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43
        李三贵诺诺着不说什么了。

         他从皇上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迥异的神采,这样的神采好像很久都没看到了。

         那是种对自己在意人的关心。

         那种关心犹如一种阳光,迅疾就能灿烂每个人的心灵。

         很快太医的诊断就出来了。

         他们说是小婢子是淋了雨了,她身子本来就薄弱。

         这被雨水的寒气侵袭,再加上那件紫色的外衣上潮气很重。

         双重影响,这才导致了她身心备受冰寒,以至于最终昏厥。

         “朕不想要知道她这病是怎么发的,朕想知道的是,这病要怎么治疗,你们赶紧给朕拿出一个法子来,让她尽快好起来,不然……”

         秦啸天那冷冽的眼神看过了诸位太医。

         那些太医都是不由地一哆嗦。

         于是,整个太医院的人都动作起来了,都在为小婢子的病想方设法。

         治疗伤寒的汤药很快就被端来了。

         粉儿用小勺子一下又一下地喂给陆芊芊喝。

         可是陆芊芊是处在了昏迷状态中的,所以她的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

         一时间,粉儿递到了她嘴边的汤药竟怎么也喂不进小婢子的口中。

         在一边看着的秦啸天神色都阴霾到极点了。

         “你让开!”

         “皇上?”粉儿不解,讪讪地站到了一边。

         秦啸天没理会她,而是自己斜着倚靠在了床头上。

         他把陆芊芊扶起来,这动作很轻,很柔和。

         他此时的面上甚至呈现出了一种难得一见的温柔脉脉。

         陆芊芊就那么被秦啸天拥在了胸前。

         接触到她的身子,秦啸天就吃了一惊,怎么她的身子会如此之发烫?

         不知道怎么,他的心里升腾出了歉疚。

         她受了寒,自己又让她跪在地上好久,直至她体力不支,这才晕倒的,这都是怪自己的,她这般的柔弱,自己怎么会那么忍心?

         她不合适睡龙床!6

         他的歉疚在心里,没人知道,可真实存在。

         谁都没料到皇上竟会这样做?

         这在那个封建帝国,以皇上为至尊的年代里,秦啸天对一个小小女官的作为显然是有些出格了!

         “粉儿,你傻站着干嘛?快点来喂她吃药啊?”

         秦啸天愤然吼。

         “是,是,奴婢,这就来。”

         粉儿被从惊诧中醒过来,靠近了床边,秦啸天手托着陆芊芊的下巴,让她的嘴微微张开,然后粉儿小勺子里的药汤这才得以送进了陆芊芊的嘴中。

         当然这些,陆芊芊都是后来从粉儿嘴里得知的。

         粉儿如是说,她说,真的太让人惊骇了,就是杀了粉儿,粉儿也没想到皇上会有那么温柔的眼神,那么细致的动作,他……他简直太帅了!

         真的么?

         他真的那么呵护过自己?

         陆芊芊当时也是有些疑惑的。

         她不解皇上怎么会前后变化那么快?

         就在自己晕倒之前,还是他怒斥了自己,要自己跪在那里受罚的?

         可转眼他就变成炽情天使了?

         这太有点戏剧性了吧?

         这些都是后话。

         也就在那天,陆芊芊被喂下了那汤药,昏睡了一晚上,可病情并没一点好转。

         反而第二天早上被发现在她的身上长了一片又一片的红疙瘩。

         那些疙瘩赤红着,陆芊芊本来很细腻白皙的肌肤,在这会儿已红肿的失了模样。

         这下,不光是秦啸天,就是那一众的太医们,也都束手无策了。

         秦啸天的心情好像郁闷到了极点。

         他一整夜都没睡。

         他的眼神里都是焦灼,那些太医们,甚至李三贵都不敢正视他的眼睛,那种隐忍的暴戾,恍惚一瞬间就要爆发了。

         漱玉斋里都是人人自危的。

         那些女官们,不要说是说话走路了,就是喘气都很谨慎的,就怕一个不小心被皇上心中的怒火殃及,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开不得半点玩笑。

         **

         呵呵,我又来了!!!

         她不合适睡龙床!7

         容嬷嬷被找到了漱玉斋。

         老嬷嬷一见躺在那里,人事不省的公主就嚎啕大哭。

         “公主,公主,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没有照顾好您啊,奴婢愧对王爷的嘱托,奴婢万死难逃其咎啊!”

         她的泪那是真挚的。

         小婢子对于她来说,那是高于她生命的珍宝。

         “苍天啊,为什么不让老奴死,就而让老奴死了吧,只要公主能好好地!”

         她的老泪纵横,她的肝肠寸断,昏死在了陆芊芊的床前。

         “这不是添乱么?快点把她给朕弄出去!来人,赶紧发诏书寻天下名医,只要能救得了她,那朕重重有赏!”

         秦啸天的心被容嬷嬷那悲怆的哭声震动了。

         看着小婢子就那么面色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不是很野蛮么?

         她不是很倔强么?

         来啊,你这丫头快起来,起来和朕犟嘴,和朕对抗,拿出你的野蛮来,让朕和你好好斗一斗啊!

         他知道这次的诏书一发,那是会惊动天下的。

         堂堂的一个皇帝为了一名女官,动用了莫大的权限,只为她能健康地好起来!

         这是怎么一个玄机?

         这消息传出,江湖上的传言还没飞扬起,内宫就乱套了。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是,这证明了皇上的仁慈大度,他对一个女官都那么关心,那对天下黎民自然也就爱如己出了!

         可也有的人说,这算什么爱民如子?

         这不过就是那小婢子用美色诱惑了皇上,皇上想要她醒过来,也许醒过来,那女子腰身一变,就成了主子呢!

         “那不可能!祖训不是说皇上不能染女官么?”

         “祖训?那都是人定的!如果我们现在的皇上改了那祖训,亲近女官,那说不定几百年后,皇上的这次改变也就成为了祖训了呢。”

         “切……”

         试想,连奴才们都这般议论了,那些贵妃们,她们就更是躁动不安了。

         她不合适睡龙床!8

         一早宋桓清就来到了如花宫。

         “姐姐这下可不好了,你听说了皇上和那个小婢子的事儿了么?皇上为了她的病都发了诏书了,说是要寻遍天下名医,只为挽回那贱婢的性命!”

         萍贵妃本来正烦着呢,听妹妹这样大呼小叫的一番,她神色就更是阴郁了。

         哼,小婢子,你抖什么抖,不过一个敌国罪女罢了,难道皇上就真的能不顾祖训纳了她?

         “姐姐,这可难说啊,皇上那人,你还不了解么?他若是认准了的事情谁能阻拦?”

         这……

         这可怎么好?

         父亲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信息了,他怎么也不捎个信来,说说这事该怎么办?

         那个小婢子若是得势了,那我们姐妹不就更不得龙悦了么?

         萍贵妃的心里乱的紧。

         忽然贴身的宫女香草进来了,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呃?

         他怎么来了?

         “姐姐,是谁?”

         宋桓清不解。

         “妹妹,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姐姐,你去哪里啊?”

         宋桓清望着姐姐的身影,焦急的是又跺脚,又叹气。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地进宫来,做了贵人了,这对于外人来说,那可是荣耀无比的事情。

         可苦处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从自己住进晚香宫那天起,这都足足过了一个多月了,别说是被皇上临幸了,就是见都没见过皇上一面。

         这不是太可笑的事情么?

         皇上既然不喜欢自己,那为什么还要纳选妃子啊?

         比起萍儿姐姐来,宋桓清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怜了。

         所以她一听小婢子一病得了皇上那么深重的宠爱,她就坐不住了。

         难道说,自己堂堂一宰相之女,新晋贵人身份还不如一个漱玉斋的女官?

         这太伤自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