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两败俱伤
    两个回合的交锋也就短短的一分钟,这就造成了敌对双方各有十几人死伤,这样的损失对谁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但短兵相接,无比凶险的近身厮杀并不是想停就能停下来的,白袍族为了减少伤亡,又是集体后退了几步,狂族战士们则害怕他们拉开距离再进行第三波投掷长矛,便只能吼叫着迎头追上。

     紧接着又有几个白袍人惨死在台阶上,第一排的已经死光了,第二排也露出了几个空档,若被狂族战士冲杀进来,最后一排的白袍人即便还可以再次投矛,估计也将是最后的挣扎。

     退!退!退!

     一直往后退,白袍人齐刷刷地倒退着往上走,步伐完全一致,总算与狂战士拉开了几米距离,然后便一起弯腰,全都从台阶上捡起了一根木矛,唰!整齐划一地摆出了投掷的姿势。

     但只是即将投掷的姿势,并没有一根木矛真的飞射出来,很显然,这主要是一种威慑作用,意思是:再敢往上冲,那就同归于尽!

     孟哲等人作为旁观者肯定能猜到,白袍人一定都是真元耗尽(或其他内能量),投掷出去的木矛不会再有太强的杀伤力了,才会摆出这么一副威胁的姿势。

     但狂族战士们并不知情,他们还没有接受过传承,不存在内能量的修炼经验,也不晓得白袍族提前修炼了多少天,所以没办法确定白袍族是不是真的后继无力了。

     这种事如同赌博,一旦赌输了,白袍族将近三十根长矛飞射过来,不晓得又会有多少狂族战士重伤倒地。

     谁也不会随随便便拿命来赌,况且刚才这电光石火的两次交锋,已经造成了十几个狂族战士或死或伤,现在只剩了二十几个完好无损的,实在经不起更大的损失了。

     他们停下了追击的步伐,怒视着上方的白袍族,想要撤退,却很是不甘。

     其中一个手持巨斧的狂族战士可能是他们的临时队长,大声喊叫了几句话,孟哲等人在山头这边肯定是听不到的,只能看到,他们从台阶上扶起来几个受了重伤但不至于死亡的队友,又把所有的钢铁武器收集起来,然后缓缓地向下退去。

     暂时的撤退,并没有一退到底,他们只是退到了祭坛第二层的平台上。

     整个祭坛有三个大层次,呈巨型阶梯状,每一层的高度都有五十米,下面两层的环形平台那也是空间开阔,面积宽广。

     两个种族的争夺战暂时停止,短暂的接触,便是造成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沉重损失。

     “估计他们都开始后悔了吧。”

     韩兵在这边摇头叹道:“一眨眼的功夫就死了这么多人,这样的厮杀实在是太残酷了。”

     他当过两年兵,但没有上过战场,目前为止还没有杀过人呢。

     孟哲则说:“那些狂族战士本以为凭借着精良武器和强健体魄,可以像斩瓜切菜一样把白袍人杀个干净,却没有算准修炼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别,哪怕仅仅修炼了一天。”

     若把人体比喻成手枪,体内能量等同于子弹,空枪的杀伤力还不如一块砖头,可一旦具备了子弹,哪怕只有一枚,那也是足以致命。

     这便是修炼者和普通人的差别。

     “白袍人集体投矛这种方式很值得学习。”

     夏斐然提出建议:“咱们队伍里那些还没有真正学会武技的人,近身搏斗的能力着实有限,还不如学他们这样,以真元蓄力投掷木矛,消耗不大,杀伤力还不弱于同尺寸的巨型弩箭。”

     “是的。”孟哲表示同意:“肯定不如弩箭飞得远,但二三十米内的杀伤力只强不弱。”

     “好的,我这就去告诉他们。”

     夏斐然弓着腰转过身去,却又回头问道:“领导还有其他指示吗?”

     “没了,谢谢。”孟哲都被她搞得有一点不好意思了。

     由于担心被祭坛上的白袍人发现咱们,此刻在山顶上偷偷观战的就只是孟哲几人,大部分队员并没有看到刚才那一番惨烈厮杀。

     这样也好,省得某些天生胆小的队员刚刚建立起的一点自信再度崩塌,直接丧失了与别人正面战斗的勇气。

     也不能怪他们胆小,毕竟,很多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还只是高中生呢,在学校里和人打架的经验都没有,娇生惯养的乖宝宝,你还能指望他们天生血勇?

     夏斐然去了下面山坡,韩兵在孟哲耳边嘿嘿笑道:“你自己没发现吗,咱们的大明星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啊。”

     “我可没有这一份自作多情。”

     孟哲摇摇头,正色回道:“她也不是天真无邪的少女,人家什么场面没经历过,再说了,能不能活到明天还不知道呢,哪顾得上想这些。”

     “你小子真是个在校的大学生吗?”

     韩兵对他的理性表示叹服:“我怎么觉着,你像个满眼沧桑的小老头啊。”

     “怎么说呢,我也算经历过一些事。”

     孟哲语气低沉:“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作为一个孤儿,总会比那些娇生惯养的同龄人早熟一些。”

     接着又笑了笑:“这样也好,孑然一身,毫无牵挂,来了这里也不至于想家。”

     韩兵神色一变,也说不好是羡慕还是同情,然后便神情黯然:“我的爸妈还在啊,可再也见不到我了,就这么一个儿子,也不晓得日后他们该怎么活怎么过……”

     孟哲用力握了握他的肩膀:“说这些没用了,还是想一想咱自己该怎么办吧……只要能活下去,将来有了大神通大本事给二老拖个梦,告诉他们你活得相当精彩,那也就行了。”

     韩兵默默点头,当然也就明白了,孟哲为何会变成一个生存狂,估计是小时候被父母的意外身亡刺激到了……

     接下来就是短暂的平静期,祭坛那边,顶层的白袍族和二层的狂战族都在那边默默地舔伤口,付出的代价越为惨痛,他们肯定越发不甘心放弃,否则,死去的战友那可就白死了。

     好像真没有语言沟通的可能啊,孟哲一直没看到他们各自派出代表协商谈判,难道是天选系统故意如此,就为了让咱们各个种族拼一个你死我活,不允许存在合作或结盟现象?

     若真如此,便只能死拼到底了,根本容不得让步和退缩,要知道,若没有祭坛的兑换系统作为依托,即便像钻地老鼠那样苟延残喘,恐怕也是活不了多久的。

     孟哲顾不上休息,从现在开始就只能亲自在山顶上盯梢了,时刻关注那两伙人的状况,当然也不会闲着,修炼真元之余,也要尽可能制作符文。

     夜晚降临,视线不佳,基本看不到祭坛那边的情况了,深夜之时,孟哲只是听到了相当模糊的几声惨叫,这还是凭借着强盛气血的滋养,听觉也变得灵敏了许多。

     估计是狂战一族利用黑夜的掩护,有人悄悄爬上祭坛顶部,对白袍人实施了夜袭暗杀。

     那些狂战士手头上并不都是巨型武器,也有人使用短刀或弓箭,应该是擅长偷袭的刺客。

     “杀吧,多死几个才好。”

     孟哲并不是天生冷血性情残暴,但眼下的处境就是这样的你死我活,对手那边多死几个,咱们这边就可以多活几个,能够因此而活下来的,兴许就有自己呢。

     黎明前又有一两声惨叫,听不真切,也不确定是不是风声或远方兽吼所导致的幻听。

     天亮后,孟哲运足目力清点他们的人数,这才确定,白袍人还活着二十三个,狂族人这边还能站起来走动的还有二十四个,至于受了重伤只能躺着的,短时间内没有了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

     显然是,白袍人昨天夜里吃了大亏,他们的夜战能力远远不如狂族人,被暗杀掉了至少五人。

     白袍人应该是害怕了,即便都已经修炼出真元了,个体实力还是比狂战族差了一些,关键是人家手里都有着打造精良的钢铁武器,足以把真元优势抵消掉了。

     现在,人数上也已经处于劣势,接下来就算一对一以命换命,最终灭亡的也还是白袍一方。

     所以天亮后,他们就有了撤退的苗头,很可能会从另一面的阶梯出撤下去,暂时退出祭坛的争夺战。

     这种处境下,暂时的妥协应算是明智之举,换成孟哲,也会是如此抉择,但接下来情况有变,刚一天亮,还没等白袍族从祭坛上退下来,第四伙种族天选者姗姗来迟,总算出现了。

     白袍族实在是运气不好,他们选定的撤退路线,恰好是第四伙天选者寻找祭坛的行进方向,人家冲着这边的登顶台阶笔直而来,白袍族若不能及时退回顶层,将会在祭坛一层的台阶上与他们狭路相逢。

     白袍族出现时是四十九人,狂战族出现时是四十人,而刚刚到来的这一伙天选者则是正正好好的三十人。

     “地球一百,白袍五十,狂族四十,这第四伙只有三十人……”

     孟哲心中计算:“显而易见,咱们地球天选者实力最弱,所以咱们的传送点离祭坛最近,比白袍族提前两天找到了祭坛,而他们三族,前后差距则只有一天。”

     第四伙天选者全都是空着手的,连粗陋木矛都没有携带一根,由于距离太远,孟哲视力再好也不能精确判断他们的身高尺寸,只能凭感觉估测,肯定比咱们地球人高得多吧。

     他们有男有女,但都是身材修长,男人都光着膀子,赤着上身,面部和身上的皮肤都是青灰色的……不,不对!

     孟哲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仔细观察,感觉他们那不是正常皮肤,而像是蛇皮一样布满了鳞片。

     事实就是这样,这一伙天选者来自于天蟒星,他们的种族神话自古流传,天蟒人的祖先就是一位人身蛇尾的远古大神。

     当然,天蟒人并没有蛇尾巴,他们也是双腿行走的人类形态,只不过身体表面具备非常坚韧的鳞片,双手硕大,有着相当可怕的利爪。

     他们的利爪就是最好的武器,可以直接撕裂树干,何必依赖木矛石斧之类的粗陋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