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这就“见父母”了?
    且说胡唯方规整自己的小屋只有三五分钟,院门口就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来啦来啦!”胡唯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大门口,拉开了那个历史感十分厚重的木门。

     “唯方哥哥,我现在方便进去么?”

     “方便,当然方便啦!我妈六点半才下班,到家一般都七点半之后了,我老爹……他忙着拉网约车赚钱,一般十点之后见不到他人。”

     “好,我就怕叔叔阿姨在家的话,给他们添麻烦。棉棉呢?”

     “在我屋里歇着呢,我家这院子,是我爷爷奶奶留下来的。因为有其他姑妈分遗产,所以其实并不完全只属于我爸,不过南屋和东屋的自建房算是我家的,而且几个姑妈都嫁到外地去了,北屋和后院都空着,也没外人。”

     “咦,唯方哥哥,你家原理还有树啊,还不止一棵?”

     “是啊,院子里一直有树,而且是三棵,一个香椿,一个枣树,还有一个小石榴树在后院那边呢。”

     胡唯方还想给希娜继续介绍自己家所在的这个多树小院,才发现后者已经被冲出东屋的棉棉所吸引,和兔子打成一片去了。

     人类果然还是没有萌宠来得有魅力。

     “棉棉,好久不见,想我没有?”

     兔子棉棉咕囔着自己的三瓣嘴,好像在说“有想你”“有想你”!

     只有胡唯方作为可以接收到它脑电波传音的主人,听到了它的心声:“这女人啊,还真是粘人。明明昨天才见过就说好久不见,虽然我也挺喜欢她。对了,你刚刚说她好像味觉有点儿异常,一会儿咱俩配合你让我按她太阳穴一下哈。”

     “好。”

     “唯方哥哥,你说什么好?”

     “这个……好像……好像没看到酸辣肉啊,希娜你把锅放在哪儿了?”

     “啊,我忘了,还在车上放着呢!我就锁了车就过来啦,我现在去拿!”

     “算了你等着吧,我去干这跑腿儿的活儿吧。”说完,胡唯方就火速朝门外奔去,倒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积极性,而是棉棉已经开始急切的传音了,“你啊,赶紧去取回来,先不说希娜要靠这个酱料赚钱养家,我晚上也得吃了这种高级料理才能恢复能量,才能帮你继续制作胡萝卜钥匙啊!”

     胡唯方是真的无忧无虑没心没肺么?当然不是。特别是从几个月前老爸被骗失去了全家的积蓄之后,他内心深处一直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阴霾。

     他总觉得,自己现在的本事太小了,自己对世界的影响力太小了,虽然没有连累家里,但是无法帮爸妈分忧才是他最大的怨念和遗憾。

     所以,棉棉一上来说能让他走上厨神之路后,他就已经心动了。可是,一天过去了,自己这条厨神之路又走了多少呢?

     在厨师工会做御三家契约,没吃完代表小麦娘的馒头,能不能契约成功还犹未可知;棉棉这个不靠谱的家伙非要找什么隐藏食材娘,结果挖到一个生土豆,自己也是咬了一口,不知道最后到底怎么结算的;在食谱方面,自己目前美食记忆度100%的就只有爸妈的一些家常小炒,唯一算得上优势的只有姥姥的地级西红柿炒鸡蛋。

     可是,西红柿炒鸡蛋,需要契约西红柿娘,还需要用食客吃过自己制作的美食之后获得的满足值来进行悬赏任务,让食材猎人帮自己搞到鸡蛋。

     虽然说很可能马上也能学到茹姨的拿手菜“天水臊子面”,但是,这里面需要的食材娘和调味料就更多了,一时半会儿根本做不了。

     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胡唯方心里也急啊。特别是今天一天,见识了茹姨的奔驰车和豪华公寓,感受到了希娜对自己隐隐约约地好感,让他对自己的进展速度更加觉得不满足。

     可一定不要被别人拿走啊!

     这可是未来一段时间很关键的推进器!

     自己家是在一个死胡同里面,应该没问题的吧!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祈祷,酸辣肉臊子的锅果然还在,而且密封的完好,里面的酱料也是满满当当。

     可是,就在胡唯方心满意足地抱着高压锅往回走的时候,身后竟然传来了老妈的喊声:

     “儿子,你干啥呢,怀里抱着个啥玩意儿啊!”

     听到母上大人的声音,胡唯方差点一个趔趄把锅给甩出去。

     老妈怎么回来了?

     而且怎么能这么早?

     这不科学啊,比往常早了一个小时啊!

     这连打卡的时间都没到呢吧,怎么就到家了!

     他刚刚第一反应是坏菜了,林希娜这个校花级的美少女还在自己家里逗兔子呢,但是紧接着他就觉得脑袋变得无敌大:

     ——自己手里这一锅酸辣肉怎么解释?

     这可是老妈在单位里最看不上眼的李佩茹,骚狐狸李佩茹做的啊!

     实话实说肯定是不行了,胡唯方灵机一动,决定把两个矛盾化解成一个矛盾!

     那就是金屋藏娇,哦不,是破屋藏娇这事儿肯定遮不住了,那么就大方承认结识了希娜,肉酱也是希娜自己做的,因为她摆摊地点离自己家特别近,所以想在咱家借冰箱一用,以后省的路上时间太长肉酱都坏了。

     我怎么这么聪明啊,真是机智如我!

     “咳咳,妈,是这样的,我一个同学今天来找我玩,这个是她做的肉酱。”

     “同学来咱家玩就玩吧,还带肉酱干啥?”

     “额,这个事儿说来话长,她家里情况不太好,暑假正勤工俭学自己开小摊儿呢,正好摊位离咱家近,就说想以后借一下冰箱用用,这个一周的肉酱就存在咱家冰箱里,每天卖的时候过来取一份就行了。”

     “哦,这样子啊,你班上同学,跟你熟悉的就没几个,谁家情况这么不好啊还得勤工俭学?我一上来还以为是胖子李奥找你来玩了呢。”

     “不是李奥,是……是……”

     “你这支支吾吾的,别跟我说你能给我招个大美女回家。”方雅对自己的儿子太熟悉了,虽然看起来是个颇有几分帅气的阳光少年,但是一来没有绝对身高和碾压级颜值,二来性格害羞不善言辞,跟女生说话就紧张,带女孩儿回家里是根本不可能的。

     “妈,您真是英明神武,还真是个大美女!”

     这会轮到方雅脚下一软,忘了马路牙子的高度,脚腕直接崴了一下。

     “老婆,你怎么回事儿,脚扭着了?”远处传来老爸的声音,让胡唯方更是感觉一个激灵。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老爸这么早也回家了?

     看到儿子诧异的眼神,方雅解释道:

     “有啥好奇的,今天你爸累了不想拉活儿了,就提前去我单位接我下班的,所以才到家早啊。”

     “但是,您这下班时间刚过五分钟,从东三环到这儿只需要五分钟?我爸车技是好,也不是秋名山车神啊。”

     “我把员工卡留给你小周阿姨了,她帮我刷卡下班。”看到老公走了过来,方雅嘴角挂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老胡,我这脚没扭到多严重,但是脑筋儿可是扭到转不过来啦!”

     “咋了?”

     “咱家儿子这次长进了,你猜他刚刚跟我说啥?”

     “啥?”这下连一贯淡定的老胡都有点儿好奇了。

     “他说他带了个大美女同学回家,怀里抱着一大锅肉酱是那个妹子做的,你信么?”

     “这小子还能带美女回家,谁信啊?等等,你说啥,你个小崽子带了个美女回家?真的?”

     胡唯方面对着二老的逼问,无奈地点了点头:“真的,而且是超级大美女那种级别的。”

     “你这小子别的没学会,跟你爸一样学会吹牛了是吧?还超级大美女,能多美?能比你们爷俩爱看那个《一日美食家》的主持人孙婧那么漂亮么?”方雅显然完全不信。

     “我觉得档次可能差不多,但是风格不一样,这个是大长腿韩版美女,孙婧是萝莉风格的小家碧玉。”

     胡唯方的老爹胡宇左手捏了捏右手,有点儿疼,没在做梦啊。那是儿子烧糊涂了?要说他儿子带个女同学回家,胡宇还是有点儿信的,毕竟马上成年的高三小伙子了,血气方刚,喜欢上女同学啥的情有可原,成绩没影响就行,但是,说是跟最近红遍大江南北的美女节目主持人等量齐观,打死他也不信。

     “唯方哥哥,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啊,难道肉酱丢了么?”

     话音刚落,我们清丽地大长腿妹子林希娜就映入了唯方哥哥父母的眼帘,俏脸、雪肤、条顺、大长腿,装束和气质极致清纯。

     老妈站在平地上好像又崴了一下脚,哎哟轻呼一声。

     老爸手里拿着的喝水杯子啪嗒一下掉在地上,也不知道摔裂了没有。

     不得不说,林希娜这堪称惊艳又突然的亮相,虽然让胡唯方觉得有一种干坏事被爸妈戳破的尴尬,但同时,也带着那么几分“算了让你们知道也好”的解脱,更多了几分难以名状的,洋洋得意。

     怎么样,让你们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