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53
        她不畏惧死亡。

         可是却很怕自己失去了皇上的爱。

         当皇上的爱不是那么明朗的时候,她恼了,她恨了,于是她发难了。

         皇上是怎么样的傲气霸道的男人?

         寻常的一句他不爱听的话,就会导致那个说话的人被砍头。

         谁敢在摸老虎屁股?

         除非你的脑袋就像是韭菜一样,可以再次长出来!

         可不是白痴,谁都知道那不可能。

         所以,就是这样的一个强悍的人。

         他能忍受小婢子那愤怒的质问,以及怒不可遏的娇斥,这不也表露了皇上的心?

         他对她,也正如她对他一般吧!

         想到了这些秦寄南的心里沉重的失落。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7

         有那么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迷失了,或许早就迷失了,只是自己一直倔强的不承认罢了。

         小婢子!

         他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视线也定定地落在了她的面上,她的灰白与无助,都让他心里满是酸楚。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

         他轻声对她说。

         心里,却有个声音在问,你不是知道她心里有他么?怎么还要带走她?

         “小婢子,他能给你的,和你想要的真的不可能统一,除非他不再做这个皇帝!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你受苦,即使你怨我,我也要带你走!”

         他说完,嘴角处漾起一抹坚定而柔柔的温情。

         陆芊芊是在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

         看到了守在自己床边的容嬷嬷和小远,看到他们目光中的惆怅,陆芊芊心有不忍,她很想对着他们笑笑,想说,自己没事,你们不用再苦着脸担心了!

         但是她笑不出来,身子每一处都在痛。

         “公主,您觉得哪里不好受?”

         容嬷嬷问。

         “呃?我没事,你们一晚上没睡吧,都睡去吧!”

         她还是笑了,那笑惨白的若一朵洁白的莲!

         “公主,您……您受苦了!”

         容嬷嬷的泪再也忍不住了。

         小远也是潸然着。

         “没事,嬷嬷,你不要哭啊,你哭的心很痛的!”

         呃!

         容嬷嬷一下子就想起了杨太医的话了,他说公主需要静养,万不能情绪激动的。

         她赶紧强制性的抑制住了自己的哭泣。

         轻轻拉了小远一把。

         小远似乎也想到了太医的话了,赶紧擦干净了眼泪,对着陆芊芊说,“公主,小远有个笑话讲给你听啊?”

         恩。

         小远都会讲笑话了?

         可为什么他眼中的伤感依然犹在?

         难道是自己,自己的境遇让他的伤感没了消失的可能么?

         她在这边默默地想着,那边小远的笑话却讲了起来。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8

         他说,一书生养一猪,特烦它,就想把它给扔了,但是此猪认得回家的路,扔了好多次都没有成功。某日,此人驾马车弃猪,当晚托人捎信给他的妻子问:“猪归否?”其妻曰:“归矣。”书生非常气愤,大吼道:“快让它来带我回家,我迷路了。”

         哈!

         “小远,你真的很厉害呢,这笑话很好笑,你哪里听来的?”

         陆芊芊看过这个笑话,那是在现代电脑上的笑话大全里看到的。

         当时笑得不行,连呼那个男人才是真正的蠢猪!

         可是此次,她却怎么也做不到捧腹大笑。

         就算是装来安慰小远的心,她都做不到!

         小远怎么会不明白她的笑是伪装出来了。

         神情就是一寞,“公主,你要想开些,其实小远总觉得皇上不是个十分坏的人,这也是璇姐姐走了以后,小远怎么也恨不起皇上来的原因吧!”

         那是你的愚忠!

         这几个字在陆芊芊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但是她没说出来。

         小远也是好意。

         他不自己太过焦虑,自己又何必让他闷闷呢?

         “嬷嬷。小远,我有些累了,想要睡会儿,你们下去吧!”

         “公主,您睡吧,我们在这里守着。”

         小远说。

         “不行,你们坐在这里,我若不知道还好,这已然知道了,那怎么能睡得着?”

         “呃,那好吧,公主我们就在屋子外面等着,若是有什么事情,您就喊一声,我们就进来了!”

         容嬷嬷嘱咐着。

         “恩,你们去吧!”于是,容嬷嬷和小远走了出去。

         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默默地想着。

         从她穿越而来,到这时被掳走,成难,她想来都是任地伤感!

         这会儿门忽然被推开了。

         咿?是容嬷嬷吧,怎么又回来了?

         刚欲要张口问声,却异样地觉察到进来的那个人并不是容嬷嬷,或者小远两人中的任何一个。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9

         因为从这个男人进的屋子里来,屋子里就弥散着了一种男性雄壮的气息,那种气息曾让自己沉醉过,那么美好的体味怎么会转瞬就逝呢?

         她打消了睁开眼睛的念头。

         不是她无情,实在是他的种种做法太让自己伤心了。

         陆芊芊的感觉一点错也没有,悄悄进来的人正是秦啸天。

         在容嬷嬷和小远出去的时候,他就站在了院子里。

         他就在隔壁的书房里,可是他却不能时时来察看她的病情!

         他焦灼不安地在御书房里来回行走,稍稍过些时辰,他就要李三贵去隔壁看看情形,他太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了。

         她是一个淡然的女子,她的清雅与自若,都是她本质里的东西,自己还愚蠢地以为,这深宫里的奢华与侈靡会带给她一种全新的体验,她会感受到快意的。

         可是没想到,她的深宫之行,就如自己和她的爱一样,起起伏伏的,曲折迂回。

         他听容嬷嬷说,公主醒来了,但是又睡着了。

         他就悄然进来了。

         默默地站在她的床边,他的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她瘦了,瘦得双颊都有些突出了。

         她说不想再见到自己了!

         九弟说是要带她走!

         那么自己呢?

         想想没有她的日子,自己要怎么过?

         可是,如果她留在了宫里,她的苦难会越来越多,自己是皇帝,可却不是谁一个人的皇帝,一个皇帝该做的是,治国平天下,决然不是沉迷女色,不思朝政!

         作为一个男人,他一直渴望做她一个人的最爱!

         可是作为皇帝,他无权决定自己下步要做什么?

         他的权利,他的全身都属于整个大燕国。

         他弯下了腰身,他的气息就那么清晰地扑面而来。

         假寐的陆芊芊的心猛然紧张起来,若不是她的病掩饰了她的驿动,那秦啸天一眼就能看出她其实并没有睡。

         他的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是脸颊,然后是嘴唇。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10

         他的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是脸颊,然后是嘴唇。

         他的动作很轻,很柔,但是那种深深的溺爱与怜惜已是清清楚楚。

         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叫醒这个美丽的女子,对她真切地说一句,小婢子,你是朕今生最爱的女人!

         可是,偌大的皇宫里,一个皇上什么时候说话都是要遮遮掩掩的了?

         这是谁在暗中作祟?

         又是谁让一个皇上面对自己深爱的女子,无言语对?

         良久,他深深叹息了一声,收回了目光,转身朝屋子外面走去。

         他其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心已然收不回了。

         等那屋门轻轻的合上,他的脚步声在院子里渐渐地远去,陆芊芊这才睁开了眼睛,她觉得难以用语言来描绘自己此刻的心情!

         刚才,就在秦啸天表现的脉脉含情的时候,她的内心是跌宕起伏的,他似乎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可是他却是欲言又止的。

         一个暴戾的皇帝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

         李总管说是,皇上其实不坏,皇上其实挺在意毒妃娘娘的……

         可是,自己怎么就看不到呢?