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44
        萍贵妃随着那香草来到了后花园中。

         就在那落雨亭边站着一个人,他是背对着萍贵妃的。

         她不合适睡龙床!9

         他的身影在亭边的清水倒映里,有些奇异的神秘。

         水波微漾,他水中的影子就不住地晃动。

         “你……你怎么来了?”

         萍贵妃疾步欲要上前。

         但是那个男子摇摇头,以动作制止了她的行为。

         “你终是不愿意面对我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对你的真心,难道你不知道么?”

         萍贵妃的话里都是伤感。

         她甚至哀哀地落下了一滴泪。

         “我来不是听你说些无谓的话的。”

         “什么?对你的感情那是无所谓的事情?”

         他这一句话让萍贵妃的心湖陡然失去了平静。

         “有所谓么?那么你和那个苏白又怎么回事?难道你当我是什么?你又当你自己是什么?戏子?每一个男人面前都是一副不同的嘴脸么?”

         那男子冷笑。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萍贵妃的声音顿时紧张起来。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那么你在皇上那里失宠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很明显他的话里都是讥讽。

         萍贵妃被他的嘲讽激怒了。

         她奔过去,扬起了粉拳。

         狠狠地一拳又一拳地砸在了那个男子的身上。

         “如果不是你的拒绝,不是你的不屑,我能去和那个姓苏的有牵扯么?你当我是没人要么?我偏不信,我偏不信,我要证明给你看,让你看看我受到这天下所有的宠爱,所有的!”

         她歇斯底里地喊着,那种悲戚也是很真切的。

         那泪就那么肆意地在脸上奔流。

         “哼,我来不是和你纠葛这些事情的,你怎么做,怎么堕落那是你的事情,不过,眼前你就有一道关口了,你若是还不警觉,还不行动起来,那相信你被打入冷宫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什么?打入冷宫?”

         这有可能么?

         萍贵妃从没想过自己会有那么一天。

         她不合适睡龙床!10

         “皇上现在对你什么样,你很清楚吧?那个小婢子,你怎么和她结下的梁子,你也不糊涂吧?若是这两个人真的走到了一起,那他们的心目中,在这后宫中,谁是他们最碍眼的呢?”

         这……

         萍贵妃的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说的对。

         如果皇上和小婢子好了,那小婢子得了势了,她怎么会放过自己呢?

         哼!

         现在你知道你平日做事有多嚣张了吧?

         那个男人不屑。

         “你!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讽刺我的,那就省省吧,我没那心思听!”

         萍贵妃火了。

         转身欲走。

         “我倒是有个主意或许能帮到你!”

         那个男人并没阻拦她,也没转头。

         但是他料准了她是会回来的。

         什么主意?

         那萍贵妃心里一颤。

         他终究不是铁石心肠的,危急时,他心中还是为自己着想的。

         她眉眼里顿时有了笑意,小蛮腰也是轻然一旋。

         “萍儿就知道你是不会那么绝情的!”

         呵呵!

         那个男人的笑有点假。

         不过,他还是在萍贵妃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半天。他边说,萍贵妃那眼睛就边亮了起来。

         到了后来,她都拍手了,哎呀,真有你的,这才是良策啊!

         哼,你好之为之吧!

         那男子说着,就缓步走了。

         你……

         萍贵妃想说,你就那么厌弃我?

         走时连个挥手的笑都不给我?

         可是她心中装了事情,这事情很紧要。

         就像他说的那样,如果自己再不作为,那真的有被打入冷宫的可能。

         父亲虽然是大燕重臣,可毕竟他也是掌控不了皇上的,不是么?

         小婢子!小婢子,你这个贱婢,我们走着瞧!

         她回到宫中的时候,宋桓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姐姐,你到底去了哪里啊?怎么这老半天才回来,你不知道妹妹的心里就着了火一样。”

         她对他是种不可抗拒的诱惑1

         萍贵妃看妹妹一眼,心说,这清儿被父母惯坏了,怎么遇事一点也不镇静?

         不过,她依然好言劝慰,“清儿,稍安勿躁!”

         父亲把妹子交给自己,要自己好生照顾她,自己不能违背了父亲的意愿的。

         “哎呀,姐姐都火烧眉毛了,妹妹怎么能静下来啊!”

         宋桓清跺着脚。

         “急那也是没用的,我们要想办法去了了她!”

         了了她?怎么了?

         宋桓清看着渐渐从萍贵妃嘴边漾起的笑意里似乎明白了,姐姐这会儿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了。

         “姐姐,你快说啊,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皇上喜欢我!”

         看着这个慌乱的妹妹,萍贵妃心底里冷笑,傻清儿啊,你怎么知道,皇上是不是喜欢你,那只能取决于你啊!

         不过,她没说。

         “皇上是不是喜欢你,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小婢子,只要她存在皇上身边一天,那皇上就不可能会喜欢上你,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怎样让这个小婢子从皇上身边消失!”

         怎么总是那个小婢子,她总是挡在自己和皇上之间,我恨死她了!

         宋桓清咬牙切齿。

         “光是恨,那是没用的,清儿,你这样……”

         萍贵妃在她的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

         “恩,好,我这照姐姐说的办!这次怎么也要皇上对那个小婢子死了那份心思才好!”

         宋桓清急急忙忙就走了。

         萍贵妃嘴角露出了得意,心说,小婢子,这才我看你要怎么过这关?

         “来人,摆驾驭风苑!”

         一行人匆匆到了驭风苑的时候,老忠正在院子里伺弄花草。

         “老奴见过娘娘!”

         他见萍贵妃急急赶来,心中陡然就是一个疑问,这个喜欢闹事的女人来这里干嘛?

         “免了,九弟呢?”

         萍贵妃面上呈现出了一种温和的笑意。

         但她目光中的锐利还是被老忠看出来了。

         她对他是种不可抗拒的诱惑2

         此女来这里绝非善意!

         想到这里,老忠就恭敬地对她施礼说,回娘娘的话,我们主子昨天看书晚了,凌晨才睡,所以这会子还没起来呢。您有什么事情就告诉老奴好了,等殿下醒了,老奴可以代为转达!

         “哼,你算什么东西?我是来见九弟的,你横在这里作梗,就不怕耽误了九弟的重要事情,他责罚于你么?”

         萍贵妃听出了老忠的搪塞之意,大为不满。

         “殿下是老奴的主子,不管他怎么责罚老奴都是要受着的,但是殿下的身体康健那可才是做奴才的真正职责,殿下睡不好,身子骨就不好,老奴得为殿下的健康负责!”

         老忠丝毫不为所动。

         他尽管老眼有些昏花,不过那目光中的意味,分明是,你算什么?

         不过是如花宫的一个主子。

         这里是驭风苑,你想威胁我,那还是要看看地界的!

         萍贵妃被气得压根痒痒。

         心说,你这恶奴才,你等着,你可千万不要掉到我手中,落进如花宫的地界,如那样我定会让你享受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时间老忠就那么就倔强地挡在了萍贵妃的前面。

         这可怎么办?

         这台戏若是少了九殿下,那还真是不好唱!

         想到这里,萍贵妃也不顾及身份了。

         她扯开了嗓子,就对着正房屋子里喊上了。

         “九弟啊,你快起来吧,小婢子的生命现在有危险啊,你再不赶去看看,恐怕这一生就再难见了啊!”

         “娘娘,你怎么能在这里大呼小叫呢,这……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