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可是还没到他肆意妄为的时候,他张开嘴,像是溺在水里的人在求严柏宗救他。

         “回到你的房间去。”

         他松开了手,垂下头来。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分不清自己是在走别人的路,还是在做自己。

         他回到房间,严松伟已经洗澡出来了:“诶,你刚才干嘛去了?”

         “出去打了个电话,”他低着头说。

         “发生什么事了么?”

         祁良秦摇头,说:“我去洗澡了。”

         他进了浴室,脱光了衣服,身体在热水里舒展,他仰起头,热水浇灌着他的脸,暖透了他的四肢百骸。

         酒意褪去,他才感受到了羞耻心。他抹了一把脸,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严松伟已经躺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到大爷这来。”

         祁良秦笑了笑,爬上床,在旁边躺了下来,吁了一口气,说:“我今天喝多了,好像说错了话,惹恼了大哥。”

         “你说了什么?”

         祁良秦扭头看向严松伟:“不记得了,当时有点晕,我也不确定大哥是不是生气了。”

         严松伟就笑了:“那肯定是你想多了,大哥这人脾气好的很,极少生气,他要真生气,那可不得了,天下都要大乱了。看他现在没来踹我们的房门,就知道他没生气。”

         祁良秦说这些话,只是为了明日的骑马做准备。听了严松伟这些话,他闭上了眼睛,说:“太累了,关灯睡觉吧。”

         “明天教你骑马,”严松伟一边关灯一边说:“既然来了,不上去骑骑实在遗憾。我教你,就当玩了。”

         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祁良秦睁开了眼睛,翻过身,看向窗口飘进来的月光。

         这是月初,月亮很小,弯弯的一道。

         “良秦,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就觉得有点对不住你,虽然咱们是说好的,各取所需,但是我每次和青青在一块,看着你孤零零一个,心里就有些别扭,不如你也找一个,咱们各玩各的,岂不是更好?”

         祁良秦轻笑出声:“你没有对不住我,你给我钱了啊。”

         “你就没有喜欢的人么?”

         “没有。”

         “那你有喜欢的类型么,我给你介绍,我还认识挺多同志的。”

         祁良秦就翻过身来,面朝上躺着:“我喜欢的类型……高的,帅的……也不用太帅,中间以上的就行……也不用很有钱,不用我养活就行……我不是不愿意养,就是觉得男人该有自己的事业……其实也不用很高,比我高就行,高一毫米也可以……不要太老,也不要太年轻。”

         严松伟笑了,说:“你这条件,挺宽的啊,那不是大街上随便找一个就能满足你的条件?”

         “是不是,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条件不高?”祁良秦轻笑出声:“可是有些心愿,看着很容易,就是实现不了……就很奇怪,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的要求不高啊,怎么就找不到属于我的那一个。有些不如我的,却都比我幸福。”

         “我帮你看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帮你介绍一个。”

         “唉,”祁良秦突然叹息了一声,那叹息发自肺腑,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凄凉:“其实……我很早之前就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跟我爱的人一块……”他笑出声,带着一点自嘲:“高中的时候就莫名其妙有这个想法,那时候可能比较矫情,有种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后来年纪渐渐大了,这想法越来越真实,竟然要变成事实,心里头也着急,但是没办法,然后很难过地发现,自己竟然在真实地,理智地接受这件事。”

         “说的好像你已经是个老男人。”

         “是吧,你也觉得如果是个老男人,就会很可悲吧。幸好我不是,哈哈哈哈。”他笑了两声,闭上了眼睛:“所以我不能变成那样的老男人,我要趁着年轻不管不顾地疯一把。”

         第二日天气晴朗,比周六还要好的天气。严松伟给他找了一套骑马服:“下次给你定做一个,这次你先穿这个。”

         一整套的马靴、马裤、恰卜斯和马术手套他都穿戴上了,严松伟还给他拍了照:“帅,你身材真不错。”

         祁良秦看了一眼照片,几乎认不出自己,他的长相其实有些偏向于纤细,穿了骑马服之后,竟多了几分英气。严松伟的哥们打趣说:“找了个好媳妇啊,真养眼。”

         “那是,我从小就是颜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他说着就翻身上马,伸手拉祁良秦:“来吧,手把手教你。”

         但是祁良秦并没有伸手,反而看向旁边的严柏宗:“我觉得你骑的不如大哥稳妥,跟你骑,我害怕。”

         这倒是实话,严松伟确实不如严柏宗稳重。旁边的人笑着说:“良秦,你真有眼光,松伟的骑术都是他哥教的。松伟,你把良秦交给你哥吧,正好你腾出手来,跟我比试比试。上次跟你打赌,把赵均签名的头盔输给了你,我说什么得赢回来。”

         不等严松伟说话,祁良秦就已经走到了严柏宗身边:“大哥。”

         严柏宗盯着他看,面无表情。祁良秦却是笑着,回头对严松伟说:“你去跟王哥比吧,好好骑,别输了。”

         “我输给他,怎么可能?”严松伟已经跃跃欲试,祁良秦到底不是他的爱人,是不是手把手教,他倒也不在意。他大哥确实比他稳妥有耐心。

         “那你跟大哥好好学,小心点,注意安全。”

         祁良秦点头,严松伟已经骑着马朝前奔去。他后退了一步,却听身后严柏宗说:“骑马?”

         祁良秦面色有点红,点点头:“我是真心要学骑马,请大哥好好教我。”

         大庭广众之下,严柏宗不会拒绝他,他只是看了看他,淡淡地说:“上来。”

         祁良秦憋足气爬了上去,马有些晃动,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触摸到真实的马,他有些害怕,但是强忍住了恐惧,坐到了马背上。

         “踩着马镫。”严柏宗说。

         他刚把脚踩进去,严柏宗便已经翻身上马,动作利索帅气,坐在了他身后。

         “大哥先带我跑一圈感受一下吧。”祁良秦抿着嘴唇,目视前方。

         严柏宗没说话,马却已经跑了起来,祁良秦身体一晃,就靠到了严柏宗的怀里,骏马离开了人群,严柏宗在他身后突然开口,说:“祁良秦,你真叫我失望。你心里想的什么,以为我不知道。”

         祁良秦面红耳赤,他紧紧抓着缰绳,说:“我……我只是要学骑马。”

         马背上远比他想的要颠簸,严柏宗似乎有些怒气,马跑的特别快,每一步弹跳而都跳的远而高。祁良秦心中渐渐被恐惧占据,他说:“太快了。”

         他似乎听见严柏宗口中发出一声嘲讽的抽气声,马越跑越快,冲向了一个连跳障碍,祁良秦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全身热血上涌,一把抓住了严柏宗的一条胳膊,他抽了一口气,马便凌空而起,跳跃了第一个障碍,又迅速弹跳起来,要跳第二个障碍。但是这马平时都是驮一个人,如今两个人坐在上面,不知道是失误还是力气不够,后蹄竟然撞在了栏杆上,身形一个趔趄,就朝下倒去。

         尽管这情形祁良秦早知道会发生,还是吓得面色惨白,严柏宗显然也惊到了,在倒下的那一瞬间搂住了他。

         他几乎不假思索就抱紧了严柏宗,他不是出于完成任务的心态,他只是出于本能。但是他被严柏宗紧紧一搂,意识就混沌下来了,他分不清自己是在执行任务,还是出于个人私欲,他们滚落到地上,差一点被马踩到了一条腿,他凑到了严柏宗的脖颈上,嘴唇和鼻子贴紧了他的皮肤。他们接连滚了三四圈才停了下来。

         严柏宗身上的味道极大地迷惑了他,叫他浑身热血沸腾。这世上最撩人□□的不是*,也不是粗俗的情话,不是任何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是味道。

         味道,每个人都不一样的细微的气味。它带着一个人鲜明的印记,会因为爱的作用充斥荷尔蒙,它迷人心智,害人上瘾,叫人意乱情迷,心痒难耐。他紧紧靠着严柏宗的脸颊,伸手就往他身下摸了一把。

         他的掌心满满的,竟包不住,他脸上滚烫地想,竟然都是真的,他的手都在抖。

         严柏宗陡然变了脸色,大手掐住他的臀,脸色通红,眼神却是恶狠狠的,盯着粗声问:“你是不是很想我搞你?!”

         祁良秦说不出话来,他只是看着严柏宗,严柏宗忽然伸出手,大拇指摁住了他的唇角,然后擦过去,那指腹是粗糙的,细微电流从他唇面划过,带给他叫他颤栗的喜悦。

         ------------------------------

         明日入v,三章合一。鉴于本文就是个事无巨细的文,也写一个史上最长的入v公告。

         关于看文:

         手头宽裕的亲可以选择网页自动订阅,作者分成多,也容易冲榜什么的。

         手头不宽裕的小天使可以选择app或者wap,好像是会便宜一点,是自动订阅还是选择订阅随选。

         有耐心的请追文,写文是个孤独的过程,追文的越多,作者写起来其实越有动力,期待你们的评论和互动。

         空余时间少没有耐心追的亲,可以选择养肥再看。

         看盗版的亲看完如果很喜欢这篇文记得来支持一下,作者写文不容易,全职作者更需要大家支持正版。

         如果很遗憾不喜欢本文的,请轻喷,可绕路,谢谢大家。

         对作者感兴趣的亲可以加一下微博,偶尔会有和小说有关的小段子小福利,看看作者小矫情或发神经。

         关于后文内容:

         大概会上演的戏份有:《热金莲撕破嘴脸誓要天雷勾地火,冷柏宗捏紧衣角断断不肯动真情》、《小妖精幡然悔悟要做精分小白莲,严大公子惊觉自己成了西门庆》以及小剧场,诸如《官人,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娘子,你还说你不是潘金莲》、《教你如何屯狗粮》、《新婚记》、《严老二的婚事》等等。

         大概就像一棵桃树的自然生长过程,施肥灌溉培土,抽芽开花结果,无公害无污染,拒绝催熟,最后天然果香,吃起来“蜜桃满汁”。

         日更,每日大概可以保持四到五千以上,是否更多估计要看具体订阅量,追文的多才有动力码更多,窘,所以希望大家多追文花团锦簇走起来。

         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