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大狐狸精培养小狐狸精
    得知了两姐妹的悲惨遭遇,胡唯方更是心生怜惜。考虑到姐妹俩目前生活得太苦,他现在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如何能更快赚钱上了。

     本来以为自己有了食材娘可以物化美食,不需要再麻烦茹姨制作酸辣肉臊子,但是谁想到土豆娘等级太低,每日能够拿出来买的炸薯条着实可怜,所以还是要辅以酸辣肉酱配烤冷面这种“人间”存在的美食。

     其实,这也是胡唯方刚刚和棉棉聊天之后,想到的一个新问题——目前自己对于茹姨的酸辣肉臊子的美食记忆度,只有可怜的个位数,可能要再继续吃个十几顿天水臊子面,才能真正达到100%味觉记忆完成,而后才能传递给食材娘。

     更巧合的是,自己的小麦娘本来就是提供主食的,按照棉棉的猜测,小麦娘以后很可能会解锁面条类的主食菜谱,这个时候如果掌握了天水臊子面的做法,只要用满足点发布肉娘任务,获取到需要的五花肉就可以了。有了这一道能完整解决一顿饭的菜式,自己才算是真正可以称得上是入门厨师了。不然,单独的炸薯条不能顶一顿饭,单独的馒头夹蛋也很难称得上是一顿饭,真要有点儿什么事儿,很难拿得出手。

     经历过昨天的风波一闹,胡唯方也是行动力大增,要是搁过去,他肯定得思前想后好久才采取行动,但是此刻却是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茹姨的号码。

     “乖外甥,怎么想起给茹姨我打电话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又要求我了?”那边的声音传来,酥酥麻麻,听得胡唯方虎躯一震,边上不远处的希娜都微微蹙起了秀眉——这个李佩茹虽然在自己男朋友面前以姨妈的身份自居,似乎是形成了隔阂,但是此女天生媚骨和风韵,着实很容易让人招架不住啊。

     希娜倒不是担心茹姨会看上胡唯方这个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可是,对于自己的唯方哥哥对女色的抵抗力,希娜是毫无信心。换句话说,对于他好色程度,希娜非常有信心。

     “茹姨,我没事儿就不能给您打电话么?您这么漂亮,我就不能没事儿想想您,给你打个电话联络联络感情?”胡唯方心说对面这骚狐狸不仅风骚,脑子也想狐狸一样精明,如果不是为了赚钱和偷师学艺,自己可能还真的就和希娜两个人你侬我侬,想不起给堪称女神级办公室女郎的茹姨打电话了。但是这小子也是学精了,就算是求人,也懂得阿谀奉承了。

     “你这话说的不诚恳,我觉得你还是有事儿找我,你说我猜的对不对?”也许是被各种男人溜须拍马惯了,李佩茹已经可以准确识别出真情与假意,所以目前还可以算是情场菜鸟、社交白痴的胡唯方自然是头阵就败了下来。

     “算了,说不过您,茹姨我这次真是有事儿找您,但是未来我会改正这个不良习惯的。但是我夸您漂亮是很诚恳的啊,我撒谎了么?没有吧,你看希娜在我边上也频频点头呢。”胡唯方也是突然会厚起脸皮来了,希娜明明只是在逗着棉棉,却被说成了认同他刚刚的说法。

     “你这还算是说得人话,不过,希娜在你旁边呢?你把电话给她,我和她聊两句。”

     “这……”胡唯方突然察觉到一丝空气中的火药味,通过电波从十几公里外的高档写字楼传到了胡同里的小院中。

     “这什么这,你和希娜凑成一对儿了,我还不能嘱咐人家小姑娘几句?”

     “茹姨,您怎么知道我俩在一块儿了?”胡唯方脸上大写的问号,心说我也没告诉您啊?

     “你茹姨我啊,看人准得很,不然怎么能当上市场部总经理的岗位?”对面传来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似乎是茹姨走动了几步,“你和那个小丫头片子,我一看就有问题,郎有情妾有意的,早晚要走到一块儿去。我虽然不知道为啥发展的这么快,但是你们最近这两天肯定经历了什么比较重大的变故,然后让你们更加珍惜彼此,很快就走到一起了。所以,你刚刚说她在你边上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俩肯定确立情侣关系了。”

     “茹姨,您是会易经八卦还是紫微斗数?咋能猜的这么准?不瞒您说,我这次确实是因为她的事儿,哦不,现在是我俩的练摊小车事业来麻烦您了,之前的酸辣肉酱拌烤冷面一经推出,就大受好评,这才两天多的时间就卖了个精光,”胡唯方可不敢说是都喂给兔子棉棉让它恢复能量去了,“但是我俩又不会做,只能求您帮忙啦。”

     “行,这都小事儿,我今天晚上下班回去就帮你们再炖一大锅,应该还能再让你们卖个两三天没问题。”

     “那太谢谢茹姨了,用不用我帮您抬两大桶醋去您家?”

     “得了,你刚和希娜在一块儿,还是多陪陪她吧,另外让你把电话给她你咋不听呢?我也是好好安慰她几句,她一看也是一张白纸没谈过恋爱的主儿,你俩凑一块儿,难免有小磨小擦,我帮你先铺垫一下,省你好多事儿。”

     胡唯方一听这话头,看来是真的是要帮自己的,赶忙把电话递给了希娜:“茹姨的电话,她说要和你聊聊。”

     希娜倒是很乖巧的接过电话,但是没说两句就拿着手机走到院子角落里叽里呱啦聊个不停了,胡唯方算是彻底听不见对方说的是啥了。

     他心里有点儿忐忑,生怕茹姨说错什么话,把自己和希娜拆散了。最后干脆思绪变得更光棍了,要是茹姨真把希娜和自己气分手了,自己肯定就得找上门去让她赔自己一个女朋友,不知道她会怎么做呢?会不会把自己赔给我?

     正胡思乱想,希娜和茹姨的电话已经打完了,而且一看电话已经挂断,彻底绝了胡唯方找茹姨打探聊天内容的念想。希娜把手机递给胡唯方,默默地说道:“茹姨说明天让咱俩一起去取酸辣肉臊子,她多做点儿,估计一个人抬不动。”

     “那瘦弱的你就能抬动了?”

     “不要小看我好不好,虽然棉棉的检测结果显示我和妹妹的身体隐患很大,但是现在我不也健健康康的么?”

     “好好好,不聊这个问题了,你和茹姨刚刚聊得啥?”

     “没聊啥啊,她就祝福了我一下,说你是个不错的好男孩什么的。”

     “真的就说了这么多?”

     “真的啊,对了,唯方哥哥,你有喜欢的女明星么?”

     “女明星啊?好像还真没有特别喜欢的呢,主持人算么?”

     “当然也算啊,公众人物嘛。”

     “那我特别喜欢孙婧。”

     “孙婧是谁?哪个节目的主持人?”

     “你没看过红遍大江南北的《一日美食家》啊?这个节目厉害之处就是在晚饭时间吸引了各种中年大叔的注意力,然后在网络渠道上播放量更好,各种小男生也被秒杀的精光,都是拜孙婧的个人魅力所赐。”

     “哦,我家没电视也没电脑,没看过呢……”希娜撩了自己的刘海一下,“其实刚刚茹姨主要跟我讲,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小脑袋控制大脑袋,管是管不住的。”

     “她怎么给你讲这些东西,你还是个孩子啊?”

     “咱俩应该是同年生的,我二月,你几月?说我是孩子,你不也是么?”

     “哈哈,我一月,比你大!”

     “那也大不了几天,”希娜理了理被打断的思路继续说道,“茹姨说,针对男人的欲望,只能疏通,不能堵截,而且有些人你想堵也堵不住,比如你男人如果有机会搞上自己喜欢的女明星,他能忍住不扑上去?刚刚一提到孙婧你就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哼,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开心,你坏坏!”

     “老婆老婆我错了,你是你,孙婧是孙婧。你是我的人生伴侣,疼惜的小宝贝,她只是个偶像,大众情人而已,怎么和你比?要我说,你这身高、皮肤,都比孙婧好太多,她只是风格上走得娇小萝莉路线,和你各擅胜场……不不不,你的韩版大蜜范儿明显更胜一筹!更胜一筹!”

     胡唯方一边不迭地安抚着小女友,一边心里暗暗叫苦:

     这趋势不太对啊,如果让希娜再和茹姨这个大狐狸精学上几次,岂不是也要从纯洁的傻白甜变成另一只小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