了他的与常人明显不同的冰冷的,不带一点温度的呼吸。

         塞西尔的声音就在他耳边传来,只听他说道:“阿安的回答还真是敷衍,我在阿安的身边呆了那么久,或许阿安你自己都没有我清楚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吧。阿安说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说想要回到皇宫吗?找谁哪?让我来猜一猜怎么样,是你那个尸体都已经凉透了的丈夫,还是那个时时刻刻对你抱着不轨之心的儿子那?”

         说完自己都气了起来,一下要在了颜竺安脸颊上,是颜竺安一下闷哼了出来,又继续说道:“阿安难道忘记为什么会沦落到这里,如果不是为了躲避你那个时时刻刻想着将你怪上床的儿子,你又怎么会这个样子那。”

         他的情绪看起来,明显有些不稳定,颜竺安听着他说着这些话,也不知要怎么接话,只得沉默不语,任由他怎样。

         塞西尔咬完之后,情绪平复了下来,继续说道:“还是说阿安想要去找亚历山大。恩?”

         颜竺安忍不住说道:“你别胡说,为何要扯上别人。”

         塞西尔听颜竺安出口维护他,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不会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吧,阿安还真是让人不放心,到处的招蜂引蝶,那所谓的圣子殿下的手可是比我干净不了多少。”

         说完,排在了颜竺安屁股上一巴掌,那清脆的响声让颜竺安有些目瞪口呆,忍不住炸毛道:“你疯了,你神经病啊。"

         塞西尔竟然也不生气,说道:“对啊,我是疯了,你说疯子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哪。”

         说完报着颜竺安一个转身,将人压在了柔软的床铺上,正是因为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人的感官格外的敏感,颜竺安感觉到他啊瘦长的手指,伸向了自己的背后,将链子缓缓地拉开来。

         那链子被拉开的声音,似乎无限的被放大了,颜竺安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嗓音发颤说道,:“你要做什么,你别乱来,我和你还并不相熟哪。”

         塞西尔将衣衫从颜竺安的肩头剥下来,说道:“东方不是有一个词,叫做日久生情吗,没关系,阿安对我不相熟,日子久了总会相熟的。”

         颜竺安恨死自己现在无法动弹,在他的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的身体了,随着上衣已经被脱到了胸口,颜竺安几乎要哭出来,:“你别碰我,你别碰我,你走开,你个怪物。”

         塞西尔身子一僵,本来只是存着戏弄的心思,这下也真的带上了怒气,冷哼一声说道:“可是你是要和我这样的怪物结婚的,阿安不会真的以为你自己能够逃得掉吧.”

         说完泄愤似得,一口要在颜竺安的胸口之上,如此敏感的地方被这样对待,颜竺安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塞西尔说完之后就起了身来,站在床边,声音渺远的从上方传来,说道:“阿安准备一下吧,明日我们大婚,大婚之日可就不会像这个样子一样轻易地放过阿安了。”

         轻得让人几乎听不到的脚步声响起,随着咔嚓一声的关门声,颜竺安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能够动弹了。

         一下子就软瘫下来,想起了他刚刚所说的大婚,颜竺安心极速的跳着,在意识海之中拼命的呼叫着系统,这个什么鬼的伯爵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资料中从头到尾都没有显示过。

         呼唤了许久,都以为系统不会出现了的时候,系统的声音突然出现了,说道:“宿主有什么事情吗?"

         颜竺安简直要被这不靠谱的系统给打败了,有气无力的吐槽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吸血鬼伯爵,打得我措手不及,可是资料中从来没有提及关于他的一丝一毫。”

         系统说道:“曾经就告诉过宿主,这个世界出现了崩坏的现象,崩坏的原因是远古大能的残魂,而系统也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不容纳,所以才出现了这些漏洞,系统也是刚刚知道想要告诉系统来的,这个世界的残魂分裂成了两个,所以才导致这个世界的崩坏越发的严重的。而现在唯一能够修复的就只有宿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