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14
        越想,秦啸天越是恨自己。

         索性,他起身,到了院子里那棵树前,一下又一下地用头去撞那树了。

         等陆芊芊察觉了奔出来的时候,他的那脑门上已经被撞出了一个大包.

         而且渗出血来了。

         “你……你这是做什么啊?”

         陆芊芊对他这行为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是撞墙吧,那比较刺激3

         “娘子,你都不相信朕了,朕也不想活了!”

         说着,秦啸天就要再撞去。

         “哎呀,你有完没完啊?真想死,那就取剑抹脖子好了,干嘛在这里做戏?这不是故意地让小婢子心里更难受么?”

         陆芊芊说着,那泪就情不自禁地落下来。

         看看她哭得红肿的眼睛,秦啸天的心里,一阵怜爱,一阵懊恼,急急地把她拥过来,连连地吻着她的秀发,“娘子,都是朕不好,是朕不好啊!等回到宫中,朕定然会查清楚此事的,给娘子一个交待,好么?”

         “你少来啦,都已经怀了你的龙种了,还有什么好查的?难道你还想不认账?真是的!”

         陆芊芊气恼。

         唉!

         秦啸天叹息,他心里,多希望这消息不是真的?

         在母后那里喜悦的要命的消息,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一个炸弹了。

         轰一声,就将自己与小婢子之间的那种亲密和谐炸得不翼而飞!

         “朕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朕真的没有一点印象,和她怎么样了?朕只记得朕喝醉了,然后睡了一觉,天亮的时候,她就在朕身边了……”

         秦啸天这样一说,陆芊芊反而冷笑一声。

         “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做了什么事都可以抵死不承认?女人有什么错?就该被凌辱了,还要忍受被人怀疑?被人休弃?”

         秦啸天哑然。

         他知道陆芊芊想起了青韵洞的事情了。

         那时自己不就是强要了她,而最后却误以为她是不清白的么?

         越发的,秦啸天觉得解释好难啊!

         “皇上,您没什么事不要在这里做鬼弄妖了!奴婢累了,想要回去了,您要是觉得这样好玩,那您就继续玩,不过奴婢以为撞树不怎么好玩,还是撞墙吧,墙壁比较有硬度,能更刺激些!”

         说完,陆芊芊转身就走。

         “哎,娘子,你……”

         秦啸天被她说的哭笑不得,什么就撞墙比较刺激啊?

         你还是撞墙吧,那比较刺激4

         秦啸天被她说的哭笑不得,什么就撞墙比较刺激啊?

         你这是要朕头破血流的好看么?

         只是,陆芊芊并没再理会他,房门也关上了。

         然后屋子里灯也熄灭了。

         呆站在院子那棵树下好一会儿,秦啸天自己都觉得浑然无趣了,只好怏怏地回房了。

         第二天一早多尔戈来找皇上议事的时候,很好心地问了一声,皇上,怎么样?娘娘还生气么?

         “唉,朕真的是很莫名,很摸不着头脑啊?那个宋萍儿,她到底怎么回事?想要朕难堪么?”

         秦啸天愤愤。

         多尔戈一愣,呃?

         皇上,您这话说的,她也是您的嫔妃啊?

         您临幸了您的嫔妃其实也没错,只是您不该骗毒妃娘娘说那个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之类的,那样娘娘能不生气么?

         您这不是明摆着,说一套,做一套么?啧啧,皇上都这样,那我们做臣子的,是不是也可以,那个啥?

         “那个啥啊?你这混家伙是在讥讽皇上么?信不信朕治罪你啊?”

         秦啸天用手指敲了他一下。

         多尔戈立刻叫起来.

         哎呀,娘娘快来救人啊……

         “你这混账家伙,还不快闭嘴,你还嫌弃朕这里不够乱么?”

         秦啸天急了,赶紧把门关上。

         哈哈!

         皇上这下臣可知道您怕什么了?

         多尔戈乐得够呛.

         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能摸着皇上的软肋.

         拿捏下,还挺见效的,这个爽啊!

         “唉,你们就混吧!一帮不解朕意的混小子!”

         秦啸天惆怅。

         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说,“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我们顺利突破出去,朕要赶紧回去,弄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啊?皇上,老百姓的话说,种瓜得瓜呗!”

         多尔戈又嬉闹。

         “还说!快告诉朕,有没有什么上佳的法子?”

         多尔戈摇头。

         你还是撞墙吧,那比较刺激5

         “皇上,能有什么上佳的办法?臣都想破脑袋了,不如您让娘娘再想个法子吧,娘娘可是很聪慧的!”

         呃?

         秦啸天一时语塞。

         可也不能老是困在这城里啊,安全是没问题,可是要命的是给养越来越少,万一没有了粮食了,那这城还怎么守?

         接下来几天秦啸天都是处在了焦躁中的。

         陆芊芊不理他,夜夜都不让他进门。

         这可是他做皇帝以来最尴尬的事情了。

         再加上城中的战事,眼看着和那苏炳强恶贼也对峙了有些日子了。

         他们不攻,自己也无法突击。

         这种围困让秦啸天有种困兽的感觉。

         他想,自己堂堂秦皇,宁为雄狮怒吼,怎么能做缩头乌龟呢?

         可是他也不能硬冲啊?

         对方十万大军,而自己这边呢?

         前一仗被前后夹击,损失严重,5万御林军,只剩了不到一半。

         以2.5万人的兵力去对抗10万苏贼大军,太冒失了,那就是冒险!

         他很清楚,现在自己需要的是锦囊妙计,而不是头脑发热的盲打莽撞!

         可锦囊妙计在哪里啊?

         他的锦绣妙妃都不理他了啊!

         其实,他的焦躁都落入了陆芊芊的视线里了。

         她没见他,不理他,可是并不代表他的情况她不知道!

         段弋扬和多尔戈早就把军中的情况和她讲了。

         央求她想一个法子,给皇上解围,给大燕国的子民们解围。

         陆芊芊也一直在琢磨,可问题是,那围要怎么解?

         一日,秦啸天不知道在哪里得了两枚玉石球。

         那球圆润光滑,拿在手里把玩,很是受用。

         而且相当女子的手来说,它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他让小翔子送了这两枚球给陆芊芊,说是要娘娘闷了的时候,练练手劲。

         陆芊芊接过了这两个小球球,仔细看过去,小球上竟有些细细的纹路,隐约是谁的手心纹线一般,煞是有趣。

         你还是撞墙吧,那比较刺激6

         这样一把玩,陆芊芊倒是挺喜欢的。

         每日里,闲来无事的时候,就拿在手中玩耍。

         这天早上,她刚吃完了饭,院子里秦啸天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她知道他是去军营中了。

         心里在想,这些天,他看上去是急坏了,大概是想早点回去看看他那萍贵妃吧?

         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他们何止一日,两日?

         这样暗自想着,神情就不悦。

         更在心里气自己,怎么就忽然间变成了小女子一枚?

         吃醋吃得这样浓郁?

         和九九来往的那段时间,自己不是恨不得秦啸天天天都腻着他那些贵妃,不理自己,不干涉自己和九九来往么?

         可是现在怎么样?

         自己看来真的是无药可救地爱上了他了!

         越是爱,就越是关切,然后就越是难以容忍她人的分享了,不是么?

         她这满腹心事地琢磨着,手心里就不留神,那两枚玉石球球,就掉到了地上了。

         一前一后,两枚球落到了不同的位置上。

         她被吓了一跳,然后更让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她恍惚间听着,那两枚球球落地的声音并不相同?

         这怎么回事?

         球球都是玉石的,重量也是相差无几的?

         再怎么也不该落地声音一个沉闷空洞,一个清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