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201702
        严柏宗和祁良秦的事,知道的人不多。自家人都还好说,老太太却一直担心那个刘彤。

         也不知道她跟几个人说过,万一传出去,这事就不好办了。

         所以老太太决定登门拜访,探探口风,顺便拜托一下。于是她就带着严媛去了刘阿姨家。

         因为尴尬,刘阿姨已经很久没和老太太联系了。老太太询问起刘彤,说:“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事先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不是故意哄骗你们家姑娘。”

         “刘彤是个明事理的姑娘,”刘阿姨讪讪地说:“我一直跟她说,肯定是误会了。她后来也跟我说后悔,她当时太震惊了,又年轻,沉不住气,所以当下提包就走了,她说起来也是后悔,觉得给你们家添了麻烦。”

         “我真是喜欢这姑娘,只是……”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是我们家老大没这个福气。”

         刘阿姨讪讪地问:“你们家老二的事我也听说了,那个祁良秦,还好跟你们家老二是假结婚。”

         “假的假的,我们家老二花名在外,追过的姑娘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竟然信了他的话。”老太太慌忙撇清:“那个祁良秦,跟我们家老二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是我们家老二荒唐,干出这种事来。”

         “年轻人都这个样子,你也别太烦心了,”刘阿姨小心翼翼地试探说:“我看那个祁良秦,也还好,跟你们家老大,也算相衬。”

         老太太一听,立即皱起眉头说:“你可别说这样的话,我听了都觉得臊的慌。我们家老大是最让人省心的人,和他搞得不清不楚的,还不是他到了我们家,心生贪念,见老二直的不行,所以转念去勾搭老大。老大那么正经老实的人,一时着了他的道,如今早回头了。”

         刘阿姨赶紧点头称是,这种糟心事,她懂老太太的心情。

         “以后若有好姑娘,你们该介绍就还给我们介绍,我们家两个单身汉呢。”老太太略有些窘迫,但装的坦坦荡荡,腰也坐的直:“不过这事说起来总是不好听,就怕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瞎编排,所以这事还请你多嘱咐刘彤几句,可别往外头说。”

         “你放心,她又不是本地的人,就是跟人说也传不到咱们这边来。而且我也嘱咐她了,她知道轻重。”

         老太太和严媛从刘阿姨家出来,严媛问说:“妈,你刚才话说的,是不是太满了?”

         老太太扭头看她,严媛说:“我大哥跟祁良秦真的分了么。我看也未必。你说的这么满,万一将来祁良秦再进了我们家的门……”

         “你怎么净说丧气话,”老太太说:“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严媛觉得老太太有些掩耳盗铃讳疾忌医:“我觉得大哥像是个长情的人……”

         老太太坐在座椅上,沉着脸看向窗外。树叶已经开始黄了,可能一场大霜就会全都落下来。她扭过头对严媛说:“跟你大哥二哥说,这周末我决定在家里办个晚宴,就说给你二哥补办生日,认识的人都请过来。”

         严媛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想起给二哥过生日了。他一个年轻人,办什么生日宴。”

         “你只管照做就是了。你把我送到东华大学去,我有话要跟祁良秦说。”

         严媛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祁良秦正在上课。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到是是严媛的电话,不敢不接,猫着腰从后门跑了出去,一直跑到楼梯口,电话却已经不震动了。

         他赶紧给严媛拨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严媛说:“你在哪,我跟我妈来了,要见你,你方便出来么?”

         祁良秦愣了一下,心跳加速:“你们在哪?”

         老太太的车子就停在学校东大门外头一条僻静的街上,正好他们上课的地方就在东大门附近。他一路小跑,想到要见老太太,就心生畏惧。

         他如今要说最怕的人,非老太太莫属了。他远远地就看见了老太太在路边站着,赶紧跑了过去。

         他气喘吁吁地站定,朝老太太半鞠躬低头致意。

         王泽开着车子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祁良秦在往外跑。他车子跟着开出来,就看见祁良秦朝僻静处跑,往他跑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老太太。

         王泽放慢了车速,隔着一条绿化带一边往前开一边看着,也不知道两个人都在说些什么。

         然后回到家的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他大哥的通知,说严家老二过生日,办了个晚宴,如果有时间就一起去。

         严家最近真是好戏不断,狗血离奇的事一出接一出。如今假离婚的事正是大家的谈资,在这个风头浪尖上还要办生日宴,这个严家老二,倒是不嫌事情大,也不怕不好意思。

         不过想一想也是,如果是个稳重又要面子的人,大概也不会做出假结婚这么荒唐的事情来。风流有风流的好处,如果换做别人,发生这种事恐怕半年不好意思见人,严松伟花名在外,风流不靠谱的形象深入人心,所以人们听到在震惊取笑之余,倒也觉得情理之中。

         这事反倒没有那么惹眼了,不过是严家老二诸多荒唐事中的一件,升级版而已。

         严柏宗要了祁良秦的手指尺寸,晚上的时候就带着戒指过去了。

         订做了一对,不过他的戒指目前还不能戴,他就挂在了脖子里。他脖子上戴着的是祁良秦在云南的时候送他的咯乌,他就把戒指和咯乌戴在了一块。

         严柏宗觉得自己是不懂浪漫的人,他能想到的,也就是送戒指而已。

         他把车子停到宿舍楼后面,给祁良秦打了一个电话,才知道祁良秦和舍友去学校的开水房拎热水去了。

         “你等我一会,我一会就回来了。”

         祁良秦拎着一壶水朝宿舍楼跑,远远地看见严柏宗站在车外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身黑色长大衣,斯文又俊挺。严柏宗察觉到他,便抬头看了过来,然后伸手致意,笑了笑。

         严柏宗不常笑,他似乎从小养成了克制喜怒哀乐的习惯,很多时候他似乎都要笑了,又立即被压制了下去。所以当他对着祁良秦笑起来的时候,都让祁良秦觉得如沐春风。

         都说有些人的笑容叫人如沐春风,从前只觉得成语夸张,见到了严柏宗,才知道造词的老祖宗没有骗人。

         祁良秦把水壶放到路边,严柏宗问:“沉不沉?”

         “不沉。”

         “你穿那么少,冷不冷。”

         祁良秦就穿了一个长袖衫:“就出来打个水,冷不到哪里去。”

         “进车里去吧,比外头暖和。”

         祁良秦立即钻进了车里面。严柏宗从另一侧也打开车门坐进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枚戒指。

         “早就想套着你,原来不方便,如今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严柏宗就给他戴在了手指上,说:“戒指内侧刻了我和你名字最后一个字的首字母,没询问你的意见擅自做主,希望你喜欢。”

         祁良秦点头,眼睛冒着光:”喜欢,喜欢。“

         结果他话才说完,严柏宗就忽然倾过身来,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亲完了抹抹嘴,问:“你吃了什么,这么辣。”

         祁良秦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刚在宿舍里吃了两根辣条,哈哈哈哈,很辣么?”

         严柏宗说:“也不光是辣。”

         这话一说,叫祁良秦心里紧张了一下,难道还有别的不好的味道?

         “那还有什么味?”

         严柏宗扭头看他,说:“没尝仔细,我再尝尝。”

         严柏宗说完就又亲上来了,这一次亲的久而缠绵,祁良秦戴着戒指的手搂着他的脖子,戒指被透过玻璃照过来的路灯的光照亮,泛着微弱的光彩。

         “还有甜味,”严柏宗说:“甜辣。”

         严柏宗就算调起情来也有股一本正经的味道,这股味道实在叫祁良秦心生迷恋。

         为什么他满眼看到的就只有严柏宗的好,对严柏宗有这样偏执的迷恋。他的爱为何这么炙热,充满了他的心房。是每一个陷入爱情的男人都这样么,还是他的要比别人的更炙热。

         他希望自己是为爱而生的人,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投注于爱情,这样他给严柏宗的就是最炙热纯粹的爱恋。这是他给予严柏宗的回报,回报他的爱。他常有一种我还要更爱他的冲动,不够,还是不够,他要爱的更火热缠绵,比所有言情小说都要深刻汹涌,将严柏宗淹没在其中,叫严柏宗在尝了他的爱之后,再面对任何人的爱,都觉得味同嚼蜡。

         这是占有欲的一种么,还是性/欲驱使。亦或者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一个快要三十岁才陷入初恋的男人,内心对于爱情的急切渴求和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