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莫腾
    冯武章面色剧变,望着眼前的黑衣青年,面容普通而又平凡,与五年前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变得成熟了许多,身材挺拔了许多,眉宇间夹杂的淡淡英气怎么也掩饰不住。

     该来的还是回来,冯武章无数次希望莫家的这个大小子能够在战场的厮杀中死去,这样也免去了自己的心头大患,可是天意总是不遂人愿,如今的莫腾似乎要比五年前强了许多。

     可是,莫家的大小子,这五年你在变强,我又怎么会一直原地踏步。

     五年的时间,让冯武章从三魂境初阶一点点攀升到三魂境高阶的瓶颈,俨然坐实了风津镇第一高手的称号,即便是放眼整个牧州,这股实力也是极为不弱了。

     当三魂境顶峰的威压彻底爆发开来,莫贤原本即将倾倒的身子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往后一倒,贴在了一个人温暖的臂弯上。

     青光散发,将冯武章的力道拂开,是如此的轻而易举,仿佛不费吹灰之力一般,莫腾望着臂弯里有些陌生的弟弟,眸光闪烁,流露出一丝罕见的温柔神色,轻轻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腾儿!”老人微微睁开眼睛,伤势有些严重,语气涣散并且无力,一阵风就能吹垮一般。

     莫腾望着老人,魂力外放,如同汩汩暖流,化作青色的晶莹流沙注入老人的体内,紧接着又转过头,望向冯武章,如同看待一个死人一般,其中的冰冷神色不言而喻。

     “呵呵,正好,真是好事成双,今天就把你们莫家残留的两个孽种一网打尽。”冯武章哈哈大笑,到最后面色变得鲜血般通红,眸子死死的盯着莫腾,咬牙说道。

     眼前的莫家孽种,让冯武章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心悸感觉,这种感觉很危险,让他有些如履薄冰,自从莫家破败后,他发誓再也不会让这种感觉出现在自己的心头,可是如今再度出现了,而且还是莫家的人,莫家,十二年前顶在自己头上的庞然大物,如今,这种感觉又出现了,叫冯武章如何不愤怒。

     莫腾没有说话,手中的长刀猛然绽放出一道炽烈的寒芒,往前一扫,身体尾随着这股杀气,如同出水的游龙一般,迅猛的贴近冯武章。

     冯武章避开,瞥见了缩在角落望着这一幕的冯烈,顿时又气又恼,自己花费了大量的家族资源最终却培养出了一个十三岁还卡在凝魂境七段的废物出来,如果现在冯烈步入单魂境,作为父亲的自己,好歹可以在眼前的这个莫家鬼才面前留下一点脸面,可是事实往往比想象的残酷许多。

     “滚开,快去把云殿的高人请过来,请不来你就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这里吧!”冯武章大吼了一声,望着冯烈丝毫不犹豫,转身仓惶逃窜的背影,对这个儿子的不满更深了一分。

     仅仅是分神的刹那,莫腾再度贴了上来,锋利的刀锋骤然上挑,精粹的魂力凝聚在一点,顿时破开了冯武章的防御,狠狠的划过冯武章的肋下。

     鲜血涌动,刹那间冯武章的肋下便是一片血红,突如其来的痛楚,让冯武章愤怒的同时,脑子也变得清醒了许多,眼前的青年已经不是五年前如同落水狗一般被他痛打的少年了,现在的他,说不定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

     想到这里,冯武章内心顿时压抑起来,真是可笑啊!自己三十余几也才修到三魂境高阶,人家十七岁便已经超越了自己的高度,可是这又能怎样,十二年前的滋味,我冯武章受够了,不想再尝试第二次,所以不管怎么样,莫家的两个孽种都必须要死一个都不能放过。

     雄浑的魂力如同煮沸的海水一般漫散开来,冯武章的身体忽然变得滚烫,如同烤红了一般,身体四周散发出炉火般的橘红色光芒,就连莫贤都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

     “九鬼焚天经!”

     轰!宛若是新生命的诞生,一道红色的光圈一点点在冯武章的脚下扩散,裹挟着他整个人缓缓脱离地面,最终一朵莲花绽放,不过却是诡异的血红色,冯武章就连头发都变得血红,裸露的皮肤布满了暗红色的血筋,好像是地狱里挣脱的魔神一般。

     红色的火星如同点点流萤一般四处飞散,莫腾化出一缕光,将莫贤和老人保护了起来。

     望着比刚刚气息增强一倍不止的冯武章,漫不经心的普通面庞终于有了一丝凝重的神色,前者在五年的忐忑不安中选择了安逸,而自己则是经历了无数生和死的考验,一步步倔强的走到现在。

     边荒战场,谁是破晓悍将?唯莫腾将军尔!

     所以,面对敌人,莫腾亦无惧,红色的焰火将整个屋子照得通亮,几乎已经没有一件完整的器物了。

     “九鬼现!”冯武章眼球暴起,好像两个巨大的肉球挂在额头上,极度的可怖,缓缓的说出这三个字,声音极度的沉闷。

     桀桀!地狱恶鬼的笑声骤然响彻,原本灼热的空间仿佛一瞬间降到了冰点以下,红色的火光中渐渐凝聚出一个朦胧的影子,纤瘦,扭曲,紧接着一个,两个,到九个才停了下来,一个个怪叫着扑向莫腾。

     青色的魂焰笼罩全身,然而可恶的红色小鬼却如蛆跗骨一般,怎么甩也甩不掉,一点点渗透进莫腾的魂力中。

     刹那间,好像一把刀子插在了心扉,莫腾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冷意,身子微微一颤,但也只是片刻,双手急速的掠动,仿佛是在凭空镌刻某种神秘的阵纹,又好像是正在演绎一种禁忌的魂功,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身体上涌动出来。

     “天宝舞轮,轮回刹!”莫腾轻轻低诧,眸子变得金黄起来,整个人也变得无比的神圣,仿佛一尊大佛,让人感到心境平和,忍不住想要跪在地上。

     当!古寺钟鸣,如同黄钟大吕一般震慑人心,金黄色的焰火滚落,像是九天的瀑布,顿时震开了莫腾身上的这些邪祟之物。

     仿佛是一颗石子落入水中,荡开一阵阵金色涟漪,隐约中有奇妙的歌声,像是九天的神邸在凡尘间吟唱那远古的颂歌,这一式很不平常。

     经过了短暂的休息,莫贤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将重伤的老人护在自己的身后,有些期待的望着莫腾,目光很纯粹,如同五年前一般,由衷的为哥哥的强大而感到强大。

     “藏力,这是藏力!”与莫贤不同的是,冯武章已经接触修道多年,远远不是莫贤可以比拟的,当这股力量弥散的刹那,冯武章顿时惊骇欲绝起来,紧接着面色如同死灰。

     此时此刻,他终于是明白了莫家的小子,站在这里的勇气到底是什么!这般天赋还真是变态啊!即便是心里再不愿意,冯武章也终于是慢慢接纳了莫腾要强过自己的事实。

     藏力与魂力不同,魂力是人体内最基础的一种力量,而藏力则是十分神秘,大道九重天,九重天上为天士,按照常理说,到了六魂境才能够开启藏区,使用藏力,可是事无绝对,也会有一些极其罕见的天纵之人提前开启了藏区。

     一个开启藏区和一个没有开启藏区的人,这其中的差距无疑是天壤之别,冯武章惨笑,他终于明白了,当年的赶尽杀绝,到底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祸端。

     可是后悔已经没有丝毫的作用了,自身的魂力被更高一级的藏力死死的压制,四周的空间如同泥泞的沼泽,而自己就是出于沼泽中心的猎物,静静的看着猎人靠近自己。

     莫腾的面色很平静,可是越是这样死一般的平静,冯武章便越是感到心慌,身上的红光一点点暗淡下来,整个人的身体也渐渐恢复成正常的样子,面色苍白,很明显刚才消耗了大量的魂力,暂时没有办法恢复起来,曾经的冯家家主,这个时候更像是摆在案板上等待人宰割的鲶鱼。

     “我冯武章今天认栽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把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求求你放过我的儿子!“冯武章咬咬牙开口,低三下四的语气从他的口中说出,顿时仿佛被抽掉半条命一般,面色更加苍白了。

     “你怕了吗?”此刻的心情,从回家前的期待变成了一种由无趣而衍生的无聊情绪,也许是实力上的真正差距,也许是冯武章的软弱样子,莫腾心里再也生不起半点恨意,剩下的全是怜悯,一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怜悯。

     十七岁便是开启了藏区,任何一个明眼人都明白,这个还在成长的男人拥有着怎样的潜力,十二年前的辉煌大家成为一捧黄土,可谁又曾料到,十二年后,黄土中长出的种子,已经有了成长为一个参天大树的可能。

     “我怎么……怎么会怕!”冯武章焦急辩解,眼神中的不安却是欺骗了他。

     “不怕就好,放心,我会留下你的儿子,让他享受着十二年前冯家一般的待遇,永远的在莫家的阴影下苟活,知道吗?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更喜欢斩草除根,不给敌人留丝毫的希望,可是这是为了我的弟弟,你,还有整个风津镇施加在这个孩子,施加在整个莫家身上的侮辱,我莫腾将会一点点讨回来!”莫腾指了指莫贤,平静的笑了笑,笑容比任何一种大笑,冷笑都要让人恐惧。

     “我不是佛,我也不愿成圣,谁若伤我,立地成魔!”莫腾的眼神中闪烁的杀意,一点点发亮。

     咔!

     一记掌刀,电闪一般,冯武章惊恐的头颅滚落很远,瞪大的眼神刚好与自己的废物儿子的眼神对焦,原来自始至终,冯烈都没有找所谓的云殿高人,望着自己亲身父亲的惨死,这个少年只是流露出一抹漠然的神色,其中还夹杂着一种类似于伤感的复杂情绪,不知道是伤心冯武章的死,还是感谢冯武章用自己的死换了他活下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