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卡兰国王的信
    三日后。

     “七座要填补上勇者索尔的空白!?”卡姆兰村中,苍狼冒险团的众人围着,听闻这个消息都是一惊。

     “开什么玩笑?勇者索尔的名讳要被取代?还不是继承?!”索尔第一次看见希斯和艾尔德里如此愤怒,沉稳的团队盾牌与治疗者都无法抑制住自己的脾气。

     “哥!是谁提出的这个提议?国王吗?”汉娜追问道,索尔看看四周,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啊,看起来身为勇者的那位索尔真的是帮助过很多人啊,但是又是谁做出这种违背民心所向的事情呢?

     “不是国王,似乎是七座中的狂战士.......总之不是索尔大人讨伐魔境之主的那支队伍。”

     “狂战士..?”索尔挪了挪位置,“七座....到底是什么?”

     “是王国中勇士的顶端,索尔大人就是其中的首位,他与七座中的魔法师,守护者,龙骑兵,还有另外几位同伴一起讨伐了魔境之主,终结了魔族疯狂的入侵计划,七座的称号会随着替换着改变,但是首位的勇者是一直不变的。”汉娜解释道,其它几人也安静了下来,但是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所以说那天救了我们的人是龙骑兵?那为什么你们要说另外一个魔剑士也可能是七座?”

     “唔...因为守护者和魔法师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面目,守护者更不知道是什么人,也可能是魔剑士,而且和龙骑兵一起行动,还能一瞬间放倒那么多高级魔物的人,也只可能是七座了。”

     “剩下三位呢?他们没有和勇者索尔一起完成讨伐魔境之主的功绩,所以敌视那边了?”

     “被称为狂战士的七座,由主教扶持起来的暗杀者七座,还有一位被称为矫正者的七座,最麻烦的是那位狂战士,他一直向往首位的勇者称号,但最终在各方面被索尔大人击败,没能如愿,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却缺失体谅他人之心,名声并不好,没错,他就是这次要提出取代勇者称号的那个人,他说找到了一个人取代自己的位置,而自己要取消勇者的称号,给自己在首位立一个新的封号。”

     “主教.......”这个词汇总是带着不好的联系,而且还扶持了一位暗杀者?哪怕是魔王虎视眈眈的时候,王国内部都不是铁板一块啊。

     “虽然明面上只是狂战士在挑事,但是难说,矫正者也很可能和他在一起策划,现在魔族的动乱并未结束,他绝对会趁机完成之前的执念,超越勇者建立更大的业绩。”汉克接过话来。

     “为什么大家都对七座这么了解.....不至于连谁和谁是一伙的都知道吧。”这下索尔是有点蒙了,七座中有窥伺着勇者位置的人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为什么在场的大家连七座分为的派别都这么清楚?

     “.....之前,希斯和我也参加过对魔族的讨伐军。”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艾尔德里开口了,他两手相握支在面前,虽然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但是眼中的怒火却依旧燃烧着。

     “那是一次对魔王的突袭歼灭战,我们前往了可能的地点拖住魔物大军,结果那里的魔物十分强大而且数量庞大,我们被围住难以脱困,而那时候那附近出现了一个疑似魔王的目标,但是由于周围的魔物太多没人能够确认。”艾尔德里缓缓道来,似乎又依稀能看见那时的硝烟。

     “当然我们每支部队都有着强者跟随,那时候和我们一起的正好是狂战士那个混账,他发现疑似虚弱魔王的目标之后让矫正者使用了一种禁忌魔法狂化了所有魔物,甚至把魔王身边的那一大批都向着我们引了过来!他就借着这个机会去趁机抢夺击杀魔王的功劳,还说什么‘你们能做出这样的牺牲,要感谢我才对。’这样的话。”

     “狂化降低了魔物们的理智,它们很容易地就被往我们这里引了过来,当时大家都绝望了,伙伴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我们撤到一座山上,周围都是看不到尽头的魔物,当时大家都要死了。”说到这里,艾尔德里的怒气几乎是山一样爆发了出来,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太阳提前升起了。”艾尔德里的眼中燃起了光芒,“那个手持圣剑的年轻青年从地平线的那头走来,他挥舞的剑就像黎明的曙光一样,所到之处魔物灰飞烟灭,他一个人冲击那么多的魔物,越过防线来支援我们,从黎明打到正午,最终我们一起和增援的部队消灭了数量极其庞大的狂化魔物潮,不是他,我们都死定了。”

     “哼,那个虚弱的魔王就是个假目标,被骗了的狂战士骂骂咧咧地溜了回来,看到我们竟然还想推卸责任,当时索尔大人直接就走了上去,挥拳,轰脸!狂战士还想还手,想动真格的,但是根本就不是索尔大人的对手,即便是已经战斗了一上午,索尔大人依旧将他们两个狠狠教训了一顿,打断了狂战士的武器,斩碎了那本邪恶的禁忌魔法卷轴,就是因为这样他们失去了重要的凭借,没能在往后给我们惹麻烦,不是索尔大人,我现在都不会和希斯站在这里,过去六年了,但是我依旧清晰地记着这件事情。”

     艾尔德里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强大而肆意妄为的人,他们的自以为是对周围的人相当危险,若不是勇者索尔,真的要有很多人这样屈辱地死在猪一样的队友手里。

     “真解气啊,重要的武器被毁了,那两个家伙也难以糟蹋作战了。”索尔点点头,但是,即便是勇者索尔那么强大而优秀的人,最终打败魔境之主的时候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与魔王同归于尽,那就是五年前的最终战役。

     “问题在于,为什么国王殿下会这么轻易地接受这种无礼的提议?七座的勇者之位,不可能被允许更改。”希斯问带来消息的汉克,本来马上就要启程回堡垒城了,结果来了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国王殿下据说只是模糊地允许狂战士展开擂台,把自己的实力展示一下,并没有答应,但是这样也算是给他提供了许可,最重要的是,那家伙咋咋呼呼的地方,就在堡垒城!”

     “堡垒城!?”众人都是一惊,竟然在那?!

     “呼.....这下堡垒城要热闹一些了啊。”希斯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物价要上涨了,之前挖到的魔兽晶核能卖个好价,然后给大家更新装备。”

     “恩,无论狂战士那种货色想怎么乱搞,我们都得先回去才行啊,走的计划得提前了,今晚就出发吧!”对于这件事情汉克也无法旁观,虽然渺小的苍狼冒险团在那个恶劣的七座眼里什么都算不上,但是小看常年走在生死边缘的冒险者们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只有那位拯救了所有人的勇者是不能被亵渎的,回堡垒城!

     “终于要走出这里了呢,索尔的话看起来还是想不起来什么,那就可以认定成一次崭新的旅途吧。”大家散会,汉娜对也跟着起身的索尔说道。

     “还不错,有你们在我很安心。”这是一句实话,受着伤从空中跌落下来,没有落到魔狼或者那个袭击村庄的魔法师的地盘真的是太好了,因为被他们捡到,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异世界之旅也没有那么令人迷茫了。

     “记好你是我们冒险团的一员哦!”汉娜点点索尔胸前的那个狼徽章,“从见到索尔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我们会成为很好的伙伴,虽然说.....吸收有着魔纹的人也是正常冒险团都会做的事情.....”说到这里,汉娜有些烦躁,“但是吧,万一到了堡垒城就找到了你的家人.......就要回去之类的,不要因为哪天有人这么说逐渐忘了这里.....虽然你话不多,也没有相处多久,但是总觉得你身上有着我很熟悉的感觉.......”说到后面,汉娜的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她很想证明自己看好索尔不仅仅是因为魔纹的原因,但是这种事情往往又不好解释,说出来反而容易误会。

     当然,也就只有索尔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哪来的什么家人,根本就只是事情太过惊人,而且也要尽可能避免可能的危险罢了。

     “据说,七座中的那位守护者,有着预言的力量,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家人,或许哪天能找到他帮忙。”汉娜补充道。

     “预言?”这下索尔坐不住了,“真的吗?”

     “恩,只是七座中的好几位都行踪不定,不过还是要告诉索尔你,毕竟一直在丢失记忆的情况下活着,可能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总之我就算找到了家人没什么意外的话也不会走的吧,本来我就可能是在历练的时候被抓走了,也就是继续历练而已,别担心,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和这些人一起很开心,他们和原来世界的大家很相似,总是能看到相同的影子,可以的话,索尔还是想守在这些人旁边,就算自己力量单薄,但是万一有个变动,也并不是毫无反击的机会。

     是夜,几辆马车驶出了夜色下的卡姆兰村,村子里微弱的灯光在背后越来越远,伴着蝉鸣和漫天的星斗,苍狼冒险团的众人向着堡垒城开始前进,索尔坐在最后的那辆马车上,看着越来越远的村子,这里是自己异世界旅途的起点,而前方,还有着什么事情等待着自己?是没有科尔布特的喜讯,还是他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警钟?他不知道,但是,科尔布特的事情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他是不会放弃的,唯有那个家伙,自己绝对不能原谅!

     汉娜在前面的马车里与希斯聊天打闹,无论是哪个世界,人与人的各种悲欢离合都是相似的,只是人们所凭借的力量有所不同罢了,啊,真是的,先是异能变成了魔纹,然后是一位拯救过世界英雄的力量在自己身上具现化了,看起来自己本身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脱开关系的。

     “啧......”索尔皱起眉头,有一个疑点,勇者索尔的力量的确非常强大,自己的所有方面都在具现化期间得到了质的改变,但是唯有自己的梦境结界异能没有受到影响,无论是能干扰的敌人能力的极限或者是范围都没有特别显著的变化,只是让魔力这种之前从未感受过的东西变得富足来任何挥霍罢了,同样是受魔力支持的魔纹,为什么自己的魔纹就没有变化,看来得等哪天青奕再次联系自己,问问他这个问题了。

     “好!从寻仇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就此展开了!”索尔笑道,无论如何,先和这些帮助自己的人一同往前前行吧!自己在异世界的旅途,就此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