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35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8

         转而,她掉头对礤傂曼说,“哎呀,爷,您看看他们这是欺负奴家啊,就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他们也不该啊!”

         嘴上陆芊芊这样说,其实心里在偷乐,一个外域的破王爷,在这些草莽江湖人士心里,有个屁地位啊!

         不过,她这一怂恿,那礤傂曼就坐不住了。

         他站起来,对着那些蛮汉吼,“你们尔等好大胆,她是爷的女人,爷倒要看看,你们谁敢欺负她?”

         “我们欺负她?不是她拿了我们聿老大的玉牌,我们能和她计较么?”

         “爷,您看,他们还冲我瞪眼呢,我好怕怕的!”

         陆芊芊索性故作矫情地偎去了礤傂曼的身后,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美人,不怕,不怕,有爷在呢。”

         礤傂曼貌似很怜惜地摸摸她的头发,然后对着他的手下说,给爷看住了那几个蛮汉,他们要是敢对美人不利,就让他们吃吃拳头,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是。

         那几个打手立时就站在了陆芊芊的身前,个个如铁塔似的,和那几个壮汉是怒目相对。

         一时气氛就是剑拔弩张的了。

         “哎呀,爷您看看,那个蛮汉他好凶悍啊!”

         陆芊芊说到这里,声音突然降低,在礤傂曼的耳边很是谨慎小心地问,“爷,您能打过他们么?”

         她这一问,就激发起了礤傂曼男性的雄壮了。

         在自己心仪的美女面前,一个男人是怎么也不能示弱的。

         “打败他?那不过就是小菜一碟而已,美人儿,你就等着瞧好吧。”

         说着,这个银荡的狗王爷就又在陆芊芊那嫩白的小脸上拧了一下,把个陆芊芊恶心的眉眼都皱到了一起了,鸡皮疙瘩瞬间就起了一身。

         冷不丁就是一个寒战,她再次看过对面去的时候,正遇到那个年轻男子的目光,他好像在问,你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那个玉牌分明是我掉的,你捡了,就该还给我,怎么还如此挑衅呢?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9

         还给你?

         谁叫你自私了?

         我那么恳求你,要你帮我赶走这个礤傂曼,你什么表情?

         故意当没看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这回啊,我就让你置身事内,想躲你都躲不掉!哼!

         陆芊芊很明显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媚眼如丝地洋洋自得的笑了。

         那个年轻男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意思。

         他神色一变,用手势制止了那几个蠢蠢欲动的蛮汉。

         对着陆芊芊说,“你不是想要赌么?那好,我陪你赌!”

         “那好啊,你说吧,怎么赌?”

         陆芊芊的兴致来了。

         她可不畏赌,在大学的时候,自己租住的房子后面有一家暗赌坊。

         自己没事的时候,经常就被死党小丽拽着去玩去,这一来二去的,可就学会了,大学几年的学费很多都是来自哪赌桌上。

         对于赌,小丽的话说,芊芊,你真的有赌神的气质!

         赌神,陆芊芊可不敢想,但是应付个把的赌棍,她还是有两下子的。

         他们选择的赌法是掷骰子。

         这样来的快,而且高手赌局中最能见识出一个人的听力,眼力,以及手段的就是掷骰子了。

         那几枚小小的骰子在骰筒里乱转的时候,无论是谁,都在听,根绝那骰子碰撞到筒壁的声音来辨别它究竟是哪一面朝上的,以此来断定骰筒内骰子的点数。

         那个叫聿老大的拿起了骰子筒就欲要玩起,陆芊芊上手一把摁住了他的手。

         “喂,你这个人怎么话没说明白,就开玩啊?你分明是觉得自己一定会赢了?赢回这个玉牌?”

         “那是自然,我们聿老大可是出了名的豹王。你知道什么是豹王么?就是心中游刃有余,不管拿着什么样的骰子筒,想掷什么点数就掷什么点数,就你,一个弱女子,也敢跟我们聿老大叫板?你输定了,还讲什么规矩?”

         他们中一个蛮汉颇有些得意地说。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10

         “哼,那可未必,凡事总有个例外,这天地万物,就没有绝对一说,万一本人赢了呢?你输点什么来?”

         陆芊芊柳眉一扬,一双美目就异彩流光了。

         “那好,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但凡赌,那就要有一样赌资的,我身上呢,最值钱的就是那枚玉牌了,现在在你手上,说到了银子么,倒是有些,只是用银子做赌注,有些平俗,这样吧,小姐,你说,我若是输了,你想要点什么?”

         那个聿老大嘴角浓郁着嘲讽,好似在说,你也太不自量力了!

         陆芊芊嘿嘿一乐,心说,好小子,你上当了!

         “那行,我也不要什么金银珠宝,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们一局定输赢,若是你赢了,那这玉牌就是你的了,若是我赢了呢,你得……”

         陆芊芊很狡黠地笑,然后接着说,“你得保证我有做任何事的自由!记得哦,可是任何事!”

         她这话一出口,身边的礤傂曼就有点神觉了。

         他用很是质疑的眼神看看陆芊芊。

         想要阻止他们。

         可是整个大厅里吃饭的人都听说要在这里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掷骰子较量。

         而且还是一个美女和一个年轻俊后生的,所有的人都惊了,都围拢上来看热闹了。

         这屋子里一乱,在外面也就看了个真真的。

         于是,路过这里的一些路人,也好奇地走了进来。

         参与到围观评论中来了。

         一时间,整个饭馆里可就热闹非凡了。

         人人都在议论,到底谁能赢啊?

         有的说,我看那个年轻后生,他那眼神里,能看出来,可不是一般人,锐利得很。

         而后有人反驳他,未必啊,那女子貌美如花,若是没个三下两下的,能站出来和后生赌么?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那同福客栈的胖老板一看这酒水是没法卖了。

         不过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他一点也不慌,也不心疼。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11

         而是拿了一个本子走到了围观那些人面前,大声吆喝,喂,谁买了?赌定后生赢?还是美女赢?押对了宝,可是大有好处的哦!

         他倒是现实,直接就把饭馆转换成了赌场了。

         那礤傂曼一看此情形,知道自己是不能轻举妄动的,不然惹恼了众怒,那自己想要顺利地带走这个美人儿,可就难了!

         她这到底想要做什么?

         真的就如她说的那样,她很喜欢赌?这是手痒了?

         可听听她那话,却又好像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怎么她若是赢了,就要行事的自由?

         礤傂曼想到这里,就暗自给自己的那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

         要他们紧紧地看好了陆芊芊,万一她要是趁机想跑,那也好见机行事把她给抓回来!

         那几个手下领会了意思,立刻就站在了陆芊芊的身后,个个都是虎视眈眈的。

         陆芊芊身后突然多了几个奴才,她心知那礤傂曼对自己的意图是有所察觉了。

         不过,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她脑子里想,只要自己赢了这个年轻后生,那么保护自己行事自由的权利。

         可就要由这几个蛮汉和这个什么聿老大来管了。

         至于,他们是不是礤傂曼等人的对手,那自己也无从知晓,一切都只能看天意了!

         苍天,保佑我吧!

         陆芊芊在心里暗暗地祷告。

         “既然一把定输赢,那么这规矩就由你说了算,是要大,还是要小?”

         那聿老大的意思是各掷一把,内中的点数决定输赢。

         只是要买大,还是买小?

         陆芊芊微微一笑,那倾城的容貌上是一种自信的光泽。

         人都说自信的女人是最美的,此时的陆芊芊那耀眼的美让那个聿老大几乎不敢正视,他堪堪地有些囧。

         “你的手下不是说你是豹王么?也就是说你每把都能掷出豹子来?那好,我们就看谁掷的点大,那谁就为胜好了!”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12

         陆芊芊的话刚完,那边几个蛮汉就笑了。

         “老大,看来今天这局你是赢定了,照属下看,刚才啊,您那赌注就不该是那枚玉牌,您该赌那个女人,只要把她赢过来了,那那玉牌还不就是唾手可得的?”

         有蛮汉笑得很邪魅。

         “是啊,是啊,老大,老四说的对,该赌那女人的!”

         有人也附和。

         陆芊芊冷冷一笑,“聿老大,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