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习练武技
    孟哲一旦凝结了真元,修炼状态那就很让人吃惊了,其他队员都已经跨入了修炼的门槛,自然能够感知到,此时此刻,大量的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以孟哲为中心的位置像是有一个隐形漩涡,无比贪婪地吞噬着灵气。

     “他吸收灵气的速度太强大了,应该是我的两三倍吧。”

     第一个修炼出真元的夏斐然都是禁不住暗暗惊叹,更加相信了孟哲修炼的肯定是远超我等的高阶功法。

     殊不知,孟哲修炼的‘八荒炼体诀’和她的‘玄真凝气诀’属于同一品阶,区别仅仅是,八荒着重于炼体,玄真凝气倾向于术法的运用或武技的施展。

     赵俊杰所处的位置稍远一些,对于灵气涌动的感知虽不如夏斐然几人那么强烈,此时却也是暗暗揪心:坏了,刚才我说了他那么多坏话,这小子会不会过后报复我?我得勤加修炼才行,不能被他落下太多……

     其他队员则都是七嘴八舌地表示佩服:“哲哥就是哲哥,你瞧这灵气涌动的规模,就这样练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在队伍里遥遥领先了吧。”

     “这是肯定的,哲哥修炼的是来自地球的高阶功法,起点就比咱们高,将来的成就肯定也会远远超出。唉,人比人不能活,咱们也只能羡慕嫉妒了。”

     其实,仅就目前而言,孟哲吸收灵气的速度并不能表明他的修炼速度就会比别人强很多,吸收灵气这只是修炼环节的其中之一,还要看能量转化生成真元的效率有多高,还有真元的精纯度等一系列指标,而这些都是与天赋资质息息相关,任何一个环节构成了短板,都会大大减慢修炼进境。

     所以说,修炼界的各大门派绝不收留资质差劲的门徒,这并不是冷酷无情,而是为了确保有限的资源能够培养出更多更好的人才,先天资质的重要性真的不只是三言两语能够阐述清楚的。

     其他的话暂且不说了,待到孟哲收功起身,便对大家建议:“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想要晋升到凝气二层,那不是三五天就行的,若想在祭坛争夺战中具备一点点战斗力,咱们接下来只能是立即修炼武技……”

     所谓凝气二层,只是一个大概的说法,不同体系肯定会有不同的等级划分,比如说孟哲所选择的炼体之道,一旦凝结了真元,那就迈进了炼体一重的小境界,随着修为提高,自然还有炼体二重,三重……十重,这一个阶段的大境界可以叫做炼体期,而其他那些不以炼体为重的则可以自称为凝气期。

     现在,所有队员都已是凝气一层的小境界了,但想要继续修炼晋级凝气二层,时间上肯定是来不及的。

     光有真元,不会运用,那还是不堪一击的弱者,为了应对迫在眉睫的祭坛争夺之战,大家只能暂放修为,立即开始练习武技了。

     这么做的弊端是,体内那点少得可怜的真元,肯定是一招半式就会消耗一空,但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当下这种形势,还就得如此抉择。

     不过,这只是孟哲给别人的建议,自己的情况还是要稍好一些的,因为自己选择的‘气冲八荒’属于基础中的基础,拳法腿法掌法指法皆有涉猎,涵盖较广,覆盖面比较大,但武技奥义都是直白简单,对于真元运用的要求并不苛刻,

     其他人大都选择了单一武技,相对而言威力强劲,对于武技的掌握还会有入门,精通,小成,大成的领悟层次,别说小成和大成,仅仅一个入门层次,那都需要大量的练习。

     虽说门门通不如一门精,孟哲的选择并不比别人更聪明,而是凭借符文知识的优势,可以在起始阶段玩一些花招,走一点捷径,也是根据目前的处境深思熟虑才决定下来的。

     那么接下来,孟哲就可以比其他人花费更多时间用于功法修炼,继续增加体内的真元数量,战斗前夕,能多一点算一点吧。

     看吧,没过多久就听到很多队友纷纷抱怨武技的修行实在是太难了,真元的运用稍有不对,别说爆发不出该有的威力,都有可能造成经脉损伤。

     没办法,这里可没有良师教导,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己反复摸索,反复练习。

     这种问题,孟哲也帮不上任何忙,毕竟自己对于武技的理解也高不到哪儿去,只能在修炼之余,全力炼制灵符。

     凝元符和淳元符都是必须的,否则吸入体内的天地灵气大部分都会浪费掉,凝结的真元也不是那么精纯。

     还要炼制两种中阶骨符,激发后令其附着到自己的双腕上,左手腕的灵盾防御可以持续十天左右,但这只是待机状态,若遭到强力攻击,灵盾符的持续时间肯定会大幅缩减。

     右手腕则是强击符,能把拳法掌法指法等依靠手掌而爆发出去的杀伤效力提升一倍。

     强击符倒是不存在待机时间,以凝气一层的弱小修为可以连续激发二十次,二十次之后,符文效果自然消散。

     若是凝气二层的使用者,强击符只能承受十次的增幅效果,凝气三层的真元强度也就减少为五次,再往上的凝气四层那便超出了强击符的承受范围,届时就得考虑品阶更高的增幅符文了。

     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时间上却又容不得你做更多了,转过一天,天亮后还不到一小时,另一个种族的天选者果然找来了隐藏在大山里的这一坐祭坛。

     “哲哥,哲哥,真被人猜中了,果然有其中种族的天选者出现了!”

     负责放哨的刘广义从山顶上跑下来,神情紧张地压低嗓门:“人数挺多,好像有四五十个。”

     “四五十人?”

     孟哲点点头,立即起身,招呼了夏斐然几人立即爬上了山顶。

     利用山石的掩护,几人趴在山顶仔细查看,果然,祭坛平原上缓缓走来了数十人,距离太远,每个人都是小如蚂蚁,那也能点算清楚,他们总共有四十九人。

     四十九……

     “这一种族的天选者最初应该是五十个人传送到蛮荒大地,在寻找祭坛的半途中损失了一个。”

     夏斐然小声分析:“五十人,比咱们最初的一百人少了一半,先天的个体实力肯定比咱们地球人强得多,咱们被刺狼咬死了二十多人,他们才死了一个。”

     “是啊。”

     孟哲点头,眼睛微微眯起来,能让自己看得更远一些:“还真是不怕对方人多,就怕他们人少。”

     人数越少,意味着个体实力越强,若有那一个种族只来了十个八个的强力选手,估计就算咱们全都晋升为凝气二层,都把武技练得精通了,那也不可能打得过人家。

     韩兵抽抽鼻子,问道:“你猜,有没有一个种族只来了一个人的?想想看,那得多么变态!”

     “不太可能吧。”

     夏斐然的一双秀眉微微凝起:“那样的家伙,即便还不是修炼者,都已经无比强大,一旦踏上了修炼之路,岂不是厉害得没边没沿,哪还有咱们的活路?不可能这么不公平吧?”

     公平?

     孟哲没有吭声,只是心想:谁晓得‘天意’眼里的公平是怎么一种衡量标准,咱们所理解的公平,那只是地球人的思维概念。

     同一时间,茫茫大地之上,摩扎族的摩克刹骑着一头体格最大的刺狼奔驰在荒野上,后面跟随着几百头普通刺狼。

     很显然,他屁股下面的肯定是一头狼王,不晓得在哪里遇到的,被他抓来了充当坐骑,这么一整,狼王麾下的几百头普通刺狼也跟着变成了他的食物或宠物。

     “还要跑多久?”

     摩克刹并不担心自己所寻找的传承祭坛被别人捷足先登,只是不确定到底要跑多远才能抵达目的地,已经跑了三天,简直是枯燥至极,无聊透顶。

     这就是天意的公平,你小子太厉害了,所以把你扔到离祭坛最远的地方,要给别人足够的时间,他们才能有一点点抵抗的希望……

     转回孟哲这边,即便看到了另一个种族的天选者,咱们也不会贸然出动,更不会阻止他们登上祭台接受传承,还是那个原则,坐山观虎斗,耐心等待着渔翁之利。

     接下来只需要时时刻刻盯死了他们,防备他们跑来这边搜索查看也就行了。

     孟哲对夏斐然说:“安排人在这里轮班盯梢,其他人抓紧修炼,幸运的话,咱们还能有一两天养精蓄锐的时间。”

     “好。”

     夏斐然点头而应,她现在俨然一副总裁助理的姿态,孟哲随便说一声,她就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这一切当然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孟哲心里很清楚,自己在队伍里的影响力远远比不上夏斐然这个大美女,她就算实力不强,那些男队员也都会乖乖听话,而自己,修为实力如若被别人超越,随便一次失败都可能导致威信大跌。

     虽说,孟哲对于权力和美女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但现在就得依靠众人的力量才可以战胜其他种族的天选者,最终掌控这座祭坛。目前为止,自己的判断还没有出现任何失误,所以也不会把队伍的领导权交给别人。

     待到日后,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了,一个人就可以逍遥自在,所谓的领导权那就无所谓了,谁想要谁拿去,咱要的仅仅是修为上的进步,永不停止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