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2
        “小婢子,你回来了么?小婢子?”

         陆芊芊听到了他的声音,心底里的屈辱就涌了上来,她很想马上就扑进小远的怀里,好好地大哭一声,但愿泪水能洗刷干净自己身心里忍受的耻辱。

         可是她没有那么做。

         她转而又恨上小远了。

         都是他,他不是说会守护在洞口的么?

         如果他不离开,自己怎么会被人凌辱!

         这心中恨怨一起,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毫不理会院子里小远的呼喊。

         叫了一会儿,可能是意识到陆芊芊没在屋子里,小远又开了院门出去了。

         陆芊芊知道,他是找自己去了。

         找我干嘛啊?我都这样了,你找我来干嘛啊?

         尽管陆芊芊来自现代,对于xing爱的观念她比古代女子们看得开。

         可她还是难以抑制愤怒与伤心。

         就自己的心来说,就是要放纵,就是要给予,那也要给予心爱的男人啊。

         怎么能突兀地被一个陌生的酒鬼掠夺去了清白?

         她恨!

         她悔!

         她却无计可施。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10

         “公主,原来你在啊,你怎么不出声呢?远公公都找了你半天了,急得汗都出来了,你怎么能……”

         容嬷嬷进来了,看到她在傻坐着,有些不满。

         “远公公,不用找了,小婢子在屋子里呢。”

         容嬷嬷出了院门,喊了一声远处的小远。

         气吁吁地跑进来,看到了陆芊芊,小远说,“你怎么不说话?生气了么?那个我,我是在洞口守着的,可是小江子找来说是我干爹要我去,有急事,我想反正那个青韵洞是不会有外人去的,我就去了一小会儿,回来你就不在里面了,怎么了?”

         你只离开了一小会儿?

         你知道你离开那一小会儿发生了什么吗?

         陆芊芊抬眸直视小远。

         “不要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下次我会守好的,不再离开一步!”

         小远带着歉意的笑,他以为小婢子出来看见自己不在,害怕了,所以这才生气的。

         “你……”

         陆芊芊的泪再次涌了出来,还会有下次么?自己的清白那里还会有下次机会弥补啊!“你出去吧,我累了,想要睡。”

         她狠狠地一把擦掉了眼泪,面朝里,就躺到了小木床上。

         “小婢子,你……”

         小远呆立在那里,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远公公,你回去吧,没事,小婢子性子倔,你让她睡会儿,等醒来就会好的。”

         容嬷嬷看出小远眼中的伤感了。

         恩,那好吧,小婢子,你好好休息啊!

         小远怏怏地走了出去。

         这一夜,陆芊芊都没睡。

         虽说是自己穿越而来,这身体不是自己的,是北凡国那个小公主盐如的,可那感受却是自己的,那种恨极的屈辱感如影随形般跟着自己。

         那个男人是谁?

         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可问题是自己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啊?

         她翻来覆去,怎么也按不下去自己那如火如荼的愤怒与委屈。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11

         第二天早上,刚起来,小远就来了。

         “还生气么?小婢子,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的脸皱皱巴巴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光泽,看来昨天晚上也是没睡好。

         “小婢子,你不能这样,远公公多好的人,你怎么能那么对人家?”

         容嬷嬷边说边对陆芊芊使眼色。

         陆芊芊在心里幽幽一声叹息,事情已然发生了,这事又不关小远的错,是自己执意要去洗澡的,这才招惹来了祸事,就是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怎么能怪到小远身上呢?

         “我没生气,有什么可生气的,你不要大惊小怪了!”

         她努力地对着小远挤出了一点笑意。

         “真的没事?”

         “真没事!你多问什么啊?难道你盼着我出点事情?”

         没好气的,陆芊芊抛给了他一句。

         “哪儿有啊!我怎么会?没事情就好,我还以为你再不理我了呢,害的我一晚上都没睡呢。”

         小远神情愉悦地打了一个大哈欠。“好了,天晴了,我回去少睡会儿。”

         容嬷嬷笑,“你们哪!”

         小远走了,陆芊芊坐在了铜镜子面前,镜子里面是一张憔悴的脸,真的是女人如花,才不过是被一次暴风雨侵袭了,那容颜就苍白不堪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颈项上,蓦然发现脖颈上戴着的那枚玉佩不见了。

         咿?哪儿去了?昨天还好好地戴着的?

         她转身找了一会儿,突然就想起,应该是落在了那个青韵洞了,在与那个男人撕扯的时候失落了。

         眼前又浮现出了那白蔼蔼的雾气,还有那个男人如妖魔般扑过来的身影。

         她浑身就是一个激灵。

         不,不要了,自己再也不要去那里了!

         脑子里刚涌现出一个念头,欲要去找那玉佩。

         她的泪就满了眼眶了。

         无辜受辱,那个青韵洞就是自己的灾难地,自己再也不要踏进那里一步了!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12

         可怎么和小远说?

         他把他珍爱的物件给了自己,自己却给弄丢了,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她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心里一片茫然。

         等秦啸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已没了人了。

         青璇?

         他喊了一声。

         无人应答。

         他一下子跳起来,“青璇,你不要走,你怎么能走呢?”

         他几步奔出,可就是这冷不防的一跃,他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下,堪堪地就倒在了那里。

         她走了!

         这满洞里的雾气里还依稀残留着她身上那种淡淡的香。

         可是她已然走了!

         秦啸天失神地坐在那里,心里很悲哀。

         等他再欲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异样地发现有一条红线缠绕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那红线的最末端悬缀着一枚翡翠玉佩。

         这应该是她失落的。

         走出了青韵洞,再看手中这枚玉佩,秦啸天不由的喜极而泣。

         这玉佩他是认识的,那是他给她的,在她生日那天,他送她的,虽然只是一枚简单的玉佛,可还是让她欢喜不已。

         她傻乎乎地说,啸天,只要是你送的,就是一枚石子,我也喜欢!

         一个吻,一个悠长,悠长的吻就那么印记了当时两个人之间荡漾的无限情意。

         是她!

         是她回来过了!

         这就是证明!

         苍天有眼啊!

         你一定是看到了朕对你的想念,你一定是怜惜朕的苦楚,所以你回来了,不是么?

         秦啸天仰面看着天幕。

         那幽蓝色的夜幕上星儿闪烁。

         定睛看去,就如她眼中那点点晶莹一般。

         紧紧地攥着那枚玉佩,他回了龙樱宫。

         这一夜,他睡得很好。

         睡前想,神灵有助。

         她才是自己最珍爱的那个女人。

         不然怎么和她情爱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并没发冷,也没丝毫的痛苦呢?

         她,真的是自己的最真的那份爱啊!

         抱着她,眉心里是宠爱1

         脑子里默默想着她那张娇俏的脸蛋,秦啸天又沉沉睡去了。

         很快就是宫里一年一度的踢毽子大赛了。

         宫里的男男女女都运动起来了,只要有闲暇时间就都三五成群的在练踢毽子。

         每年的踢毽子大会那都是很热烈的。

         会设置很多奖励,比方说奖励一些银子啦,或者金银首饰了,最重要的,对于那些等待选秀的女子们来说,这可是在皇上太后眼皮底下露脸的时候,若是能在这次比赛里独占鳌头,那得的奖励可是不菲薄的,而且是由皇上亲自颁奖的。

         这可是与皇上面对面接触的好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