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四人出城
        待这些好奇围观的人都散尽之后,就只剩下张环还站在那儿了,张春秋是早就现了自己这儿子就站在身后,没去叫上一声,也没搭理。? ??

         那山羊胡的老道士忙活着收拾东西,张春秋就在一旁瞎嘀咕,“诶?你那桃木剑呢?恩?我瞅着你一天收入也不少,怎么还是这寒酸打扮?让我瞅瞅,你这袍子下边是不是还藏着件衣裳?”

         说着,这张春秋就要伸手去扯那道士的道袍,这道士似乎也是受够了这糟老头,一把将他那手给撩开,“去去去去,你这人怎么还这德行?这十五年前你吃的亏少了不成?你这要是不信我,你这趟还来这北陵城干什么?”

         张春秋翻了个白眼,“我不信你我就不能来了?这宋国地界到这北陵城的路可是有二十多条,我瞎走瞎摸来的不行吗?”

         那道士也同样翻了个白眼,不想跟这老头废话,东西收拾好提起就要走。

         “去哪啊?”

         那道士头也不回道,“你管不着。”

         张环一直站在原地瞧着,心里纳闷,这老头跟这江湖道士也有一腿?

         正当这般想着,却是瞧那张春秋横过脸来,冲着张环就不耐烦道,“不是说让你待郡守府上别瞎逛吗?”

         张环一脸的无所谓道,“这也要有那脸皮待啊,这救了郡守大人的又不是我。”

         张春秋闻言猛地吸了口气,继而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张环他道,“诶,我说你这家伙儿怎么一到了北陵城这就变了个德行?怎么?才在郡守府待了一天,你这就把自个当做那富家公子哥了?”

         张环整个人一愣,顿时支支吾吾起来,“没,没吧,我不一直这样吗?”

         这张春秋瞪着张环,张环也瞪着张春秋,这两人是父子,可现在这路人看来,就跟那要开打的仇家一样。

         这两人相望了老半天,张春秋大手一甩,“回府上去,我还要再跟那老道士叙上一叙。”

         说罢,张春秋就小跑着朝着那已经走了老远的老道士追了出去。

         张环站在原地愣愣出神,继而小声嘀咕,“诶,我到底是张环,还是张书诚啊?”

         已是快到黄昏,这便是城中各个客栈酒家最忙碌的时候到了,这段时日里即使是平日不见一个人影的小客栈,这也都差不多要爆满了。

         才遭了殃的那家客栈今天算是没法营业了,一下午,这还在忙活着收拾残局,本身周遭几家同行就看着不顺眼,这下一闹,周围都是笑开了花,一天没赚着银子不说,恐怕还得再赔上一天的盈利。

         话说这北陵城中哪都热闹,唯独是在东城门进来的两侧,紧挨城墙这地儿是瞧不见几个像样的人影,这便是归咎于郡守府专门差人将那些个乞丐都赶到了这边,这倒也不是说郡守府不近人情,拿乞丐不当人,而是这城里最近这达官显贵来得实在不少,臭脾气的江湖人更是数都数不过来,这几日被打死的乞丐恐怕都要凑够一双手的数了,没将其赶出城区自生自灭郡守府也已是仁至义尽。

         只见有一个老乞丐蜷缩在城墙下的一个角落里瑟瑟抖,脸色铁青,饥寒交迫,已是离死不远,除了这老乞丐外,在一旁还有两个小乞丐守在一旁,手足无措。

         恰好一队官兵正好路过,但都没正眼瞧上一眼。

         这两小乞丐呢,一男一女,模样都约莫是不过十一二岁,那小女孩凑到小男孩脏兮兮的小脸边上小声说着什么,大致就是,上哪去给这老乞丐找些吃的吧。

         但这上哪找呢?上街就给官兵撵回来,他们哪管这些人的死活啊。

         两个小乞丐一筹莫展,自个的肚子也都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忽然,两个小乞丐的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瞪,闻见一股香气扑鼻,正当要回头瞧瞧是否有好心人,这便是看见一只老手伸到了他们的面前。

         而在那只老手的手中,还拿着一包用竹纸包好,冒着热气的包子。

         两个小乞丐欣喜若狂,都还没去看那送包子的是谁就慌忙地一把将其接过,两个小乞丐并不急着自己吃,而是不停地摇着那老乞丐的身子。

         “老爷爷,老爷爷,有东西吃了。”

         这送包子的,正是那才赚了满满一衣兜碎银子的山羊胡老道士。

         他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些沧桑,看这那蜷缩的老乞丐,他面露悲悯,轻轻拍了拍两个小乞丐的肩膀,示意他们让开。

         这天下道士尚还未人人熟知,这两小家伙也从没见过,只是感觉这人的打扮有些奇怪,但这送包子给自己的总不会是坏人,两人都是站起了身来,走到了老道士的身后,静静地看着。

         然而老道士正要伸手替其把脉,却是见那老乞丐脑袋一歪,离开了人世。

         未等老道士回头,便是听到身后传来了哭声。

         两个小乞丐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张春秋在远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有些感慨。

         老道士伸手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肩膀,让他们去找些没人用的草席来,他要将这老乞丐送到城外去埋了。

         两个小乞丐倒也懂事,把眼泪鼻涕一抹,回想了一下,便是朝着另外一边的城脚跑了。

         两小乞丐走后,张春秋便是缓缓走了过来,与老道士并列而站,看着眼前那老乞丐的尸体皱眉道,“你师傅修长生道,你却是要修太平道,这天下太平,你一个人修得出来吗?”

         老道士轻轻苦笑,道,“我一人修不出,那我便传于天下,让天下人共修太平。”

         张春秋笑而不语。

         两人安静地站在那里,一时无语。

         只是片刻,便是瞧见那两个小乞丐抱着一卷破烂的草席跑了回来,那本就是城中官兵给这些死人准备的。

         两人瞧见突然出现的张春秋只是楞了一下,便是没再多看,将草席递到了老道士的手中,神情有些悲伤。

         老道士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示意让开,继而他便是用那一卷草席缓缓地将这那老乞丐的尸体紧紧地包裹起来。

         四人一起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