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67
    一点也不能安然下来。

     九九相对自己来说,就如自己的亲人一般。

     只要一想到他会被人害,会有被人抓去的可能,她的周身就会刷地一身冷汗。

     挟天子以令诸侯!9

     好在,她的煎熬并没有持续太久。

     不过一个时辰的工夫,秦寄南就回来了。

     当门被推开那一瞬间,陆芊芊差点就欢叫着扑进他的怀中了,但是身子到了他的身前,又堪堪地站住了。

     她不能那么做!

     她怀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怎么还能对面前的人表示什么?

     那会更深刻地让秦寄南伤心的。

     这个时候,给他希望其实就是给他伤害,自己不能那么做!

     对于陆芊芊那戛然而止的奔扑,秦寄南怎么会不明白原因?

     他的心里蓦然都是伤感。

     他很想对陆芊芊说,小婢子,就是你不给我希望,我的心也是备受着煎熬的,看不到你,我会向往,看到你的时候,却又只能远远地观望,你能感受这种心情么?

     两个人一时相对无语。

     稍稍过了点时辰,还是陆芊芊打破了尴尬,“九九,怎么样?顺利么?你看到了他了?”

     秦寄南摇头。

     “怎么会没见到?难道他……”

     陆芊芊的眼神里突然就聚满了晶莹,难道他们真的敢冒大逆不道的罪名,荼毒了皇帝?

     “不是的,你不用多想,他们目前还是不敢对五哥怎么样的?他们就是顾忌到了皇上这些年来在百姓,在军中的影响力,这才要想方设法地控制了他,然后才进而达到自己阴险的目的的!”

     看出了陆芊芊的担心,秦寄南安慰着。

     不知道怎么在他安慰的话里,陆芊芊还是听出了失落了,或许在秦寄南以为,她的刚才的奔扑之所以停止了,是因为心中对皇上的念念不忘吧?

     陆芊芊想再说什么,也许该解释些什么的。

     可是那话要怎么说?

     难道说些凌驾于事实上的虚情假意么?

     她无语了。

     “眼下,我们要找些帮手,他们对皇上住的地方防备太严了,凭借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靠近皇上的,可是这里不是京都,我也手无军权,怎么找人来帮呢?”

     挟天子以令诸侯!10

     秦寄南一筹莫展。

     是啊,这里都是宋烩等人的地盘,要找谁来帮忙呢?

     两个人坐到了椅子上,都不说话,心里在琢磨着这事怎么办?

     显然回泰兰歌调拨人手,已经是有些来不及了。

     可这里怎么会有皇上的帮手呢?

     陆芊芊有些焦急了,很突兀地站起来,就在屋子里转悠着。

     正是这种突然的行为,让她腰间上悬着的一枚玉佩被甩了起来,然后又一下子打在了她的腿上,有些稍稍的疼。

     咿?

     什么东西?

     她自己疑惑,低眸一看,忽然就眉开眼笑了,“九九,或许我们可以找他们来帮忙的!”

     “谁?”

     秦寄南一震。

     “就是它啊!它的主人……”

     陆芊芊手里举起了那枚腰间的龙佩。

     “你……你是说聿老大?”

     “对啊,我也不知道这个玉佩是不是就像他说的那么神奇,也不知道他说他的手下遍布江湖是真的假的,但是总可以一试吧,强过我们在这里束手无策地胡思乱想,你说呢?”

     陆芊芊有些兴奋。

     “恩,这法子倒是可以一试,按照聿老大的为人来说,他说这玉佩有特殊的效用,那就一定是假不了的。我相信他的为人!”

     说到了聿老大,让秦寄南在一瞬间想到了聿红颜,他那个妹妹可真得不怎么样?不过聿老大的为人还是有诚信的,他不会信口乱说的。

     眼看着也没了别的招儿可想,两个人就决定就那么办,用这块玉佩招惹来玉龙帮的人,他们人手众多,或许能帮到秦寄南。

     于是,两个人各自安歇,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秦寄南和陆芊芊就走出了驿馆的门。

     他们来到了夷州城的大街上,想来那些江湖中的玉龙帮人是混社会的,自然就不会再屋子里窝着,一定会有人在街上吧。

     可是走了几条街,陆芊芊和秦寄南都是有些闷闷的。

     挟天子以令诸侯!11

     满大街的那么多人,自己也不能举着那枚玉佩问,请问谁是玉龙帮人啊?

     就是有玉龙帮的人看到了,那也会怀疑他们的用意的,毕竟帮会是不受朝廷待见的,朝廷怕那些帮会的势力扩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然后会聚众某乱,或者带给大燕国人什么不幸。

     如此,明目张胆地找寻那些玉龙帮人显然不合适。

     可是要怎么让人知道自己手里有聿老大的号令玉佩呢?

     两个人正转着,陆芊芊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处当铺。

     那当铺的门上写着“龙玉当坊”。

     龙玉?玉龙?

     这个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陆芊芊和秦寄南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两个人走了进去。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小伙计的模样,“两位客人想是有什么物件要出手么?”

     他问。

     “是啊,我这里有一枚玉佩,急着用银子,你给看看值多少?”

     陆芊芊把自己手里的玉佩递了过去。

     那小伙计刚要伸手接,陆芊芊却又缩回来了,叮嘱那小伙计说,“记得要找你们的掌柜的给看看哦,价钱不合适,我们可是不当的哦!”

     那小伙计笑了,说,“小姐,您请放心,我们童叟无欺,更不会强当的!”

     秦寄南看着陆芊芊,脸上也在笑。

     这个丫头突然就那么谨慎了?

     不过,那个小伙计接过了那枚玉佩,只瞟了一眼,神情就顿时凝重起来。

     稍稍一愣,但很快对着秦寄南和陆芊芊两个人恭敬施礼道,“二位请稍等,小的去去就来!”

     他转身进了当铺的后堂了。

     秦寄南悄悄在陆芊芊面前说了一句,也许是有门道的,没看那个小伙计的表情么?我感觉他应该是认识那枚玉佩的!

     “若是他认识,那或许就证明他是玉龙帮的帮众了?”

     陆芊芊说。

     “恩,有可能!!”

     秦寄南边说边用警惕的眼神看到后面去。

     挟天子以令诸侯!12

     果然,时辰不大,就由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个子有点矮胖,但是脸上却带着满面的笑容。

     “怎么?你们没看出这块玉佩的价值么?”

     陆芊芊有些心急,问。

     “哎呀,小的怎么会看不出来啊,这枚玉佩啊,那可是无价之宝啊!小的首先恭喜两位了,可是小的很是好奇,你们是怎么得来的这宝贝呢?”

     他的眼神不断地在秦寄南和陆芊芊身上上下打量,好像也是满腹的疑惑一样。

     “那就不能告诉你了,你就说这枚玉佩,你收不收就行了?”

     秦寄南卖了个关子。

     他也想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细,彼此情况都不明了,自己也是断然不能说实话的。

     “收,我一定收,只是小可真的很想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

     那个中年人小眼睛一眨巴,接着说,“要不,这样你们只要告诉了我的这枚玉佩的来历,那么我多出银子,这样总可以吧?”

     “哼,你以为我们就是贪图那点银子么?”

     陆芊芊冷哼一声。

     “那……你们?”

     那个胖男人一怔。

     “既然你不说实话,你没有诚意,那么我们的玉佩就不当了,拿来,我们不当了!”

     秦寄南貌似有些火了。

     “别,别啊,您先不要急,听小的说详细些。”

     那个胖老板说着对那个小伙计使了个眼色,然后那个伙计很是机灵地过去把店门从里面关上了。

     “哎,你……”

     陆芊芊有些疑惑,他关门干吗?

     但秦寄南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对她眨巴了下眼睛,那意思,你不要怕!

     接着,就有丫头端着茶盘出来了。

     将茶放在了桌子上后,那个胖老板说,“两位这边请,我们便品茶边聊!”

     秦寄南和陆芊芊都坐了过去。

     那个胖老板端起了茶,喝了一口,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