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abo3
        门刚刚打开了一条缝,还没有看清外面来的是谁,颜竺安就被莽撞闯进来的人逼得后退了一步,那人粗重的喘息声清晰地传入耳朵中,那人嘴中叫着:“医生,你快过来检查一下,这只狗怎么了。”

         颜竺安刚要挪动步子,面前就在走进一人,颜竺安抬头看过去,在触及那人的面孔的时候怔了怔,所谓说曹操曹操到,这随后进门的人正是颜竺安在资料中不断见到的希伯来。

         希伯来眼神只是淡淡的撇过这个看着自己的军医,便收回目光,目不斜视向着病床上走过去,颜竺安也只是怔楞了这么一瞬间,便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

         床上的那只有着浑身通白没有一根杂质的毛发,一看就高贵无比的宠物,定然就是希伯来的宠物狗无疑了。

         自从三千年前人类生活的母星,由于破坏严重,不再满足生存的条件,大多数人随着母星的绝症一起死去,而剩下的一小部分人踏上了飞船,告别了母星急急忙忙的向着宇宙中的另一颗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逼近,因为情况匆忙,人类只记得自己,那里还想得起那些同住于一颗星球,无故受难的动物们。

         母星的情况,有识之士在许久之前就料到了,在一遍一遍的警告过后,终于是死了心,只能够着手寻找新的替代星球,终于在经过了三百年日夜不停歇的探索之后,发现了现在所居住的星球。

         怀着悲凉的心情,手忙脚乱的在这颗星球上安定下来之后,才发现了这颗星球上的异常,这里资源异常丰厚,景色也极为秀美,就像是还未经开化污染的母星一般,可是在寻遍了整颗星球之后,却发现诡异的是整颗星球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不过也就只是惊奇和不解,毕竟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兼顾了,又怎么会想到对自己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的动物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

         他们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虚弱,而自译本领高超的现代医术却连什么原因都无法检测出,经过科研人员研究,才发现是和这颗星球的磁场有关,有生命的物体会随着时间推移生命特征越来越弱,最后死亡。这也是为什么这颗星球的条件如此之好,却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存在的原因。

         经过科研人员不分昼夜的研究,终于找出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基因强化,和人类精力磁场的改变。

         也就是将人类原本的精神力改变成为和这颗星球的精神力磁场相同频率,这样就不会因为磁场排斥而导致本身磁场越来越弱,最后失去生命迹象。

         而这项发现拯救了残留下来的全人类,也随着技术的发展演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可是那些动物就不同了,它们被带来的数量本就少,经过试验能够强化的成功存活下来的就更少了,而且因为精神力的原因,配种也就越发的艰难了。

         所以现在能够养得起一只宠物的都是极为权贵的人家。那这只宠物狗是谁的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希伯来面无表情的微微低着头,给这只因为委屈而不断地呜咽着撒娇的昂斯狗顺着毛,颜竺安在那个焦急闯进来的男子急切的眼神下,靠近这只狗想要查看这只狗是出了什么问题。

         手刚刚碰触到这只昂斯的爪子的时候,就听见那个男子焦急的“哎!!”颜竺安握住这只盎司的爪子,疑惑的抬起头,就看见那男子焦急的表情还未散去,就转为了满脸的错愕。颇有些不伦不类的意味。

         而希伯来虽然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眼神中还未来得及消散的那一抹惊讶也被颜竺安清楚地看到了。

         颜竺安看了看自己握住盎司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打扮,在确定没有一丝异样之后,抬起头不解的问道:“长官,是有什么问题吗。”

         那人强强的压下自己的表情,有些尴尬的说道:“没什么问题,我本来是想提醒你不要碰触这只狗,不过现在看来不用了。”

         颜竺安以为他是觉得自己的手没进行清洁,解释道:“我的手刚刚进行了清洁,并没有什么细菌,如果长官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上医疗手套。”

         那人听她这么说面色带上了一些尴尬,眼神看向了希伯来,在看到希伯来几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解释道:“并不是如此,我只是害怕你被它抓伤,因为这只狗讨厌除了希伯来上校以为所有alphy,对beta更是排斥。不过这家伙对漂亮的omege亲近的很,你倒是第一个没有被它排斥的beta。”

         颜竺安听到omege的时候身子就僵了一下,低下头看向这只昂斯,摸了摸它的小肉爪,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奥~原来是这样啊。”

         那只盎司看着人摸了摸自己的爪子,给了自己回应,更加兴奋了,整个身子缩成一团,向着她的手掌下靠拢过去,虽然并不算小的身子并不能蜷缩在她的手下。一双水汪汪的像是天空一般纯净的蓝色眸子,可怜兮兮的望向颜竺安。明明白白的想要颜竺安的抚摸安慰。

         颜竺安嘴角略微的勾起,微微笑了起来,忍俊不禁的顺了顺它背上的毛发,看它极其满意的半眯着眼睛喉咙中也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没有看到希伯来眼中一闪而过的探究。

         抱着昂斯过来的那个人希伯来的司机,叫做古奇,是看到这样就更惊奇了,说道:“哎呀,倒是第一次见它跟人那么亲近啊,我抱它过来的时候它还把我挠了好几下哪。”

         颜竺安面上表情收敛了说道:“大概是古人所说的缘分吧,那我先看一下它是哪里受了伤吧。”

         说完将跪趴在床上的昂斯翻过身来,让它的肚子朝上,昂斯以为她是要和自己玩闹,见她摸着自己的爪子和肚子,就舒服的躺在那里,任她抚摸着,不过很是知羞得四肢弯曲着,想要挡住自己的重点部位。

         和其他三只腿明显不同的是其中一只腿即使很是用力地想要弯过去,依然是没有什么用的松松的垂在一边。

         颜竺安凑近了它的那只后腿,看了看说道:“左后腿部位脱臼了,在救生舱里面躺下就好了。”昂斯以为她想要看自己的重点部位,在他靠近的时候,还爪子轻轻推拒着,娇羞的嗷嗷叫着。

         听颜竺安说了这句话,古奇立刻就将正躺在床上享受着的昂斯抱起来,向着救生舱的方向走过去。

         不过如他所说的,这只昂斯再被他抱起的那一瞬间,就变了脸,一点都没有之前无害的样子,威胁的盯着古奇,喉咙中发出呼呼的威胁声,似乎下一秒就会咬上去。

         站在原地,从始至终没有一丝表情的希伯来听见它的声音,低沉的声音响起:“尔德!”听见他饱含威胁的声音,那只盎司才放下抬起的爪子,虽然喉咙中还发出着呼噜呼噜的声音,但是也乖乖的任他抱着,进了室内。

         这下整个空间中就只有希伯来和颜竺安了。即使是希伯来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并不说话,可是那种随处都能感觉到的压迫感,还是让颜竺安有些尴尬。

         向着医药柜走过去,装作在找什么的样子,这下整个房间就只有她翻动着瓶瓶罐罐的声音,只想着等着里面的他们出来了,再装作找到东西的样子。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里面还是没有传出一丝动静来,颜竺安正低着头觉得气氛越发的尴尬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你在找什么,要帮忙吗。”

         颜竺安吓了一跳,扭过头去就看到希伯来面无表情,却眼眸专注地盯着自己的脸,手旁的一个瓶子没注意到就碰了下去,急忙装过头去,想要接住掉下的瓶子。

         在她抓住了那只瓶子的同时,希伯来也抓住了她抓住瓶子的手。

         两人大小分明的手在这中衬托下,显得越加的明显,颜竺安心中猛的一跳,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说道:“谢谢上将。”

         希伯来看着她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了手,眼神都没有什么变化,听见他的话,淡淡的回到:“没什么。”话题又回到了原来的问题上:“你刚刚是在找什么,我来帮你找,你来说。”

         颜竺安急忙说:“不用麻烦上将了,我已经找到了,就是这一瓶。”

         正在这时古奇抱着尔德已经出来了,希伯来看过去,说道:“好了”明明应该是疑问的语气,可是语气中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率先向外走过去。

         看着门扉被关上,颜竺安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希伯来在这里,她随时都感觉自己会被发现。

         而走出大门的希伯来,再走了不远后,停下步子来对着身后跟着的和刚刚憨厚模样完全不同的古奇说道:“调出他的资料来,要详详细细的。”

         古奇满脸严肃的应道:“是。”

         说完就对着身侧刚刚一直守在门侧的那个人使了个眼色,看着他将尔德接手过去。便消失了踪影。

         希伯来回头看了一下,紧闭的军医的大门,无意识的将刚刚抓住颜竺安的那只手摩擦着向上举到鼻间。刚刚站在那个军医身后闻到的那种淡淡的却明显的和alphy不同的香味似乎还没有消散。她手上的触感也明显的更偏向于omege那样细腻。

         这也正是颜竺安所担心的,即使有着抑制剂,能够抑制住发情期,可是随身所带着的气味和专属于omege的细腻柔软的皮肤确是无法改变的。

         希伯来皱了下眉头,又往后撇了一眼那扇阻挡住所有视线的金属的大门,抬步继续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