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82
        上的错啊?

         陆芊芊奔进自己的屋子,趴到了床上,就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哭,就如摧枯拉朽般的。

         这些日子受的委屈,这些日子被人说是不贞洁的。

         甚至这些日子自己都心生了死念了。

         这所有的一切都涌上了心头。

         她哭,她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那叫一个歇斯底里!

         被关在了门外的秦啸天慌了手脚了。

         不顾忌了周遭有奴才在,就一声声劝着……

         “娘子,是朕的错,朕真的错了,朕不该赶你去冷宫,更不该骂你,朕真的不知道那就是你啊!”

         “哼,你想要的是你的心上人吧,你走吧,你找她去吧!”

         陆芊芊想起了那天在青韵洞里,秦啸天一边肆虐自己,一边喊着一个叫璇儿的名字。

         他心里果然是有人的!

         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对待自己!

         却原来,这样久了,自己不过是他心里另一个女子的替身罢了!

         这一想,那冤屈就更如潮水般奔突了。

         她哭得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谁是青韵洞里那个贼淫?13

         这一想,那冤屈就更如潮水般奔突了。

         她哭得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娘子,你不要哭啊,是朕冤枉你了,是朕不好,你的身子单薄,可不要因为朕的错,气坏了你自己啊!”

         这时候的秦啸天真的不是一个能在战场上,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魔鬼似的皇帝了。

         他真的就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男人!

         一个生活在民间,宠着,爱着自己的女人的平凡百姓了!

         李三贵他们也都被陆芊芊那哭声里的撕心裂肺骇然了,这怎么回事?

         青韵洞怎么了?

         李三贵刚刚想及此,那边秦啸天就一下子踹了他一脚。

         “李三贵,你说,这枚玉佩你是不是认识?”

         一看那玉佩,李三贵立刻就吓到了。

         “皇……皇上,那玉佩是……是璇贵妃的,她去了之后,就把那玉佩留给了他小远了,小远……小远你的玉佩怎么在皇上手里啊!?”

         李三贵三魂吓掉两个了。

         “好贱奴,那天朕问及,你为什么不说实话?你怎么敢欺君?朕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秦啸天怒不可遏。

         “皇上,这不管干爹的事儿,是奴才把那玉佩转送给了娘娘了,想要娘娘护身用的,可是有一天,娘娘去那青韵洞洗澡后,就遗失了,奴才后来去青韵洞里找过的,没见到,怎么皇上您在哪里得的?”

         小远心里正为小婢子的哭而难受呢。

         这一听为了那玉佩又要牵累到干爹李三贵,他赶紧解释。

         秦啸天现在知道,一切都明了了,一切也都是那么的出自自己的意外,自己竟那么无耻地要了小婢子,可是在要了她的清白后,又冷斥了她,说她是不贞洁的女子,自己怎么能这样呢?

         所以,那天夜里,在那个青韵洞里的女子就是陆芊芊无疑。

         自己把她当成了璇儿重生。

         然后又在发现她不是处子后勃然,这……这怎么说的?

         谁是青韵洞里那个贼淫?14

         “皇上您恕罪啊!老奴不是故意的,只是老奴怜惜之前的毒妃娘娘,怕诸事牵扯到了她,也怕皇上因这一玉佩责罚小远,所以这才谎称不认识那玉佩的,这都是老奴的错,不关小远和娘娘的事儿的,皇上,您不要怪他们啊!”

         李三贵把头在地上磕得是梆梆作响。

         “干爹,干爹……”

         小远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他一直知道干爹是很关爱自己的。

         可没想到,他竟冒了欺君之罪,只为保护可怜的小远!

         他扑过去,抱住了李三贵。

         “皇上,您要怪就怪小远吧,那玉佩是小远送出去的,与其他人无关!”

         “哼!你们当朕真的就不敢杀你么?”

         秦啸天在气头上,那眼睛里射出来的光真的是冷冽到能杀人!

         “皇上,老奴们不敢啊!”

         容嬷嬷和李三贵等人跪了一地。

         个个都是心惊胆战。

         全身抖若筛糠。

         门突然就被拉开了。

         “暴君,你牵连他们做什么?这事都是小婢子一人的事儿,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陆芊芊满面是泪的走了出来。

         “娘子,你总算出来了,你可吓坏了朕了,朕在阵前孤身一人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都没害怕过,却被你今天这举动吓坏了,都是朕不好,朕怎么会怪罪他们呢?他们都是朕忠心耿耿的奴才啊!”

         那你?

         陆芊芊神色疑惑。

         “呵呵,朕不这样怒斥他们,你会开门出来么?”

         秦啸天笑,很是诡异地笑。

         哼!

         陆芊芊知道自己又中计了。

         这脸上就是哭笑不得的神情了。

         秦啸天伸出手去,把她面上的泪珠儿拭去。

         “朕现在才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朕一直以为你永远也不可能全身心地都给了朕,现在朕知道了,朕其实早就得到你了,身心都是,只是朕没意识到,而你又倔强的不承认罢了!”

         我娶你不为爱,而是鄙夷1

         他的话让陆芊芊也是一楞,这是真的么?

         自己真的早就爱上了这个暴力无常的男人?

         “好了,都起来吧,没你们什么事儿了!”

         秦啸天笑着对那些奴才们说。

         李三贵等人这才收回了被吓丢的魂魄。

         战战兢兢地谢恩,起来。

         就在秦啸天欲要携着陆芊芊返回屋子的时候,外面突然就有奴才急急来报。

         说是在皇宫大门外,成百的文武官员都跪在那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些普通的百姓和士兵。

         他们都是跪谏皇上,要皇上立刻处置了妖妃毒妃。

         以免大燕国和大燕国皇上被她的妖媚祸害!

         秦啸天尽管不在意那些官员们对陆芊芊有看法,他本来就是要保住陆芊芊。

         这次知道了陆芊芊的第一次又是被自己索取了。

         那份由心而来的幸福感和骄傲感,就更促使他暗下决心。

         不管怎么今生都要和小婢子在一起。

         就算生不能同时,死也要同穴的!

         可他还是被来人的禀报惊了一下。

         怎么那些官员们都要集体联合起来进谏,让自己放弃小婢子么?

         隐隐的,秦啸天有一种担忧。

         本来再怎么自己和小婢子的事,那也是皇上的家务事,只在宫内解决就好。

         可现在那影响竟走出了皇宫,甚至有部分百姓也对小婢子有了怨言了?

         秦啸天也知道百姓和官员他们大部分都是出自真心,是想要维护大燕国的江山,想要护住他们的皇帝。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这内中也有一部分人是想趁机做点什么卑劣的事情的!

         不然那声势怎么造那么大?

         而且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他们就都联合起来了,想要置小婢子于死地!

         “皇上,求您救救公主啊!”

         一旁的容嬷嬷扑通一声跪倒了。

         这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这内宫之中到底还有怎么样的凶险啊?

         我娶你不为爱,而是鄙夷2

         “皇上,臣妾不想让皇上难做,如果……”

         陆芊芊这话没完,她的嘴就被秦啸天用手指堵上了。

         “朕无戏言,妃也要不说妄语,知道么?”

         秦啸天看眼容嬷嬷,“你起来吧,照顾好你们公主,这天下还是朕的,没人翻得了!”

         他松开了陆芊芊的手,“回宫,让宋烩他们来见朕!哼!”

         于是,几乎是几分钟之内,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了陆芊芊和容嬷嬷以及小远了。

         就在那天夜里,秦啸天没回漱玉斋里陆芊芊的屋里。

         容嬷嬷和小远都急坏了。

         他们都在担心,此番皇上一个人对峙那些官员们,会不会有个好的结果?

         若是那些人真的坚持,而皇上不得已需要妥协,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