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43
        ,否则想要找到这里,那是很难的。

         “你忘了,你带走了我的玉牌,那玉牌和我之间有心神感应啊!所以,我不就找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

         陆芊芊赶紧取出那枚玉牌,“聿老大,真是对不住,那天走的太过匆忙,所以就忘记奉还了!”

         “奉还什么?那本来就是我送给你的。”

         聿老大笑。

         呃?

         怎么那天你是故意将这玉牌失落到地上的?

         陆芊芊大为惊异。

         “这有什么惊奇的,你不也是故意招惹我的,想要我帮你脱离那个混账男人的束缚?”

         陆芊芊顿时羞赧。

         原以为自己心中的那计谋是不会有人探知的。

         现在才知道什么也没瞒过去。

         “聿老大,谢谢你,我……”

         “别,你可别这样扭捏!还是那天赌桌上的你来的爽利,不是你那番精彩的赌术表演,我也不能顺理成章地帮你,说起来,还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才对!”

         聿老大的目光是透亮的,恍惚在说,你真的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子!

         “可是这玉牌对你不是意义重大么?我怎么能收?”

         “玉牌是意义重大,但是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什么样重大的意义能比过这国家的危难?泰兰歌就在凶险中,你我都是大燕国人,怎么也不能任由它陨落毁灭的!”

         聿老大的神情顿时凝重起来。

         那种挺拔而肃立令人顿然起敬。

         “可是,那种虫太危险了,也不知道它叫做什么,要怎么才能除掉它啊?”

         娘子,你是朕的幸运仙子1

         想到了秦啸天的面对的压力,陆芊芊的心里也是焦灼不安的。

         “我倒是知道那种毒虫来自何处?”

         聿老大说。

         “何处?”

         陆芊芊一惊。

         “太阳国!”

         啊?

         当聿老大这几个字说出口的时候,陆芊芊震惊了。

         大燕国和太阳国一战,不是结束了么?

         那太阳国的王不是也承认了失败,拜倒在秦啸天的脚下么?

         怎么他还有如此歹毒的心肠?

         他这是想要毁灭了泰兰歌,借以霸占整个大燕国啊!

         这可怎么办?

         聿老大摇头,“没有办法,这是他们那些歹毒的研究院们研究出来的毒虫,此毒虫繁衍的特别快,若不尽快采取措施,那不但泰兰歌,就是大燕国也是岌岌可危的!”

         他这话一出,陆芊芊等人都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几个人正说着话儿,门又被敲响了。

         是九九来了么?

         陆芊芊一喜,但聿老大说,是的手下,他们是去做调查的,想要看看那毒虫究竟想要祸害什么?

         进来的果然是他的手下,其中的一个蛮汉。

         但是那蛮汉一张口,陆芊芊就知道他的心思并不如他的外在那样给人以粗俗的感觉,相反他的话里每一步的推理都是合情合理的。

         他说,他找到了一只飞虫,并跟踪它,在它袭击路人的时候打死了它。本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蛮汉的眼前,是不可能容忍那毒虫妄为的!

         但是,他跟踪了几只毒虫后发现了一个异样的信号。

         那就是这毒虫只进攻人,而对于一些牲畜,不管是牛羊啊,猫狗,它都无动于衷,它每次扑进人的身体内,就在汲取人的血液,直至人体内的血液都被它劫取干净了,那人才会在痛苦中死去!

         而它又会从那人的肌肤中钻出来,寻找新的目标。

         “聿老大,你说,它怎么会只伤害人呢?那些牲畜不也有血液么?”

         娘子,你是朕的幸运仙子2

         “聿老大,你说,它怎么会只伤害人呢?那些牲畜不也有血液么?”

         蛮汉很是疑惑,愁眉不展。

         是啊,这是个问题,它怎么只对人感兴趣?

         “其实这也不算是个问题,怎么消除它才是真正的问题!”

         聿老大说。

         陆芊芊仔细地品味着那个蛮汉的话,紧接着就一摆手,“聿老大,不对,还是这位大哥说的有道理,我们想要消灭它,只有先了解它的特性才能对症发招儿,然后才能一举攻破。”

         呃?

         聿老大低头琢磨了一下,嗯,是有道理!

         陆芊芊心里想,这要是在现代就好了,那些科学家一定能研制出杀虫剂来,只要朝着这些毒虫们一喷或许就能置它们于死地了!

         可这不是现代啊,最平常的对付蚊虫的也不过是用拍子打而已。

         显然,那种简单的拍打对这毒虫是毫无效果的!

         那么它们怕什么呢?

         一时间,陆芊芊和聿老大等人都是沉默不语了。

         每个人的心里都沉重极了。

         难道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燕国的将士们没有死在疆场上,却被这种小小的飞虫杀死在自己的家门口?

         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

         正烦躁的时候,秦寄南突然来了。

         他说他不放心,所以来看看的。

         见到了聿老大,自然两个男人是寒暄了一番,然后就谈及了那些该挨千刀的毒虫。

         “唉,皇上都急坏了,群臣也都是慌乱不已,谁也不知道那些毒虫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寄南说。

         不过当陆芊芊告诉他,聿老大说是那毒虫是太阳国人研制出来的时候,秦寄南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怒气,“那些外域人怎就如此死不悔改?早知道当初皇上就该强兵攻击,马踏他们的老窝,让他们死个明白!”

         是啊,做人犯错误不愚蠢,但若是执迷不悟,那就是大大的愚蠢的。

         可能现在太阳人都在偷偷地乐呢……

         娘子,你是朕的幸运仙子3

         他们没费一兵一卒,只不过是一些越洋过来的毒虫,就让我们有些招架不住了啊!

         小远恨恨地,“若是整个国人知道了是太阳人搞的鬼,那真的是吐口吐沫也淹死那些太阳人了!”

         只是那些毒虫真的太霸道了。

         “不行,我们不能再坐在屋子里研究对策了,我们需要走出去,再仔细研究下那些可恶的东西,然后或许能有个应对的策略?”

         陆芊芊说着,就站起身,欲要出去。

         “公主,那怎么行啊?太不安全了!”

         容嬷嬷不肯。

         “嬷嬷,事情都到了如此危急的时刻了,眼看着就要国破家亡了,还顾忌得了什么个人的安危呢?”

         说着,陆芊芊取过了一个蒙面的面罩,戴在了头上,然后走了出去。

         秦寄南眼神里掠过一种自豪,这就是他认识的小婢子,这就是心地善良却又心思细腻的小婢子!

         爱她,怎么会没有理由呢?

         聿老大也是暗竖大拇指,心说,这女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几个人来到了街上,尽管都是蒙面的,可秦寄南还是很紧张,他片刻不离地守在陆芊芊的身边。

         陆芊芊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关切,嘴角浅浅的一抹笑意,“九九,我没事的,你不用那么紧张?”

         “怎么会不紧张?你的一切胜过我的生命!”

         秦寄南小声的一句表白,让陆芊芊的心里登时就又是幸福,又是难过!

         街上真的是没什么人。

         几个人一起走着,目光在不停地搜索,几欲找到那些害人的毒虫。

         就在众廊街的拐角处,远远的一个红衣女子走来。

         她的步履很快,也很轻盈。

         那么看去,她就如一只翩然的蝴蝶在花丛中掠过。

         “红颜,你怎么来了?”

         首先惊讶的是聿老大。

         “哥哥,凭什么你来的,我就来不得?”

         那女子也是面罩蒙面的,只露的一双眸子里,显示出了秋水般的柔意。

         娘子,你是朕的幸运仙子4

         那女子也是面罩蒙面的。

         只露的一双眸子里,显示出了秋水般的柔意。

         她的表情陆芊芊等人看不见。

         但是从她清脆悦耳的声音里,能听出来,她是一个直爽而可爱的姑娘。

         “哥哥,他是谁啊?”

         这位叫红颜的女子。

         没有看陆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