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15
        实响啊?

         陆芊芊心里一阵好奇,就拿起了一样砖头,然后在两枚球球先后落地的位置上敲敲,真的很奇迹,她听到了两种不同声音。

         心里蓦然一个念头,难道这地下会是空的?

         就像是现代电视里那些探险的剧目里演的一样?

         往往有些人会在自己屋子的地下挖一个洞,埋下一些金银财宝,然后等日后急用时再取?

         难道说,这地下也会有财宝?

         自己发财了?

         想到了财宝,她又顿然失去了兴致了。

         自己现在也不缺银子啊?

         惊喜瞬间有些回落。

         一个突兀神秘的密道1

         一下午,她都有些畅想,猜想着屋子里的地下会有什么奇迹?

         到了晚上,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梦。

         梦里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爷子,找到她,用手里的拐杖先是指了指她,然后又指了指地下,那意思很是神秘。

         “老先生,您想说什么?”

         陆芊芊诧异地问。

         那老者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

         但只是用拐杖又重复了下刚才的动作,最后对着她点了点头,就悄然消失不见了。

         呃?

         陆芊芊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梦里的情景是那么清晰,就好像在眼前刚发生的失去一样。

         她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就对那个老者的动作很是信任。

         这地下一定有什么要紧的秘密,不然那老者怎么会来告诉自己呢?

         想到这里,她立刻找呼来了小翔子,让他喊几个人过来。

         要他们用工具把那地面撬开了。

         隔壁的秦啸天听到了声响,急忙过来,问,娘子,你这是做什么?

         陆芊芊不说话,也不看他。

         “哎呀,娘子,你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啊?”

         秦啸天真的恼恨极了。

         可是他的情绪还没调整过来,就听见那边在撬着地面的兵士有人在喊,皇上,快看,这里有一条密道!

         呃?

         密道?

         众人皆是惊异。

         秦啸天和陆芊芊一起凑过去一看,果然在被撬起的地面砖的下面,有一条明显修造是地道的入口。

         这里怎么会有地道呢?

         段弋扬和多尔戈也闻讯赶来了。

         于是,秦啸天和多尔戈他们招呼了几名侍卫就准备下地道里察看。

         “呃?那个弋扬要保证某人的安全啊!”

         陆芊芊近前一步,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娘娘,您说什么啊?弋扬没听清啊?”

         段弋扬故意搞怪。

         “娘娘说啊,要段侍卫保证某皇上的安全啊!”

         一个突兀神秘的密道2

         “娘娘说啊,要段侍卫保证某皇上的安全啊!”

         旁边的多尔戈和众位卫士,齐声喊起来。

         秦啸天乐了,关键时刻还是自己的娘子啊!

         “娘子,你放心吧,朕没事!”

         他冲陆芊芊一笑。

         “哼,谁说保护你了,我是说……是说要弋扬保护多军头!”

         陆芊芊掉头不稀得看他了。

         呃?

         秦啸天被堵了一句,弄了个大红脸。

         众人都笑起来。

         多尔戈也只有无奈地笑,怎么觉得大燕国英明强悍的皇上,遇到了毒妃娘娘,就孩子一样好玩了?

         大家陆续下到密道里去了。

         一直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秦啸天他们回来,陆芊芊焦急了。

         “小翔子,这怎么回事?”

         她兀自念叨着。

         小翔子也是很是疑惑的样子。

         “不行,我得下去看看去,小翔子,你在这里守着。”

         陆芊芊说着就欲要下到密道里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密道里钻出来了一个兵士,他上来说是,皇上让他半路回来的,就是想回来告诉娘娘一声,他们没什么事,那密道很长,一直走不到头的样子,皇上说,怎么也要到尽头去看看,到底这密道通往哪里?

         哦。

         陆芊芊的心这才略略放下。

         直到傍晚时分,秦啸天他们才回来了。

         整整一天他们都没吃一点东西,但看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的神情。

         尤其是秦啸天,一从密道里出来,冲过去就抱住了陆芊芊,“娘子啊,感谢你啊,你可真是朕的福星啊,不!是大燕国的福星啊!”

         呃?

         陆芊芊一怔,这是找到宝了?

         不至于啊,财宝对于一个皇上来说,那有什么稀奇?

         她正欲要问,却看到一边的多尔戈和段弋扬等人都是把头掉转到了一边,马上意识到自己还被这个莽撞的暴君抱在怀里呢。

         马上羞赧地娇斥,“你真是疯了,快松手!”

         一个突兀神秘的密道3

         她这一挣扎,秦啸天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马上松开了她,转头对着多尔戈说,快去把施上迁给朕找来!

         施上迁,陆芊芊是听段弋扬说过的。

         他是皇上骑兵的督领,马上的能耐那可是一流的。

         叫他来做什么?

         陆芊芊不解。

         秦啸天在案桌前匆匆写就了一封信。

         信刚写完,施上迁也来了,“皇上,您有什么吩咐?”

         “好,你现在马上就带了朕这封信,密封好了,潜水出去,然后到东柳林镇,找到一处叫东柳的馆驿,你们娘娘的千里飞云马寄放在那里,你取了,骑着它,直奔离薆毣城几百里外的封州城,求见那里的守城大将鲁宇赫,亮出这封信,要他按照朕的旨意来办!不得延误,否则国法处置!”

         秦啸天的精神大振.

         不光是话语里都是铿锵.

         就是那表情也十足的信心了。

         怎么了?

         怎么下了一次密道,他就亢奋起来了?

         这密道里究竟有什么玄机?

         陆芊芊一头雾水。

         施上迁领命而去。

         秦啸天掉头眼睛直视着陆芊芊.

         说,“你,现在就给朕搬到隔壁去,这里会是重要的房间,朕会派重兵把守的!”

         凭什么啊?

         你这是假公济私?

         我干嘛要搬去隔壁?

         谁不知道隔壁是你的房间?

         陆芊芊动也没动,用很是不满的眼神瞪着秦啸天。

         “你……你还瞪朕?”

         秦啸天凑前一步.

         抬起手来,作势想要打的样子。

         陆芊芊柳眉一挑.

         怎么你要打?

         那好啊,你打,你打,你打……

         她的身子反倒靠了上去。

         “哎呀,娘子,你……你……”

         秦啸天见陆芊芊又生气了,一时间竟慌神了。

         “娘娘,皇上说的没错,这个密道很有文章可做,所以就请您易驾到隔壁吧,这里真的要派人把守才行的!”

         一个突兀神秘的密道4

         多尔戈这话算是给秦啸天解围了。

         陆芊芊看了多尔戈一眼,见他表情很认真,没有敷衍自己的成分。

         就冲着秦啸天冷哼一声,扭搭着就走了出去。

         秦啸天摇着头,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

         看来古人说的对啊,惹谁也别惹女人,不然你会有大麻烦的。

         多尔戈和段弋扬就都笑。

         后来陆芊芊才知道,原来那密道竟是通往薆毣城外10里外的嵩翯山的。

         秦啸天他们还在出口处发现了当年穆无留在墙壁上的字迹,那字迹是用刀尖刻下的,上面写,这嵩翯山密道,就是穆无他送给秦啸天的一个告别礼物,说是他预计到多少年后,太子会有一劫,想要解此劫的围,除了有一个女子的帮助外,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