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0
        一个死去的女子耿耿于怀,而伤及了身体,那可是自己伺候上的失职了!

         贴身太监的功效不过如此,伺候主子,聆听主子心声,但也适当的时候为主子敲敲警钟。

         跟皇上身边那天,温宁太后就如是对自己说了,这么多年来,自己也正是这样做的。

         “你个三贵,就不能说句朕想听的么?”

         秦啸天愠怒。

         “皇上,奴才知道水中月,那是不真实的,奴才不想皇上触水捞月,那会更让皇上失望的。”

         “唉!”

         秦啸天叹气了,把那布绺儿扔去了一边。

         转言曰,“宫里一年一度的踢毽子大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皇上话,一切都照皇上的旨意安排好了,宫中人都练着呢,就是那些新来的秀女也都忙不迭地在练,都想在那一日以精湛的毽艺博龙颜一悦呢!”

         李三贵应答。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2

         哦,那就好,母后是很喜欢看人踢毽子的,到时弄得热闹些,也让母后开开心!

         秦啸天说完这话,便低头批阅奏折,不再说话了。

         李三贵诺诺应是,垂首站立一边。

         其实此时秦啸天的心里却是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的。

         他忘不了,在那些有她的日子里,自己批阅奏折,她就在一边为自己研磨,为自己泡茶,甚至耍个娇性,赖皮地坐到自己腿上,“啸天,抱抱我嘛!”

         她几乎是扭动着小蛮腰,在他腿上动作的。

         他身体里某种激流瞬时就被她激发了出来。

         那激流在身体里四处奔突,急躁不堪地要寻找一个出口,一个能发泄殆尽那些积压的欲望的出口。

         紧紧地抱住她,他说,“你个小妖精想要朕吃了你么?”

         “真的么?皇上真的会吃人么?那好啊,皇上,我让你吃,你来啊,我要你吃么!”

         她娇气十足地嘟着小嘴,媚眼如丝。

         他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奔去了那张龙床。

         龙帏未及放下,他和她就进入了春光烂漫里了。

         秦啸天在掠夺她的时候总是很霸道,甚至带了些些的残忍。

         有时在她身上就会留下伤痕。

         可她都丝毫不在意,倒好像很享受他给自己的伤痛。

         很贪婪地与他纠缠在一起,嘴里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啸天,啸天……

         只有在这个时候,秦啸天才感觉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凡人,一个有血肉有情欲的男人!

         自己与这个女子如果都是一个小百姓,那么生活该是多么的滋润!

         只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每每都在他们疯狂爱着的时候,李三贵会在门外敲门,说,“皇上,太后嘱咐您要爱惜身体,以国事为重!”

         这个李三贵对自己很忠心,伺候自己也尽心,可就一样不好,脑子里被母后灌输了一些治国定天下的迂腐了,总是会做那些煞风景的事情来。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3

         有时秦啸天恨不能杀了李三贵。

         可情绪回落下来的时候,他又很清楚李三贵就如自己的鞋子一样,没有了鞋子,走路是会受罪的。

         她走了,自己却依然在这里!

         这是种难言的苦楚。

         用晚膳的时候,李三贵拿来了一小瓶子酒,说是外域进贡来的,低度的白兰地,据说是很好喝的,问秦啸天是不是用些?

         酒?

         秦啸天看着那酒,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夜里,自己不也是喝醉了,然后就遇到了她,也许不是她,但终归是让自己再次看到了她身姿曼妙而来。

         为什么不喝呢?

         喝多了也就没了那么多的挂念了。

         他大口地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李三贵嘱他要慢些,他丝毫不理会,直至那瓶子空了,那些熏红色的液体都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吃罢了饭,李三贵依然立在他身边。

         秦啸天摆了摆手,要他下去。

         “皇上,奴才觉得您似乎是有些醉了,奴才还是留下来伺候着吧?”

         此时的秦啸天脸色潮红,嘴角带着模糊的笑意,竟露出了孩子般的顽皮。

         “你出去,朕不要你伺候,你该干嘛你……你就干嘛去!”

         秦啸天再次摆手。

         不料这一摆手,用力过猛,他差点就从龙椅上跌下来。

         “皇上,那酒或许是有后劲的,要不要奴才弄点醒酒汤来?”

         李三贵有些不放心。

         “滚!”

         秦啸天有点火了。

         是。

         李三贵知道自己再坚持,皇上就真的发怒了。

         他身为天子,一向霸道惯了,哪怕别人就是好心,只要是他不想要的,那他也是会断然拒绝的。

         这是一个做皇帝的权利与光耀!

         走到门口的李三贵回头看看,秦啸天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了,似乎困倦上来了。

         他放心地开门走了。

         皇上就是真的醉了,那就睡会儿好了,反正在这宫里,谁也是不会违背他的意愿的。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4

         听着那门被关上了,秦啸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刚走了一步,他就打了一个酒嗝,嘴里冒出了难闻的酒气,耳边有一个女子捂住了鼻子,嚷嚷,哎呀,啸天,你的嘴巴怎么那么臭啊?

         他醉眼迷离,很开心地笑。

         好像只有在她面前,自己才是真实存在这个世界的,也是最快乐的。

         他一摇三晃,就来到了龙樱宫的后门。

         打开了那扇小门,后院子里扑面就来了一阵暖洋洋的风。

         她是最喜欢这里的。

         这里也因她的喜欢而叫青韵泉。

         听自己的父皇说过,大燕国皇宫的位置在风水中论那是最好的,不光是占尽了天时、地力、人和,甚至连那天上的神水都藏匿在此。

         父皇说的天上之水就是温泉水。

         这温泉水那是四季常温的,而且其效可以理疗身体,常洗了这温泉水,那是能益寿延年的。

         秦啸天很钦佩自己的父皇,也当父皇的话是真理。

         可是就这件事,父皇说的不对了。

         当年她那么喜欢洗温泉澡,不是可以强身健体么?可为什么老天还是带走了她?

         他一路踉踉跄跄地走着,一路脑子里想着。

         掀开了那挂珠帘。

         他走进了温泉洞。

         这洞内四季都是暖暖的,洞里面弥漫了白白的水汽。走在这些雾气里,秦啸天竟有种脚踏莲花云的感觉。

         难道自己也到了天上?

         那是不是就能见到她了?

         刚到了泉水边,他还没来及站稳,就听见了一个女子的惊叫声,啊?你?出去!

         声音怎么就那么熟悉?

         也是她那般的脆生生,也是她那样的口无遮掩,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全然不当自己是皇上,总是直呼自己的名字,也不称自己是妾,而直接说我怎样怎样?

         每次秦啸天都笑嗔她,大胆,放肆。

         可实际上,他是多么的喜欢她那么亲热地呼唤自己?

         你这个流氓,放开我!5

         听着那门被关上了,秦啸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刚走了一步,他就打了一个酒嗝,嘴里冒出了难闻的酒气,耳边有一个女子捂住了鼻子,嚷嚷,哎呀,啸天,你的嘴巴怎么那么臭啊?

         他醉眼迷离,很开心地笑。

         好像只有在她面前,自己才是真实存在这个世界的,也是最快乐的。

         他一摇三晃,就来到了龙樱宫的后门。

         打开了那扇小门,后院子里扑面就来了一阵暖洋洋的风。

         她是最喜欢这里的。

         这里也因她的喜欢而叫青韵泉。

         听自己的父皇说过,大燕国皇宫的位置在风水中论那是最好的,不光是占尽了天时、地力、人和,甚至连那天上的神水都藏匿在此。

         父皇说的天上之水就是温泉水。

         这温泉水那是四季常温的,而且其效可以理疗身体,常洗了这温泉水,那是能益寿延年的。

         秦啸天很钦佩自己的父皇,也当父皇的话是真理。

         可是就这件事,父皇说的不对了。

         当年她那么喜欢洗温泉澡,不是可以强身健体么?可为什么老天还是带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