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3
        小远笑了,很局促地抽回了他的手,说,“没……没事,一点也不疼了,好了。”

         “恩,好了就好,这都怪我,害的你受伤了。”

         陆芊芊有些愉悦地拍了拍手说。

         “不怪你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小远再笑。

         不知道怎么,陆芊芊是看着他在笑的。

         可就是觉得他的笑里有苦涩。

         那笑好像是刻意伪装出来,让自己放心的。

         闷呼呼地在心里问,小远,这药汁能治好你手上的伤,可若是伤在心里呢?我要怎么帮你治疗啊?

         不再打扰小远干活,陆芊芊转身回了菜园子那边。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了那道小门边,一种温暖的目光都一直跟随着她。

         姐姐啊!是你回来了么?

         微风里,一个声音在细细弱弱地问。

         这天晚上吃过了饭,容嬷嬷就不停地絮叨着,说是,你怎么就不能顺从点皇上呢?

         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呢?

         听得出来,这个容嬷嬷对自己并无恶意,似乎还很是心疼。

         正是在容嬷嬷的碎碎念里,陆芊芊弄明白了。

         原来这里是大燕国的皇宫,那个暴戾的男人是大燕国的皇帝秦啸天。

         他手段一向残忍,尤其是对待敌对国。

         这个后宫里人人嘴里的小婢子,其实是大燕国的毗邻北凡国的马上王爷冷擎傲的小女儿。

         在一次两国的战争里,冷擎傲兵败。

         秦啸天得意之际,欲要马踏北凡,直捣北凡的京都泰兰歌。

         但就在这时有一名法师要求觐见秦啸天,说是他有重要的军情禀报。

         秦啸天正是春风得意时,怎么会惧一个小小的法师。

         他在自己的行军大营中见到了那个法师。

         法师面带着微笑走进来的。

         暴君的激情解药1

         他说他是北凡国人,他来就是为了要给秦啸天下盅的。

         下盅?

         秦啸天一惊,想要阻止他,但为时已晚。

         此时的屋子里到处弥漫了一种香气,那香气来势快速,很快就在整个行军帐中布满了。

         这香气一定是有古怪的。

         秦啸天大怒,欲要抓住那法师,撕碎了他。

         只可惜在他要扑过去的时候,那法师已经倒下了。

         原来他竟是北凡国的死士,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来的,来的唯一目的也就是让秦啸天身中毒盅。

         在临死,法师告诉秦啸天,说是这盅不过是控制了他的欲望。

         只要他想临幸女人,和那女人肌肤相亲。

         那么他的全身就会顿然无力,从头到脚都是冷寒的,自然那坚硬的欲望也就无法蓬勃挺入了。

         这不是太过残忍么?

         秦啸天是谁?

         堂堂一国之君,后宫佳丽万千,怎么能做到,只是看着而不肆虐?

         他怒吼,他不信,但事实证明了,那个法师没有骗他。

         只要他脑子里的欲望牵动,只要他碰触到了任何一个女人光洁的肌肤,他就会颓然无力,就会全身冰冷。

         法师最后遗言,就说是,这盅的解药就是他们冷王爷的小女儿盐如。

         秦皇只要当盐如是枕头抱在了怀里,那他身体里彻骨的寒气很快就会消失。

         不然他最终是会被寒气浸心,遭受无与伦比的痛楚折磨。

         就这样,秦啸天被迫停止了对北凡国的侵略,带着盐如回了大燕国。

         “哼,那个王爷也不是什么好人,怎么能让人带走了自己的女儿呢?还要时时被那个暴君凌辱?”

         陆芊芊听到这里,很是愤懑。

         “公主,您不能指责您的父王啊,他……他不也是为了北凡国么?没有法师的那个毒盅的诅咒,没有王爷的舍女救国,北凡国也许早就灭亡了啊!”

         容嬷嬷眼里蓄满了泪。

         呃?

         暴君的激情解药2

         难道说,为了一个国家,就真的要舍弃亲情?

         这算是什么?

         大义凛然?

         陆芊芊有点蔫巴。

         她也知道忠心爱国。

         可是一想到,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子就被恶意布施了如此险恶的人生路径,成为暴君的激情解药,心就忍不住的疼。

         “我们走的时候,王爷没有出来送,可是老奴知道,那是王爷不想自己的泪轻弹在世人面前啊!唉,都是战争惹的祸啊!”

         容嬷嬷叹息了。

         “那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谁?”

         容嬷嬷摇头,“没有了,就老奴一人伴着公主前来的,是老奴愚钝啊,没守护好公主,害的公主前几天生了一场病,都昏迷了几天,找刚好,又被皇上赶去了玉寒轩了,这……这都是老奴的错啊!”

         看着她一脸凄凄惶惶的样子。

         陆芊芊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了,妈妈在世的时候,不也这般的疼怜自己么?

         “容嬷嬷……”

         她轻喊了一声。

         “公主……”

         容嬷嬷眼里的泪没忍住,掉了下来,就滑落在了脸颊上。

         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陆芊芊伸手为她拭去了泪滴,“容嬷嬷,这不怪你的,真的不怪你!”

         “公主……”

         容嬷嬷用袖子极快地擦干净了泪滴,展露了慈爱的笑颜。

         对陆芊芊说,“公主,这深宫里是有凶险的,我们要尽力避免被抛到那风口浪尖上,只有那样我们才能维持生活,等到……等到有那么一天,王爷会来解救我们的!”

         陆芊芊点点头。

         容嬷嬷的话里意思不就是要自己淡定做人么?

         这其实不一直都是自己的做人标准么?

         从父母不在了,自己不就一直在尽力维持自己的生活。

         尽力微笑着生活,不让在天堂看着自己的父母有一丝一毫的担心么?

         他们为自己担心了很久了。

         已然离去了,自己就该让他们去得安心,不是么?

         暴君的激情解药3

         接下来的日子,陆芊芊觉得其实挺好的。

         每天她都会到花房里去,就是在一边悄悄地看着小远伺弄花草。

         看那些有生命的美丽,在他手儿的摆弄下,或是剪枝,或是嫁接,每每总能展现一副新鲜的趣味。

         她的心就真的觉得小远,是一个内秀的男孩子。

         相对自己在现代的年纪来说,他不就是一个大男孩子么?

         尽管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和小远的年纪是相仿的。

         倒是容嬷嬷老是暗中嘱咐她,说是不能招惹小远,言下之意,小远是有后台的。

         在这后宫里,后台无非是皇上、太后亦或者是那些嫔妃们。

         可是那些人的亲戚怎么会在花房里种花呢?

         陆芊芊不以为意。

         一天,她又悄然推开了那道小门,刚要迈步进去,就意外地听到了花房里有女孩子的欢笑声。

         “小远,我就要和连心一样的花束呢,你可是答应了的,要公平哦!”

         是一个娇滴滴的女生。

         “才不是,这晚香碎茉是我一个人的,那可是我早早拜托小远给种植的,是不是小远?”

         远远地,一个身着红衫的女子手拽着小远的胳膊,在摇啊摇的。

         眉心微蹙,陆芊芊有种说不出来的厌烦。

         “小婢子,你快过来!”

         她刚要转身走,小远已然是看到了她了。

         不走能怎么样?

         看你和别的女子在这里聊聊么?

         她脑子里冒出这样义愤的话,而她自己又登时被这义愤的念头惊到了,自己这算什么?是吃了味儿了?

         为这个青青少年么?

         “小远,她是谁啊?”

         那个穿绿意的女子问,语气里有不悦。

         “你还不知道她啊,你没听小远唤她是小婢子么?她可是这宫里,皇上很在意的人呢。”

         那红衣女子很着重在“在意”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很是鄙夷。

         “皇上在意怎么了?你们有本事去管住皇上的心,让他不在意啊!”

         暴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