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自首
    凛冬将至。

     ——《权利的游戏》

     “我,长茧印了。”

     暮槿说这话时不紧不慢,显得从容自若。实在是让已经认识了她几年的奥斯顿也看不懂她真正的情绪,她是怎样说着这类似死亡宣判的话。

     “槿,你在开玩笑吧?!”

     奥斯顿因急躁而尖锐的质问引来酒吧多数人的关注。

     “我从不开玩笑。”

     暮槿淡淡回答。

     奥斯顿惊愕的表情瞬间凝固。暮槿此刻悠然自得喝酒的模样,也越发衬托出奥斯顿的“大惊小怪”,至少奥斯顿认识到,自己如果不想引起更多人的关注的话,应该趁早收起这幅蠢样。

     虽然与暮槿还未相处到知根知底的地步,但也算是关系很不错的酒友了,奥斯顿很是喜欢这个神秘的东方女孩,也因此是发自内心地担忧。

     奥斯顿朝四周瞄了瞄,发现大多数的人发现没有什么看头后已经收回自己的眼神时,立马凑到暮槿的耳旁,再次轻声确认

     “槿?你真的没看错吗?”

     “当然。”

     奥斯顿抬眼望着眼前的女孩一时无语,

     即使认识了四年,他还是会被暮槿雌雄难辨的模样所迷惑。

     刚刚长到肩膀的黑色头发很柔顺,苍白瘦削的下巴,小巧精致的五官,永远半眯的幽黑双眼加上长年黑色带帽的卫衣,都使她看起来像十八九岁的少年。

     只是这个少年显得有点冷漠和慵懒。

     “噢,亲爱的槿,你该懂得,只要是长茧的人,都会被关到那个地方?!”

     “我明白呀。”

     “呀?!难道你不晓得那里是连上帝也不愿意光顾的地狱吗?那就是中央大陆所有罪恶的源泉!那里是不可能有活人爬出来的深渊!”

     暮槿终于将视线移开了吧台上的酒杯,一言不发看向奥斯顿那张即使抓狂也俊美如古希腊雕塑的脸。

     “我亲爱的甜心,逃走吧。如果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奥斯顿作为一名绅士,更作为你的朋友,都愿意为你效劳。”

     “我知道。”

     上扬的薄唇彰显着此刻主人愉悦的心情。

     奥斯顿简直难以置信此时此刻暮槿还能笑得出来,清澈的蓝眸呆滞看着暮槿。随着一股淡淡酒香的逼近,暮槿靠到他的耳旁呢喃:“很抱歉,这次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了。”

     “最后一次?!”

     奥斯顿傻傻地重复着暮槿的话,然后就这样看到了他几年后依就难以忘掉的场景

     ——那位瘦弱的女孩站起来,转身回头朝酒吧所有的人,大声宣布:“嘿!大伙,我长茧印了。”

     那样平静而毋庸置疑的语气,让奥斯顿想到了“宣布”一个来描述此刻场景过于荒谬的词语,那名神秘的东方女孩如一位女皇般向她的子民宣布这一切,她的背影站在酒吧五光十色的灯光里,一时晃得奥斯顿眼睛阵阵刺痛,不能直视。

     酒吧,鸦雀无声。

     暮槿就这样淡淡地看着酒吧所有震惊的人,在此刻,她才发现自己是这样从未有过的清醒,所以游戏是开始了吗?

     “哦,天呐,真是疯了!”之前坐在对面朝奥斯顿抛媚眼的那个肥胖女人率先捂嘴尖叫。

     “怎么可能,这里怎么会出现被神诅咒的人,不能原谅!”

     “恶魔!那是恶魔的化身!”

     ……

     无论是舞厅里跳舞的还是沙发上喝酒谈笑的男人女人,都停止了嬉闹,对着暮槿指指点点,不断咒骂。

     场面一度失控,酒吧里的保安大都手忙脚乱,酒吧那位出了名的美女老板却很冷静,在短暂的失神后婷婷袅袅地走进后台。

     没过一会,酒吧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群军官涌了进来,他们的军靴行走时发出的整齐踢踏声,如有魔力般一步步扣着人们的心跳,之前还发狂的众人开始都自发沉默,静静地看着他们。

     走在最前方的是名二十多岁俊美的军官,他从进来的那一刻起,狭长的桃花眼便紧紧地盯着暮槿,披散下来的如海藻般金色的长发,雕刻般立体的五官,在笔挺的军装衬托下,越发邪魅得挑动人心。

     然而暮槿对于男人如同狩猎的雄狮眼神却很不喜,哪怕军帽上锃亮的帽徽以及肩膀上的臂章,都说明这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少校。

     “这位美丽小姐,很荣幸见到你,我名阿道夫。不过,难道你就是那个有茧人吗?”男人扬起迷人的微笑微微施礼后,沙哑磁性的嗓音低低朝暮槿询问。

     最后的是疑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空气凝结。

     酒吧老板娘莎莉瞧着暮槿一言不发,于是一步一摇地走来,遮在香帕后的朱唇叙道:“怎么不是?长官,这个小甜心可是亲口承认呦。长官难道是看上人家了?”

     莎莉对着阿道夫嫣然一笑,说她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果真当之无愧,一颦一笑中俱是风情。

     阿道夫无奈地扯了扯嘴,抬手轻揉额头。

     “怎么会?我的莎莉宝贝。你懂的我喜欢你这样的熟女。”

     两人开始拌嘴,暮槿一脸的淡定。

     这时奥斯顿才如梦初醒,突然站起身,将暮槿拉到自己的身后。

     “长官,你看这样一个无害的萝莉,怎么可能是那样危险的人物呢?都怪我把她灌醉了,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胡话。我在这里真挚地向您表达我们的歉意。”

     “胡话?”

     阿道夫连同莎莉一起回头玩味地看着神色紧张的奥斯顿和面无表情的暮槿。

     “我奥斯顿对上帝发誓,您虔诚的信徒不敢说一句谎话。”

     奥斯顿面对阿道夫的质问无比认真地竖手发誓。

     阿道夫表情开始松动。

     站在奥斯顿身后的暮槿忽然走上前,紧紧握住了奥斯顿的手,当奥斯顿诧异地弯腰低头,便听到头顶传来暮槿的话。

     她说:“我可从来没有醉。”

     她用理智清醒的神态语言打破了奥斯顿精心编织的谎言。

     她的握手原来只是抱歉而已,他难道在期待她主动的亲昵?奥斯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阿道夫望着暮槿的双眼越发凝重。

     暮槿把自己的衣领向下拉扯,锁骨处的茧印一下子吸引了周围人的眼光,精致而雪白的锁骨映衬着诡异的血色茧印,栩栩如生,妖媚而邪恶。

     令人感到不详。

     阿道夫,莎莉连同所有酒吧里的人都感受到了莫名的巨大心理压力,如黑暗中被一只巨大的眼睛紧盯着的恐惧。

     直到暮槿主动拉回了衣领,所有人才结束了这噩梦般的体验。

     阿道夫慎重地指挥身后的的军官上前,小心地为暮槿戴上手铐,神色复杂地看着奥斯顿。

     “这位先生,看来上帝并不喜欢他的信徒撒谎。”

     讽刺意味满满。

     “我的宝贝,晚上再见。”

     阿道夫轻吻莎莉一侧的脸颊,轻声告别。

     望着暮槿离去的身形,奥斯顿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对于两年来只在酒吧里才能见面的女孩产生了爱情!

     离别将至,心意才现,怎样想都可悲可笑。

     暮槿全过程都很顺从,直到走到酒吧大门的时候,突然固执地转过身,睁眼望着吧台边的奥斯顿。

     逆光中,暮槿黑眸里闪着的血光璀璨了奥斯顿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