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没有毛病
    梦境不是虚幻的吗?这里的土壤和空气可以用来分析?”陈画好奇地踩了踩地上的土壤。

     “梦的虚幻,是对于现实来说。我们现在在梦中,也成了梦的一个成员,相对来说,它是真实的。”

     “刚才小窝说这里有陷阱,那我们应怎样才好?”

     小特此时又拿出一个机器车,这个机器车的形状仿佛月球或火星进行探测的那种车。小特说:“让它在前面进行探路,有陷阱它就会报警。”那个机器车上面有个小脑袋,小脑袋冲着正前方,然后车轮向前方滚动,发出嗡嗡的滚动声。

     “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三个人往前走,并未说要到哪里去,陈画忍不住问。

     “我们要去寻找进入凯东梦境的方法。梦境中有个叫共时机器的东西,启动它后,我们就可以到他的梦境中。如果找不到,我们只好寻找从晋保的梦境中出去的入口了。”

     苍凉、空旷,仿佛没有生命前的地球。虽然陈画也不知道没有生命前的地球是什么样,但他想象中就是这个样子。

     一阵风刮来,拂过每个人的脸颊。这阵风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共时机器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可以通过它,抵达那个人的梦境?”

     “这样吧,陈主,我给你讲个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句话,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当我们正在想某个人的时候,这个人恰好就来了。这就是共时性。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常见,只是偶尔发生。这其实是梦中共时机器在起作用。我们只要找到它……嗨,主人,不要去。”

     陈画看到前面有面镜子,感觉很好奇,于是向那面镜子走了过去。

     对,是看到了封。平时能看到风,是风吹树叶的时候,是风触及到皮肤的时候。但这时,他不但感觉到了风触及了他的皮肤,而且还看到了风的形状。

     像水一样的漩涡,漩涡像种子一样生根、发芽,不断强大。它们像是有组织纪律一般旋转。它们是魔鬼的双手,攫取生命的屠刀。

     其实那不是风,而是镜子给他的幻象。风,怎么可能有形状?

     那台机器车探测出那是陷阱了,只不过它没有阻拦人靠近的功能,它只是发出警报而已。但好奇心让陈画的听觉失灵,于是两个伙伴消失了。

     共时机器在哪里?他现在该去哪里?吸入镜子的人,有没有生命危险?他们能否出来?这一切都没有答案。

     镜子已经消失了。

     陪伴他的,只有黑色的天空,和不知通向何处的道路。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道路如何艰难,而是不知道这条道路的终点。最怕的不是天有多么黑,而是不知道前面有没有灯光。

     只要前面有终点,有灯光,我们的心就算再疲惫,也会被希望点燃。

     靠着那台机器车,陈画往前走了一段路。这一段路也许只有二三百米,他却感觉像是走了好几公里。这一段路远不足以让他疲惫,是他的心累了。而心累,也会让身体疲惫。

     他蹲了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机器车也停了下来。

     “兄弟,你这里有水吗?”

     陈画正在胡思乱想,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而且,他也没想到这里还有“人”。

     不过,当他转身的时候,又吓了一跳,而且吓得不轻,想站起来逃跑,无奈两腿太累,不听使唤。

     向他要水喝的那个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怪物。只见他长着三个脑袋,每个脑袋的五官表情都是一致的,每个五官的表情都是口渴难耐的样子,嘴唇像是干裂的地面。

     他看见过三头六臂的人——当然是在电视里,但从来见过三个脑袋的人。他还想跑,但被怪物拉住,“兄弟,有没有水喝,你倒是说句话啊。”

     “没有水喝。”陈画脱口而出。

     “哎!”三头怪物摇摇头,叹了口气,失望滴继续往前走。

     “唉,你等等。”陈画看这怪物并没有伤害人的意思,才放下心来。他突然想到自己的超能力,不知在这个梦里是否有限制。

     这样想着,他手里冒出一杯水来。

     “怎么?”怪物一回头,眼睛里发出亮光来。他立马跑了过去,一把把水杯抢了去,然后用中间那颗脑袋上的嘴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喝完后,怪物一抹嘴,把水杯递了过去,说道:“谢谢你啊,兄弟。要是再有两杯水就好了。”

     陈画为了避免害怕,不拿正眼瞧他,“你尽管喝好了,这里有很多水。”说着,变出一大桶桶装水来。

     怪物的眼睛里冒出仿佛中了大奖一样的惊喜,马上从陈画手里抢过来,咕咚咕咚往嘴里灌。

     陈画马上想到《红楼梦》里红玉说的“饮骡子”的话来,心里觉得好笑。

     那桶水,怪物喝了连一半也没有,就放下了。毕竟不管多么渴,喝一桶水谁也受不了。

     “太谢谢你啦兄弟,要不是你。我会死掉的。”怪物感激地看着他说。

     陈画正在慢慢地适应怪物的三个脑袋,他稍微起了一下身,变换了一下姿势,因为坚持一个姿势会让腿脚发麻。

     “兄弟,对了,还没请教你的大名。”陈画问。

     三头怪物愣了一下,“大名?大名是什么东西?”

     “唉,算了,直接问吧。你为什么有三个脑袋?”

     三头怪物摸了一下脑袋——中间那个,眼睛盯着陈画,“你不知道女蜗在派人追杀我们这些怪物?”

     “女蜗?造人?”

     “对啊,女蜗创造了我们,你不知道?”

     陈画摊开两手,表示不知。

     “看来你不是这里的人。女蜗造人,开始的时候,造的人并不成功。像你这种。”

     怪物指了指陈画,继续说:“是非常成功的。像我这种,是不成功的。据说我们身体里有什么遗传病。不过这不用怕的,这病不会传染,只是我们不能有后代了,即便有后代,也不健康。其实我们根本不想有什么后代了,但是女蜗为了以防万一,就要把我们全杀掉。我只好逃跑。不过我们不能在一块,那样会会死得快一些,我们分头跑,兴许还有有几个幸存者。对了兄弟,你是哪里的人呢?应该不是女蜗造的吧,否则你应该知道啊。你们的造物主有没有做这种事呢。”

     “他们总共有多少人呢?哦,追杀你们的人。”陈画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们大概有二十几个。”

     “才二十几个?”

     “我们这些怪物总共才不到一百号人,二十几个人足够了。他们二十几个,全是精兵强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好了,我现在也不渴了,得赶紧跑。他们估计这会儿会追上来。唉,我先是在一个地方隐藏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才逃跑的。以他们的本事,会很快找到我的。”

     刚刚因为喝过水而兴奋的脸,忽然变得非常沮丧,三头怪物作势要走,却被陈画拉住。

     “前方有陷阱。”陈画说。

     “有陷阱?他们提前知道我经过这里,不可能吧?”陈画想,跟他说得太明白,他也听不懂,于是

     说:“有我在,你不用逃跑的。”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陈画秀了一下自己的功夫。

     秀完功夫后,怪物一脸懵逼。想起来,他肯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懂武功是什么东西。

     于是只好强调说,自己有能力保护他,相信我。

     “那我得找个地方躲一躲。”怪物茫然四顾,发现周围像是谢了顶的脑袋,除了光秃秃的一片,还是光秃秃的一片,寸草不生,别说掩藏身体,就连脚趾头都藏不住。

     怪物正要向陈画尴尬地一笑,回头一看,不见了陈画,“兄弟,你在哪儿呢?”

     “在这里。”寻声看去,只见陈画在路的一旁发愣,于是过去看他。

     陈画忽然想起了孙悟空,于是也学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他用的笔是高科技,只要怪物进了这个圈,别人休想闯进来。

     陈画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怪物,怪物哪里肯听他这种荒唐言?于是陈画只好折中了一下,在圆圈周围变出一堆石头来,这样至少可以让怪物安心了。

     “兄弟,你是神仙啊,好厉害。这下,让我放心了很多。”怪物伸出大拇指。

     正说着,便遥遥听到有人说话,吓得怪物忙缩进石堆里去。

     没多久,远方说话的人就到了跟前。是两个人,两个人长得有鼻子有眼,有腿有脚。这么说,是因为陈画以为女蜗的手下必定长得特殊一些,否则如何显示出女蜗的神威来?可惜他看到的情况,让他失望。

     那两个人穿一身黑色劲装——是夜行衣那种,头部也被包裹着,只露着两只眼睛,活脱脱两个恐怖分子。陈画以为自己是进入了游戏模式。由于衣服的紧俏,让两个人健壮的身材凸显,筋肉发达,虎背熊腰。背上还插着一根短棍,所不同的是,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蓝色的。

     “先不用高科技,和对方比比拳脚。”陈画想。

     两个人到了这里,便看见眼前一个虽然外形是个男性,但骨骼瘦小,有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气势更是很弱,整个气场不是外放,而是内缩。脸部结构显得些稚嫩,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