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一拳
    “你们玩你们的,我喝茶!”牛尉迟说说笑笑,真的打开茶盖又抿了一口茶,完全的把自己置身事外。

     闻言,莫贤顿时一脸黑线,没想到这老爷子平日里看起来温吞大气,到了关键时刻这么不靠谱,看来今天注定不能善了,想罢,浑身的力量逐渐积蓄,做出防御的架势。

     若是牛尉迟老爷子没有点头,自己在牛府内部大动手脚,萧天自然会极为的忌惮,但是牛尉迟既然首肯了,萧天索性准备把刚才对李虎小公子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到莫贤身上,在他看来,一个凝魂境二段的小子,自己这边实力最低的一个人,都比他高了五个段位,就是修炼了体术又如何,难道还能逆了天不成?

     ”老四,替我上去教训这个小子一下,记住不要打骨折了,把他打痛,让他涨涨记性就好,要不然别人会觉得我萧天小肚鸡肠,故意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萧天淡淡的道,显然并不把莫贤放在心上。

     名为老四的汉子,身形壮硕,如同铁塔般的身影再配上狰狞的面目,一般人见到他恐怕还没动手气势上先天就弱了半分。

     在萧天的吩咐下,老四一脚踏出,双拳在空气中微微摩擦,魂力涌动,有一种火元素的感觉,老四的魂根属性是火魂根,在火魂根的加成下,打出的一拳霸烈异常。

     刚刚摆好架势,在他看来,这个黑瘦黑瘦的少年也就一拳的事情,如果不行,那就两拳!可是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莫贤动了,他并不喜欢被动的应付敌人的攻击,喜欢先发制人,右脚在地面上一跺,整个人顿时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瞬间便是冲到了老四的身前,紧接着夹杂着斗牛冲力量的一拳狠狠的打在老四刚刚作出格挡架势的手臂上,这一拳莫贤并没有使用寸劲,只是纯粹力量的爆发一击。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惊愕目光中,老四如同炮弹一般,整个人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一桩木制廊柱上,顿时廊柱也咔嚓一声断裂开来,在地面上滑驰了两三米,整个身体才停了下来。

     莫贤眸光闪烁,望着不省人事的魁梧汉子,对这一拳感到比较满意,并没有丝毫的惊愕,毕竟在井底便已经尝试过自己全力一击的效果,连坚硬的岩石地面都能打陷几十寸,更何况脆弱的人体了,若是到了单魂境,可以使用魂技,有魂力护体,倒是另说,凝魂境七段的汉子怎么也不够看。

     寂静,噤若寒蝉是牛府此时此刻的状态,牛尉迟微笑的点了点头,莫贤的实力他在牛八两的口中有所耳闻,毕竟能够挡下牛八两三指迷玄境一击的怎么会是一般人物,所以在牛尉迟的心中,萧家的这几个臭小子,还未打便是已经输了,年轻人的眼光终究还是短浅了一些,牛家即便是没有了牛八两,也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望着不省人事的老四,萧天的目光中并没有什么感情波动,面色却是变得极寒,这一击打在老四的身上,更像是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个巴掌,没想到看样子平淡无奇的小子,体术竟然这么的恐怖。

     二指囚虎,可抵五牛,少说也有上千斤的力量,这还是前一段时间的状态,现在的莫贤恐怕早就不止一千斤了,而且体术表现的不仅仅是纯粹的力量感,还有爆发力,当身上再也没有棺材的束缚,这几个月的训练成果终于显现了出来,所以才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便是解决掉了魁梧汉子,要不然以魁梧汉子火魂根的霸烈劲道,还需要纠缠一阵子。

     谁上?连凝魂境八段的老四都被一拳打倒了,三个凝魂境七段的随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望着如同废物一般的三个随从,萧天顿时有些莫名的火气,本来带他们几个来还想着帮自己壮壮声威,可是不光没有帮上一点忙,反而把自己的脸面都丢尽了。

     想到这里,挥了挥手,把三个随从打发到一边,对着莫贤平静的说道:“我来!不过如果我赢了,有一个条件,我要你把李虎那小子交给我处置一顿,这孩子这么小就不会说话,说明缺乏教养,以后会丢牛家的脸面,所以我替牛家主还有牛爷爷,斗胆管教管教,让那孩子涨涨记性,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话不能乱讲!”

     莫贤并没有急着回答,偏过头望了一眼牛尉迟,只见老爷子一副你们打你们的,关我什么事的无辜表情,还真是准备把自己置身事外了。

     莫贤无奈的笑了笑,反问道:“若是你输了呢?”

     我输了?萧天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自己已经站在了凝魂境九段的瓶颈,离单魂境并不遥远,体内的魂力远不是莫贤可以比拟的,虽然身体素质方面可能会比莫贤弱上几分,但是在巨大魂力的加持下,也不会弱多少,再者说,自己的魂根属性为风魂根,天生的极度敏捷,速度极快,莫贤的攻击能够打到自己身上的概率并不高,所以,萧天笑了笑,自信的道:“我输了,任你处置!”

     “怎么个处置法?你若是个女的,还可以好好处置处置,把你打一顿?我还嫌累,冤有头债有主,实话说吧,你要找的人就是李虎那孩子,所以冤有头债有主,我这个做师傅的得给徒弟涨涨脸面,若是你输了,就跪在李虎面前,恭敬的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如何!”莫贤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戏虐道。

     “你!”萧天的面色顿时有些涨红,这姓莫的摆明了就是在羞辱自己,若是自己不敢应战,落了个不战而逃的名声,自己在整个伏虎城都抬不起头来,若是自己应战了,虽说赢的几率很大,但是万一输了,下场更加的凄惨。

     到时候,自己花了十四年时间积累的自信和骄傲,都会在顷刻间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战还是不战?萧天很犹豫。

     “这样吧,公平一点,我若是输了,不光李虎任你处置,我也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你磕三个响头,叫你三声爷爷,算是师傅代替徒儿赔个不是,如何?”

     话说到这里,萧天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缓缓说道:“有何不敢!要战便战!“

     “好!大家看好了,我和萧家的萧天公子刚才立下了赌约,大家想必都听到了,请帮我们作证,老天爷也看在眼里,若是谁反悔了,就让他以后生孩子没****莫贤忽然绕着场子走了一圈,对着围观的萧家三人和牛家众人大喊道。

     众人忍俊不禁,就是这番从容的气度,这姓莫的小子就要比萧家小子强上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