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76
        br/&gt;

         又是落雨亭?

         曾经在落雨亭下,他对自己誓言旦旦。

         可他却迷恋上了青楼的女子。

         还要和这位苏小姐成亲,他还有脸再提及落雨亭?

         眼见着他起身了。

         “南哥哥,你要到哪里去?”

         一边的苏蓉儿问。

         “我要去方便下,你也要跟来么?”

         秦寄南的话里不无讥讽。

         呃?

         苏蓉儿的脸登时就红了。

         讨厌啊,南哥哥!

         她又娇又嗔的。

         他走出了场子。

         这时场子里动物们的表演正热闹着,有猴子,有小矮马……

         自己要不要出去见他?

         陆芊芊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想要不出去的,他已然背叛了自己的誓言,那自己还有必要去听他解释么?

         不知道谁说的,不要相信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的任何离开的借口,因为那都是谎言!

         可她的眼前都是他忧郁而伤感的眼神,他想是有很多话要对自己说?

         而在自己不也是这样么?

         真的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变得就那么快?

         难道一个男人的誓言就那么容易迎风而破么?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6

         真的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变得就那么快?

         难道一个男人的誓言就那么容易迎风而破么?

         她还是站了起来,对容嬷嬷说自己要出去清静一下,这里太吵闹了。

         “那老奴陪着公主去吧?”

         容嬷嬷问。

         陆芊芊拒绝了,而且是以命令的方式,

         “不要,你就在这里看表演吧,不准跟出来,这是命令!”

         呃?

         容嬷嬷有些疑惑。

         但还是没再坚持,眼看着陆芊芊走出了围场。

         急匆匆地到了落雨亭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他是身着一见墨绿的衣衫的。

         不知道是那衣服颜色的原因,还是什么别的,陆芊芊感觉他的背影里渐显了沧桑!

         听到她的脚步声来了,他转过身。

         一双眸子狠狠地盯着她的脸。

         一句像是从心灵深处发出来的话,“总算见到你了!”

         “九九!”

         陆芊芊也禁不住是泪光在眼中闪烁。

         “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你不知道为了你被太后囚禁在了驭风苑里一个月之久么?你为什么要无视我的真情?你跟了五哥,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么?”

         他猛的抓住了陆芊芊的肩头,不住地摇晃着,低吼着……

         就在这种摇撼与质问里,陆芊芊的泪一滴滴落去了风里。

         她想解释说,自己不想和那个暴君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可是自己见到了他和那个青楼女子,自己有多伤心,你知道么?

         你只知道你受得相思苦,但是你知道我比你更苦么?

         罢了,她没解释。

         她知道此时自己说什么,那都为时已晚了!

         自己与他已然是陌路了。

         他要与将军府的小姐,或者那异族来的公主成婚。

         而自己呢,却依然终身只能是跟了那个暴君了!

         暴君!

         是他设计的么?

         让太后关了九九,然后他趁虚而入,掠夺了自己?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7

         暴君,你的心好狠啊!

         见陆芊芊一直不说话,秦寄南心更疼,他一把揽过了她,“你跟我走吧,我们走遍天涯海角,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行,求你了,你跟我走吧!”

         跟你走?

         为了我,让你和你的皇上哥哥反目成仇?

         让天下人耻笑我是祸水不要紧,可我不想让人说你是个藐君染嫂的无耻小人啊!

         她摇头,再摇头,不,我们不能那样!

         “你真的是变心了?你真的是看上了那做贵妃娘娘的风光了么?你好狠的心啊?”

         秦寄南情绪激动,对怀里的陆芊芊使劲一推。

         陆芊芊蹬蹬蹬的退后几步,然后跌坐在了地上。

         哎呀!

         好痛!

         她在跌倒了的那一瞬间,很想把真实的情况说给他听。

         说自己是被迫的成为了那个暴君的妃子。

         说自己一直就在等着,盼着他的消息……

         他见她摔倒了,惊慌地扑过来。

         手足无措地说,“对不起,小婢子,我不是故意的,我……”

         看着他紧张自己成那样子,陆芊芊到了嘴边的话登时没有了。

         他对自己越是真情,自己越是不能害他的!

         和他倒出实情,那就是害他,自己不能那么做!

         就在这时,容嬷嬷找来了。

         看到陆芊芊坐在地上,就是一楞。

         但是看到了秦寄南那一脸的歉疚,她就明白了些什么。

         扶起了陆芊芊。

         容嬷嬷说,公主,回去吧,皇上都在问你哪里去了呢?

         哦。

         陆芊芊没再看秦寄南一眼,漠然转身走开。

         但只是这一转身,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想大喊,九九,你知道么?

         我没有变,也没忘了你,只是命运不允许我用一生来爱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走到了场子边上,就遇到了苏蓉儿,她正站在那里,看着陆芊芊走过来,目光像是一把刀子,恨不能剜下陆芊芊的肉来。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8

         陆芊芊没理会她,径直走了进去。

         坐回到原来的位子上,她没有抬头去看谁,但是她知道秦啸天正在对自己怒目而视!

         看到了她红着眼睛进来,自己怎么能不恼,不恨?

         秦啸天的拳头紧握,恨不得此时一拳砸在谁的脸上,让他仰面倒在地上,向自己道歉,求饶,这才能宣泄掉心中的郁愤!

         但是,他不能那么做,众目睽睽下,还有可潵国的使臣在这里,自己怎么也是不能失了身份的!

         他有什么好?

         朕对你那么用心,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动心?

         他恨恨地用眼神盯着陆芊芊。

         也不过一会儿,秦寄南就和苏蓉儿一起进来了。

         秦寄南的苦楚都写到了脸上了,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他们难道当朕是瞎子?

         再清楚不过了,他们是见面了!

         不然,怎么一个神情颓然,一个哭得眼睛红肿?

         这算什么?

         是对朕的无视么?

         秦啸天恼恨心起。

         朗声对秦寄南说,“九弟啊,好像我们很久没好好喝一杯了,今天有可潵国的礤傂曼王爷来,这是贵客,我们就都敬王爷一杯怎么样?”

         “尽听皇上安排!”

         秦寄南脸色依然是郁郁的。

         “那好,换杯子!”

         秦啸天这一声令下,就有奴才拿来了三只大杯子。

         那杯子的容量足足能盛下半斤酒的样子。

         啊?皇上怎么能喝那么多酒啊?

         场上的贵妃们有些担忧了。

         就是陆芊芊也吃了一惊。

         她接触到了秦啸天的目光。

         什么表情也没有。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皇上,这是何必?

         这是何必?你不知道么?

         朕让他喝酒,你心疼了是不是?

         这样一想,秦啸天的怒气就更大了。

         早有奴才给几个杯子都斟满了酒。

         “来,干杯!”

         秦啸天举起了那杯子,然后仰起脖子都倒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