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章 夜半新娘
    “所以,你若是想帮她的话,就搬回寝室吧。”

     我一愣,怎么也没想到霍承凤会主动说这样的话,他不是一直对姚烈云没啥好感吗,啥时候转变了?

     霍承凤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熟练地给我穿衣服,嘴里一边说着,“这次你插手这事,对你还是很有帮助的,那女鬼道行不浅,你解决了她的话对自身的灵力是不小的提升。”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个缘故,于是点点头说好。

     “可是,你,你住哪里啊?我不能把你带到寝室的啊。”

     “我就住这儿吧,你若是有危险了我绝对第一时间赶到,放心吧。”

     我张大着嘴没有接话,其实心里想得的是另外一件事,住这里是好,可这房钱也忒贵了吧。

     “你又担心钱吧,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是男人自然会想办法挣钱的。”

     我不禁哑然失笑,“你挣钱?你会现代人的技能吗?连基本的电脑都不会,难不成你干体力活挣钱啊?”

     霍承凤白了我一眼,似乎对我的嘲讽有点不满,“别忘了我是有特长的,就凭这养活你,让你衣食无忧绝对没问题。”

     我好奇起来,追问是啥特长,我怎么不知道?

     这时霍承凤已经为我穿好了衣服,拍拍我的脸说好了,去洗漱吧,这啊暂时保密,你慢慢就会知道了。

     …;…;

     我发消息告诉姚烈云我要搬回寝室住了,她并没有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这倒让我略微有点吃惊。

     但下午我见到她时,一下就明白了原因,她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我连忙拉开被子,问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吐出几个字,没事,就是感冒了。

     感冒?我摸了摸她的脸,冷得刺骨,她怎么会这么冷呢?

     我想拉她下床去医院,她说不用了,吃了药休息休息就好了。

     我想了想回到铺位上,给霍承凤发信息,说了姚烈云的状况。

     他许久没有回,就在我忍不住要打电话时,他才回话:先观察着,她身边有了你的气息,会令那女鬼有点忌惮。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才是霍承凤要我搬回寝室的用意吧,我体内城隍爷的气息多多少少能震撼住邪灵吧。

     晚上的时候,寝室的姐妹们一个都没回来,我好奇地问姚烈云,她说昨天搬出去住了,找到高薪兼职了,等我好了我也要去挣钱。

     不知为何听了这话,我隐隐有点不安,怎么这么巧,在这个时候全都找到满意的兼职搬出去了?越想越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孤立姚烈云。

     当然这话我是打死不敢说的,她现在只是身体不舒服,以为生病了,要是知道招上鬼魅了,岂不是会吓得半死?

     想到这我发消息问霍承凤,什么时候帮姚烈云解决啊?这样拖下去她的身体就全垮了呢。

     还是半天没有回音,我不禁有点纳闷,这家伙难道这么早就睡了?还是在忙什么事?

     睡到半夜,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了我,睁开眼一看,发现前方有隐隐的光,很昏暗那种。

     这下顿时把睡意全搅没了,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定睛一看发现是烛光,这才发现寝室的四个角落里都点着红蜡烛。

     我有点懵逼了,大声叫着姚烈云的名字,没有回音,我扑到她铺位上一看,没人!

     我的心一沉,完了,霍承凤叫我回寝室的目的就是守着姚烈云吧,可我竟然把她弄丢了,弄丢了…;…;

     我越想越伤心,刚摸到电话想打给霍承凤,一阵激昂的音乐猛地响起,把我吓得不轻。

     是婚礼进行曲!

     我四处张望着,才发现声音是从姚烈云的枕头下发出的,翻开一看原来是她的手机,她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么奇怪的曲调呢?

     接着屏幕一闪,几个大字跳跃出来:开始吧。

     我还没回过神来,手机屏幕变成一片血红色,整个手机在汩汩流淌着红色的液体!

     血!血!!

     我吓得一把丢掉,转身往门的方向跑去,手刚落到门把上,门把竟然自己旋转了,接着门被推开撞着我的鼻子,疼得我呲牙咧嘴!

     “呵呵,你来了?正好,看看我的婚礼吧!”

     我抬眼看着门外的人,居然是姚烈云,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勾勒出姣好的曲线。

     她,她才回来?那她之前去哪里了?

     “小云,你怎么了?什么婚礼啊?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我伸手往她的额头上摸去,冰冷,刺骨。

     “我们走吧,这里邪门得很,再不逃就没命了。”

     我抓住她的手腕想往外冲,她咯咯笑了起来,“水秀,你说错了,逃了才会没命,留在这里最安全了。”

     我顿住了,依稀感到她说这话好像别有深意,难不成她知道自己撞上什么东西了?

     就在我愣住这会儿,姚烈云已经挣脱开我的手,径直向她的铺位走去。

     我有点怕,但更多的是好奇,于是没有冲出门,而是回头跟着她,想看她要做什么。

     那手机还在不停歌唱着,震动着,屏幕上几个血红色的大字格外醒目,不过姚烈云好像一点都不怕的样子,伸手在屏幕上一划拉,歌声立即没有了。

     我忽然反应过来,这好像是闹钟功能,提醒着主人时间到了,该做什么事了。

     “这,这你弄的?”

     我说话有点不利索了,心里像打鼓似地咚咚直跳。

     “是啊,提醒我别误了吉时啊。”

     “那,这些蜡烛也是你弄的?”

     “是啊,洞房花烛夜自然应该点红蜡烛啊。”

     说着姚烈云从床单下拿出一张红盖头,盖在头上,瞬间就变成了新娘的画风。

     我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一把扯下她的红盖头,“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戴上红盖头当新娘,你要嫁给谁啊?”

     “霍承凤啊!”

     !!!

     我只觉得血直往头上涌,她,她在说什么?她要嫁给霍承凤?

     “你,你…;…;”

     要说的话卡在喉咙里还没哆嗦完,姚烈云一把推开我,好了,别耽误我的时间了,你要是我的朋友就真心祝福我吧。

     祝福你?你要嫁给我的男人还叫我祝福你?

     我猛地抓住她的双臂摇晃着,“你醒醒吧,你知不知道霍承凤是我的老公啊?他怎么可能娶你啊?你就别做梦了!”

     “哈哈,我喜欢他,我就是要嫁给他,怎么样?”

     姚烈云虽然是笑着,但却有泪从眼眶里流出,好像很悲呛的样子。

     “他,他是不会娶你的,你做不了他的新娘,别白费力气了!”

     此时我已经不再害怕了,满满的愤怒淹没了我,我发狠地扯下红盖头丢在地上,接着转身去踢墙角的红蜡烛。

     想抢霍承凤?门儿都没有,那是我的老公,我的!

     脑海里不断浮现和霍承凤相处的点点滴滴,他对我的好,他对我的宠溺,这让我恍然惊觉不知不觉中他再也不是那个让我忌讳,害怕的僵尸了,他成了最温暖的存在!

     就在我的脚要踩上蜡烛时,姚烈云拖住了我,接着扑通跪在了地上,抱着我的脚哀嚎着。

     “水秀,你放心,我是不会破坏你的幸福的,你就允许我这样给自己一个慰藉吧。”

     “慰藉?你是说没有新郎的洞房花烛夜?你这是何苦呢?以后你会遇到真正爱你的男人,会有人疼你怜你的啊。”

     “他不会娶我,但我也可以嫁他,我今生能做他的新娘就满足了,哪怕只是在虚幻中。”

     我心里一咯噔,连忙把姚烈云扶了起来,“你怎么嫁他?这些是谁教你的?”

     “你等我做完这个仪式,再告诉你好吗,再不开始吉时就过去了呢。”

     “这个仪式只做这一次吗?”

     我想了想换了一个话题,她摇摇头说不是,要连着七夜做七次,今晚是第二次了。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没到定局的时候,于是索性放开手看着她,心里也好奇得紧到底怎么进行一个人的婚礼。

     姚烈云见我不再阻止,脸上露出很是欢喜的神情,退到大门处盖好红盖头,一步步往寝室里走。

     走到四个角落处,她鞠躬三次,感觉她是在拜红蜡烛!

     今晚没月亮,夜深沉得厉害,寝室里影影绰绰的红晕,头顶红盖头的新娘,看着看着我忽然感到心里一阵发冷,这冷意似乎要渗透直全身的每个毛孔。

     很快姚烈云走向了我,揭开了红盖头,我问这就完了?

     她点点头,前六次相当于是热身吧,第七晚才是真正的洞房花烛夜,那时我就真正嫁给霍承凤了。

     我低头沉思不语,这前六次热身应该是积累能量的意思吧,第七晚才是关键,是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接着我把姚烈云拉到床上坐下,追问她这些名堂到底是哪里学来的?

     姚烈云呵呵一笑没有出声,慢慢把红盖头叠好,我耐着性子看着她收拾完毕,可她好像还是没有说的意思。

     小云,夜深了,睡吧,我累了。

     尼玛,你耍我啊,不是说完事就告诉我的吗?

     我有点气愤了,抓住她的手臂非要她说。

     被我这一通摇晃,她的脸转了过来,我不经意瞟了一眼,顿时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