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带刺的玫瑰
    “不是,你确定没搞错,你们老板找的是我?”我惴惴不安的问道,毕竟任谁碰到这事都很困惑吧,简直莫名其妙。

     美女依旧是礼貌一笑,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才深吸了口气叩响了房门,与此同时心跳也加速了起来,连我也说不清是担心还是激动。

     “进来”

     出乎意料的,里面竟然传出一阵女人的声音,难不成老板是女人?

     思索着我便推开了房门,第一眼看向了办公桌的方向,不过那女人好像有意逗我,竟然背对着我,丝毫没有转过来的意思。

     让我错愕的是,女人的身材极好,从我这个方向看去,一头乌黑的秀发越过肩头,腰如细帛,齐臀短裙再配上一条肉色丝袜,简直就是背影杀手啊。

     愣了好一会我才感觉气氛有点尴尬,差点忘了正事,有些心虚的搓了搓手灿灿的问道“老板,您找我?”

     听到我的话后,她居然咯咯的笑了两声,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一手端着一杯咖啡,另一只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才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笑道“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地球也太小了吧,居然会是那天晚上在酒吧遇到的女人,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还是这家棋牌室的老板。

     “你是第一个拒绝和我喝酒的男人,有点意思!”

     女人缓缓的抿了一口咖啡笑道,虽然她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但让我一点也看不透她的想法,更不可能知道她让我来这的目的。

     我尽量保持镇定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天晚上实在有事,非常不好意思,你该不会找我来就问这事吧。”

     说话的同时我紧紧的盯着女人的反应,试图看出点什么,可是她始终一个表情。

     她慢悠悠的起身,随手调整了下褶起的裙摆,这才开口道“那我也直接开门见山吧,你坚持要上六楼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俩人,换句话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人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她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有点质问的意思。

     那双眼睛好似要把我看穿一样,我第一次感觉到女人也可以有这种摄人的气场,这种压抑比面对光头的时候更直接。

     我没有立刻回答,生怕说错了什么话,毕竟女人能开得起这么大的棋牌室自然有一定的手段,估计光头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为什么女人在提到那俩人的时候态度会这么恶劣,难不成她看出了什么端倪?

     想了想我如实讲述了和俩人并不认识,只是好奇他们的赌术,想跟来看一看。

     “可我注意到你已经暗中观察这俩人好几天了,莫不是有什么别的打算?”女人语气稍微缓和了下,不过问题却更尖锐,直接戳中我的内心。

     我是有借助这家棋牌室的力量弄倒光头,但至少现在不能对这女人和盘托出,更何况听她的意思,已经监视了我好几天,我心虚的赶紧开口道“不是,我就发现了那个七分头的男人打牌的时候和别人不一样”

     “咯咯”

     没想到女人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扔下一句跟她走便先一步离开房间。

     我心乱如麻的跟着她来到了意见监控室,这里大大小小的监控画面居然有好几十个,占了整整一个会议室的面积。

     看到其中一个有李龙的镜头,我才知道了这里原来是每间棋牌室的监控录像,所以说,每个房间都一定装了摄像头。

     这下我总算明白了女人为什么会了解的那么清楚,毕竟这几天我也一直和那俩人在一起。

     她指了指其中一个画面,正是七分头打牌的镜头,依旧玩的是麻将,此刻他还是那种手法,左右手各压了四张牌。

     “你很不错,居然能看出他的手法,其实这是老千中的一种,也是最不入流的,有点手段的都不屑这样玩,真没想到还有人敢在我的地盘这样搞事。”

     女人慢悠悠的解释着,说道最后明显能听出她语气中的冰冷。

     “这么说来你也早就看出来了,可是为什么一直不肯动手,像你们开场子的不是特别痛恨老千吗?”我疑惑的问道,听女人的意思早在下面的时候都看出了俩人有问题,不但没立刻处理,反而还允许俩人办了会员卡来到上面赌,我实在吃不准她打的什么算盘。

     女人略有深意的笑了笑,然后淡淡的说道“再等等,等他们吃的差不多了我让他们怎么吃的怎么给我吐出来。”

     我丝毫没有怀疑女人的话,不由得暗自咂舌,这完全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啊,稍微一不小心便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那不知道需要我做什么?”我思索了片刻笑着问道,我知道必须和眼前的女人搞好关系,也只有她能帮我整倒光头。

     女人回过头盯着我看了三秒才笑道“老实说,你也算不错,竟然能看出那个家伙在牌场上动手脚,我需要你到时候出面帮我作证。”

     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大脑飞速的运转,之前我也想过这种可能,可是随即便被推翻了,毕竟这女人通过监控也看到了一切,何况还有录像为证,怎么着也用不到我吧。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个得罪人的差事,真作证了,以后万一哪天被那俩人堵住了不是净等着挨揍了。

     可女人的话又让我拒绝不了,只能干笑着点了点头说随叫随到。

     她似乎很满意我的态度,然后管我要电话,我尴尬的晃了晃手机说只能打内线,其他也没多说什么。

     女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让我明天这个时候再来一下她办公室,然后我们才分开了。

     整个一下午我都心神不宁的,总感觉事情不会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做了种种假设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自嘲的笑了笑,本来还打算借助人家的力量,却一开始就被人家算计进去了,去他妈的不想了,顺其自然,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那天回去意外的碰到了光头,看样子他正准备出去,看到我后皮笑肉不笑的问我这几天咋样,有没有收获。

     我点了点头说有点眉目,也就这几天的事情。

     我知道他是在催我,毕竟也好几天了我怎么也得拿出点东西出来,所以胡乱编了个理由,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

     注视着光头的背影,我恨得牙痒痒,真想找块搬砖直接拍上去,等着瞧吧,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

     发完牢骚我回过头之后无意间看到了阿斌站在不远处,眼神死死的盯着光头,那是一种很强烈的恨意。

     可能发现我在看他,阿斌收回视线冲我勉强一笑,然后折回了房间。

     那天阿斌有意帮我我就感觉到了一点什么,现在看到这一幕更确定了阿斌估计也和我一样在憋着什么大招呢,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

     第二天我们依旧很早来到棋牌室,我现在下面的楼层停留了片刻然后便偷偷上了楼,直接朝着那女人的办公室走去。

     这次办公室大门是开着的,楼道充斥着淡淡的烟味,我进去后只见那女人双手夹着烟,烟蒂已经好长,但并没有弹掉的意思,她也不抽,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烟燃烧。

     我没理会她奇怪的举动,试探性的问道“那个,不知道找我今天过来什么事呢?”

     女人没说话,指了指办公桌上,我这才发现那里放着一部崭新的手机,还是苹果的。

     “这......”我站在那苦笑的问道,显然知道她想送我手机,估计连电话卡都为我办好了吧,越是这样,越让我觉得女人绝不只是让我为她作证那么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